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好大好硬满满的,好紧好爽再搔一点浪一点

啊,好疼!

 

 

强烈的疼痛感刺激到了苏雪,让苏雪从那种迷乱的状态中清醒过来,顿时变得紧张起来,一把推开了陈辉。

 

 

羞死人了,我都做了什么事情呀,怎么能跟姐夫做这种事情!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苏雪便急忙从浴缸里钻了出来,也不顾自己身上湿漉漉的样子有多狼狈,急忙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好半天,苏雪都不能平静,一直在自责刚刚差点跟姐夫那样了……

 

 

心里像是揣着一只小鹿,砰砰砰得跳个不停,让她好半天都不能安静下来,脑海中总是出现姐夫躺在浴缸里没有穿衣服的画面,尤其是他的那个地方碰到自己的时候,那突然出现的酥麻感。

 

 

不行,不能再想了,苏雪,你怎么可以这么想呢,那是你姐夫,你这么做是不对的。

 

 

苏雪喃喃自语,对着镜子看着自己因为害羞而红的通透的脸颊,用手指指着自己的额头,自言自语的批评着自己。

 

 

也不知道姐夫现在怎么样了?

 

 

苏雪想到她离开时还推了陈辉一下,陈辉似乎也没有什么反应,毕竟他喝了酒,不知道会不会出事?

 

 

而且外面现在一点声音都没有。

 

 

苏雪变得紧张起来,她有些担心姐夫,毕竟他喝醉了,要是出点事的话回来怎么跟姐姐交代?

 

 

压下心底的紧张,苏雪小心翼翼的走到浴室门口,推开门后却发现浴缸里没有了人,顿时就更加紧张了。

 

 

最后,却发现姐夫居然自己爬到床上睡着了,衣服也没有穿,被子也没有盖,尤其那里,还一直顶着。

 

 

她想要挪开目光,那个地方好像有魔力一样,吸引了她所有的注意力,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刚刚在浴室里发生的事……

 

 

想着想着,原本已经不怎么难受的苏雪又开始难受了,脑子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姐夫,姐夫……

 

 

苏雪跟做贼一样小声喊了几句,姐夫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不放心,又抓着他的胳膊连续推了两下,还是没发现。

 

 

确定姐夫没有知觉之后,苏雪心跳急剧加速,然后处于本能反应一样,张开嘴巴,低下头尝了尝……

 

 

不甜,还有种让她迷醉的男人气息,让她亲不自禁的伸出了舌头。

 

 

陈辉其实并没有睡着,刚才苏雪逃走,他有点懊悔,也没有别的办法,为了不让苏雪怀疑,只能继续装作喝醉酒睡在床上,把假戏做实在。

 

 

要不然,苏雪要是知道他是装的,以后俩人就没办法相处了。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苏雪离开之后居然又回来了,居然还用嘴帮他,简直让他想要呐喊出来。

 

 

苏雪并不知道姐夫还醒着,趁着姐夫睡着玩儿一会儿,发现她又开始难受了,这才急忙拉开毯子帮姐夫盖上,然后离开了姐夫的房间。

 

 

就在苏雪前脚刚走的时候,躺在床上的陈辉就睁开了眼睛,那如同着火般的炙热让他有一种马上要爆炸的感觉。

 

 

陈辉难受的不行,只好闭上眼睛,脑海中想着苏雪的身体,双手便开始动了起来……

 

 

回到房间,苏雪冷静下来之后想到刚才自己冲动下做的事情,就觉得丢人,心里一直骂着自己不要脸,居然对姐夫做这样的事情。

 

 

明明是排斥的,但是她不得不承认,刚刚那样做,让她有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好容易才压下了那种想法,苏雪强迫自己睡下。

 

 

第二天早上,苏雪睁开眼睛便看到陈辉站在自己的面前,让她一阵紧张。

 

 

莫非昨晚的事情被姐夫知道了?现在找来了?

 

 

一想到这里,苏雪的脸就红了,慌乱中根本就不敢去看陈辉,下意识的躲避着他的目光。

 

 

小懒猫,赶紧起来吃饭上班!陈辉一脸宠溺的说道。

 

 

哦,好的!

 

 

苏雪知道陈辉应该是喝醉后不记得昨天发生的事了,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要不然得多尴尬啊。

 

 

陈辉没再说什么,转身朝外面走去,临出门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苏雪的毯子没有盖好,明显可以看到她的小裤裤都湿了。

 

 

这个发现让他有些兴奋,看来经过昨晚上那些事儿,他成功的点燃了她的,这是思春了呀。

 

 

既然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