【余笙不相识】余笙不相识小说热文全集【全章节】

厉御南粗鲁的把末笙给拽出来,末笙一个没站稳,差点摔倒在地上,还好有许湛扶着她,末笙回头盯着厉御南,用一种看不懂他的神情。

御南,别忘了,今天你们是去离婚的。许湛提醒道。

厉御南冷冷的说,在没离婚之前,末笙就是我老婆,还容不得外人来管!

就这样,末笙被拽进了厉御南的车里,末笙挣扎,却挣脱不了厉御南的手,喊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放开我。

厉御南冷笑,转头直勾勾的盯着末笙,难怪说想离婚,你早就投到许湛怀抱里了,是觉得没人爱了,就跑去爱许湛,你变心还真的快。

厉御南的讽刺令末笙脸色很难看,她不想孤立无援,至少许湛比他对自己好,那你呢,总比你的心思不在我身上的要强。

这下,厉御南不说话,沉闷的开着车,车里压抑的气氛让末笙喘不过气来,又摁开车窗,冷风吹在脸上才能让她清醒一点。

这下真的要解脱了吗?

末笙眼泪模糊了眼眶,可不敢在厉御南面前哭泣,她不想让他觉得舍不得,也不想让人说她假惺惺,明明是她提出要离婚,却又装作很委屈的模样。

太爱一个人仿佛全世界只有他一个男人,委曲求全,卑微如屑,到最后还是没抓住他的影子。

半路上,末笙突然感觉到小腹刺痛,就像被针扎一样,难受得厉害,末笙脸色刷白,死死的捂着肚子。

厉御南察觉到不对劲,回过头却看到末笙冷汗直流,连忙急刹车,你怎么呢?

送我去医院。末笙抓住厉御南的手,哀求,我肚子疼,我怕孩子有事。

厉御南皱着眉,这个孩子来得突然,但他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末笙痛得死去活来,立马开着车急转弯,带着她去了医院。

厉先生,厉太太腹中的胎儿不稳定,得住院观察几天。

末笙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捂着肚子,只要孩子还在,那么她就还有希望。

厉御南神色复杂,冷淡的说,我出去一下。

待病房空无一人,薛陆进来,手里拿着一份体检报告,凝重的说,末笙,你知不知道你胃癌晚期了。

末笙不太想谈论这个问题,胃癌,死亡,病痛的折磨,末笙什么都想到了,但她完全不后悔这样做,我知道,我活不过十个月。

御南不知道?薛陆问道。

他不知道。末笙垂着眸,不打算告诉他,求你不要告诉他,我活着的时候,我希望他什么都不知道。真的以为我只会纠缠他十个月就离婚,那样他也不会痛苦了。

说着,末笙哽咽了,她爱了厉御南十三年,可一点都不觉得累,当得知自己只有十个月的生命时,却心酸的落下眼泪,厉御南不爱她,她没关系,坚守信念,她完全可以为厉御南而活着。

你这又是何苦。薛陆叹口气。

假如你是我,你也会这样做,我不想让他痛苦,死亡对我来说是件悲伤的事,所以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份悲伤,或许他知道后会觉得解脱吧,但我赌不起。

这是末笙爱厉御南的方式,飞蛾扑火,至死不渝。

末笙身体好转一些,对这个孩子,末笙是小心翼翼,她只能用最后的力气去生这个孩子。

厉御南给末笙发消息,让她去天台一趟。

末笙已经有半天没见过厉御南,得知他在天台,也就扶着笨拙的身体去了天台。

天台上的风有点大,吹在末笙的身上有点发冷,末笙找了一圈没见到厉御南,倒是看到纪向晚站在她面前。

顿时,末笙脸色变了,你叫我来的?

纪向晚回过头,笑了两声,你以为真的是御南吗?我不舒服,他守了我一下午,他告诉我今天和你离婚,可没想到你耍小心机,装肚子痛来逃避离婚。

末笙握成拳头,再被伤一次,厉御南这一下午都在陪着纪向晚,虽然她本该知道是这种情况,但从纪向晚嘴里说出来还是不是滋味。

哦,你叫我来就想说这些,我无法奉陪。末笙故作镇定,转身就走。

但两个高大的男人守在末笙身后,天台的门也被关上了,此刻天台只有他们四个人,末笙顿时慌了手脚,不停的后退,退到纪向晚身边,纪向晚一把拉住她的胳膊。

末笙拉着简笑的手往前走,抬头却突然看到厉御南,有几分诧异,但很快就掩饰了,一脸镇定的走上去。

你在这里干什么?厉御南问道。

简笑一脸愤慨,你知不知道末笙她……

末笙拉住简笑的手,让她不要再说下去,我来看看纪小姐。

厉御南撇了撇嘴,讽刺的说,你会这么好心?

嗯,去看看吧,都住了半个月了。末笙说这话也带着讽刺的意味。

随着厉御南走到病房门口,末笙很快就看到脸色惨白,额头还打着破伤风的纪向晚,短短半个月,她瘦了许多,自作孽不可活,为了挑拨她和厉御南之间的感情,她也是煞费苦心了。

御南……

门一推开,纪向晚欢快的喊道,突然见着末笙,脸又僵硬了,语气沉闷的说,你来做什么,难道是想看我死没死?

末笙也不生气,从容不迫的进来,来看看纪小姐的伤势,都住了半个月,还没一点好转,御南又该心疼。

纪向晚心底藏着怒火,末笙的老公被她抢了,还能做到如此风轻云淡,事不关己,让纪向晚越发厌恶末笙的德行,如果不是你嫉妒我,霸占了我的男人,我怎么会躺这么久,末笙,你这么狠毒,迟早有一天会有报应的!

末笙笑了,就算是报应也报应不到她身上,纪小姐,这话你说得不心虚吗?你霸占了我老公五年,做小三做到这个地步,也是够执着的。

纪向晚气得脸红脖子粗,被末笙这么讽刺,更理直气壮,当初我都和御南结婚了,是你横插一脚,逼死了我妈,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是小三,你才是第三者插足!

是吗?末笙坦坦荡荡,并没做过亏心事,如果御南没有忘记我,你说他会不会爱上你?纪向晚,你冒充我苟且了五年,活在我的阴影里,有什么资格说我是第三者,如果你没有说谎,御南这辈子都不可能正眼看你!

咄咄逼人的话语让纪向晚受了刺激,眼眶猩红的瞪着末笙,她是冒充末笙霸占了厉御南五年,可是那又怎样,只要有手段,她什么都不怕,这一切也是她应得的。

我怀孕了。末笙说道,我和御南的孩子。

纪向晚瞳孔收缩,气愤的尖叫起来,拿着东西就往末笙身上扔,还好末笙闪得快,不至于扔到身上。

末笙,你去死,你不得好死!纪向晚歇斯底里。

病房内的吵闹也让厉御南听见了,厉御南立马闯进来,纪向晚很激动,看厉御南进来,哭泣,喊道,御南,你让末笙离开,我不想见到她,她太狠心了,我不要见到她。

厉御南脸色大变,质问道,末笙,你对向晚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只是告诉她,我怀孕了。

这话炸开了锅,厉御南也极其震惊,他没想到末笙有这么大的心机,背地里做手脚怀上了孩子。

厉御南牵着末笙的手,冷声道,你给我出来!

末笙坦然的跟着厉御南,并没有多大的恐慌,但她的做法刺激到了厉御南,厉御南不喜欢末笙耍心机,连怀孕这种事还糊弄到他的头上来,沉着嗓音说,你怎么会怀上我的孩子,你到底都做了什么?

末笙捂着肚子,我说过想要孩子,自然会有办法,你放心,这个孩子生出来之前我会亲自照看,你根本就不用操心。

末笙!

厉御南几乎用吼出来的,两眼愠怒的盯着她,生孩子,你没问我的建议,就突然冒出一个孩子,你是想用孩子套住我,然后不想离婚了?

有时候末笙也觉得自己有点犯贱,为了厉御南做这些无用功,末笙努力让自己镇定一点,不被厉御南的话打击到,婚还是会离,孩子也是你的。

厉御南嗤笑,觉得末笙是在开玩笑,她辛辛苦苦生下来,到最后给他,她以为这些话会相信?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话倒是说的很好听,你心机这么重,我凭什么相信你,马上给我做掉!厉御南残忍的说道。

末笙脸色苍白,不可置信,刚才他要打掉她的孩子?

末笙不愿意,残忍的话语击垮了她的防线,不,我要生下孩子,这是你和我的骨肉。

你知道我讨厌你吗?厉御南拽住末笙的手,连带着你的种一起讨厌,生下来也是个孽种,还不如现在就流掉。

末笙眼泪滚落,震惊,残忍决绝的话语刺激到了她的神经,几乎奔溃,末笙全身的血液在倒流,一时半会说不出话。

当厉御南牵着她去妇产科时,末笙才反应过来,擦掉眼泪,激动的挣扎,你放开我!

末笙,你知道我为何不想和你生孩子吗?因为只要有孩子在,我和你之间就不清不楚,这是我的噩梦,娶你就是我的噩梦!

够了!

末笙痛不欲生,用力的给了厉御南一巴掌。

响亮的一声让厉御南停住脚步,也让末笙觉醒了,末笙眼泪模糊的盯着厉御南,眼底满是失望,我们现在就离婚,孩子我不准备给你了。

厉御南震惊许久,木讷的望着末笙,手也松开了。

末笙得到自由,失魂落魄的转身,她这辈子不仅仅只有厉御南,还有孩子,只是孩子有些可怜,生下来没了母亲,也没了父亲。

这刻,末笙又迷茫了,她做的选择是正确的吗?

如果宝宝不快乐,她生下来又有什么意思。

末笙默默的流着眼泪,不知道该怎么办,孩子是她给厉御南的纪念,可是他并不想要。

她怀孕了,怀着你的孩子,御南,你会不要我了吗?

纪向晚十分恐惧,怕厉御南因为末笙怀孕不要她,一直追问着厉御南,厉御南有些烦躁,被纪向晚这样一问更烦躁了,拉开纪向晚的手,眼底冷漠,向晚,你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你自己?

纪向晚僵硬了,垂着脑袋,患得患失的感觉令她十分难受,她不是不相信厉御南,而是末笙一天不和厉御南离婚,她就一天不自在,总有一天谎言会拆穿,到时候她得不到厉御南还会被他痛恨,这才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场面。

当然不是。纪向晚尴尬的笑了,赶紧握住他的手,我是不相信末笙,她那么有心机,为了一己私欲什么都做得出来,她还差点让我死在别人手里,我心里害怕。

厉御南疏远的推开纪向晚,我不想再听末笙这个名字,如果你累了就好好休息,不需要管的事情也别再管。

厉御南烦躁的离开,如今他没有之前那么好的耐心,纪向晚和他说起末笙,就令他十分难受,分不清自己的感情,再想到末笙失望落泪的眼神,他内心有种恐惧,害怕末笙突然离开他,所以他顿时打消了流产的念头。

而纪向晚在他面前提到末笙,说起末笙做过的事,他很厌恶,不想有人败坏末笙的名声,这种交织的情感令厉御南备受折磨,头疼病又开始犯了。

厉御南吃了两颗药,深呼吸,头疼的症状才缓解不少。

头又疼了。

坐在厉御南对面,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是简笑的丈夫薛陆,也是厉御南的好朋友。

嗯,刚才末笙来医院,她怀孕了。厉御南一脸沉闷,并不是很高兴。

望着如此高大的一个男人,也有无助的时候,在商场上能叱咤风云,可是在感情上却是到处受阻。

我听笑笑说了,她一直说你是个渣男。

厉御南无所谓,在末笙的事情上他确实就是个渣男。

不过,末笙是真的很爱你,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也该释怀了,她才是你妻子的最好人选。薛陆劝说道。

厉御南摇摇头,他和末笙之间隔的是千山万水,这辈子都没有过多交流。

要是我和末笙在一起,就是对不起向晚,之前我就对不起她一次,这一次我不能再这样了。

那末笙呢?她爱你爱了这么久,就不是辜负她了?

厉御南抿着唇,内心挣扎,他给了末笙五年的婚姻,让她尝到了爱上他厉御南的后果,这下她应该后悔了吧。

爱上他厉御南,就是末笙这辈子最大的过错。

我不知道。

厉御南彷徨了,这一刻,他竟然狠不下心。

末笙把织好的围巾拿出来看了看,黑色和厉御南很搭,因为厉御南总给人一种高冷疏远的感觉,她爱死了厉御南这种酷酷的形象,因为他冷漠可以对所有人,当他爱上一个人就会把所有的温柔都给她。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送到厉御南的手里,留着这份冲动,等以后再说吧。

厉御南回来时,末笙好整以暇的坐在客厅,她是真的有点绝望,厉御南的狠心,那么厌恶她,令她产生了畏惧感,没有之前的,想要等他回心转意的信念也被扼死在摇篮之中。

突然见到末笙坐在客厅,厉御南心底是有些抗拒的,因为末笙的表情没有之前那么热烈,平静得如同死灰。

末笙抬起头,双眼哭过很多次,红得像两个大灯泡似的,沙哑的说道,厉御南,我放过你,离婚吧。

咚的一声,厉御南的心好像落入一个无底的深渊,本来离婚是很好的事,为何见着末笙流眼泪,他会如此不乐意。

厉御南镇静的坐在末笙对面,皱着眉严肃的说,离婚?你想好了?

得不到的爱情,末笙坚持了五年,她本来可以坚持更久,可能这一辈子就死心塌地的跟着厉御南,可有孩子后,厉御南能狠心打掉她的骨肉,她退缩了,她不能让孩子有事,厉御南离婚能和纪向晚在一起,那么她祝福,只要不伤害她的孩子。

嗯,我想好了,离婚吧,我祝福你和纪向晚。

末笙艰难的开口,望着厉御南这张俊美的脸还有一丝留恋。

好。

厉御南淡定的说道,随后离桌。

这一晚,他们分房而睡,末笙没有睡着,厉御南更加不敢睡,思考着白天末笙说过的话,她告诉他要离婚,用一种释然的态度面对他,厉御南心里闷闷的,她为什么能这么轻松,不是爱他爱得死去活来吗?

隔天,末笙很早就起来了,应该说一晚没睡,脸有些憔悴,末笙简单的收拾一下出门,刚好厉御南也随着出来。

两目对视,厉御南盯着她,可末笙已经漠然的回头。

下了楼,原本厉御南以为末笙会随着她一起去,可有辆车停在门口,从里面出来的人是许湛,厉御南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眸子里散发着怒火,不过一直抿着唇没发泄而已。

许湛送我,你随后来。末笙冷淡的说。

许湛看了一眼厉御南,轻笑,御南,好久不见了,你还是老样子。

厉御南哪里咽得下这口气,在末笙钻入车里时,死死的扣住了她的手,我的老婆,就不用你费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