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她那里撑破了_被同学带到他家给那个了_李悦悦

李悦悦帮忙打下手时,喜欢穿一件蓝色的大衬衫,她一弯腰,里边儿或白色或黑色的内衣,和藏在当中的丰满大白兔,就会从领口露出来,让老杨大饱眼福。

老杨对女人的挑剔,可以说已经到了苛刻的地步。然而李悦悦几乎完全符合老杨的标准,清纯中隐约散发,有一股与生俱来含苞待放的娇媚,这不禁让老杨产生错觉,认为她就是老天爷给的机会。

李悦悦很热情,对老杨毫无防备。

这总让老杨想入非非,忍不住想将她顶到还没刷好灰的墙上,然后粗暴的撕烂她的衣服,拽下她的牛仔裤,从她浑圆丰满的翘臀后面狠狠的刺入。

遗憾的是她已经结婚了。

而且,即便她单身,也不大可能瞧得上老杨这种男人。

老杨已经年近五十,还是光棍一条,也没考虑再找,主要是因为被前妻和铁哥们儿戴了绿帽子,对老婆这个特殊的称谓有了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当然,是人就有生理需求。

这些年老杨搞装修在本地闯出了名气,挣得不少,其中很大一部分都贡献给城里的各个娱乐会所和街边的洗头房,几乎把全城的小姐都认识了个遍。

时间久了,老杨在装修圈子里得了这个外号——老痒,是身心都痒的那种痒。

因为装修的手艺得到认可,又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老杨就开始挑起雇主来。

男的自然一律拒绝,谁还差那两个钱儿是怎么的?

至于女的,也得看看能不能入老杨的眼。长得不出挑的,或者脾气比较大的,通通不搭理。

老杨睡过的女人自己也记不清有多少,但那些女人都是庸脂俗粉,而且老杨也单纯是为了解决生理需求。

然而李悦悦跟她们不同,这个女人有种独特的魅力,让老杨十分心动,感觉像焕发了第二春。

经过几天的接触,李悦悦的底倒是让老杨摸清了一些。

她是某个私企的小会计,今年刚刚跟老公结婚,这套房子的首付已经榨干两口子所有的积蓄,所以暂时没准备要孩子。

李悦悦的男人老杨只见过一次,听说是在中学当语文老师,文文弱弱的,还戴着副比啤酒瓶底子还厚的眼镜,一眼就能看出身体素质很差,也不知道怎么把李悦悦骗到手的。

而老杨能有大把时间和李悦悦独处,得益于小两口经济条件比较差,为了省人工费,李悦悦得空就会过来帮忙打下手。

这天早上,老杨哼着小曲去李悦悦家上工。

“老杨来啦?”

听到开门声,李悦悦就笑着打招呼。

老杨对她天使般的笑容和温润的银色完全没有抵抗力,只觉整个人都暖洋洋的,裤裆里情不自禁起了反应。

但老杨很快反应过来,上去帮她扶住墙角的耗材说,“这些东西又沉又硬,很容易划伤手,哪是你一个女人该碰的?”

李悦悦还想说些什么,却突然惊叫一声,捂着手心蹲到旁边,哎哟哎哟的直哼哼。

老杨拉过她的手一看,全是血,果然是给划破了。

正想说她两句的时候,老杨却发现,从这个角度正好能透过李悦悦领口的缝隙,瞧见里面被红色内衣托起来的两只大白兔。

这女人的皮肤又白又嫩,两只大白兔尺寸也不小,中间挤出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让老杨刹那间脑子发热,恨不得立刻上手抓揉两把。

“还好我带了创口贴……”

可能是疼得厉害,李悦悦准备去处理下伤口,起身时手臂却恰巧碰到老杨裤裆里早已昂首挺胸的命根子。

李悦悦明显感觉到了什么,满脸惊讶的回头望着老杨,又扫了眼他腰部以下的地方。

然后,俏脸瞬间变得通红。

“那个……老杨,我先去冲一下……”

李悦悦羞臊得扭头去厨房。

看着她扭动的浑圆翘臀,想到她衣服里诱人的春色,老杨一时邪念丛生,没忍住抬脚跟了进去。

试探

李悦悦打开水龙头,用凉水将伤口上的血冲干净,就准备贴上创口贴。

她搓手的时候,被牛仔裤绷得曲线毕露的翘臀,随着身体轻微晃动,仿佛在对老杨发出无声的召唤,看得老杨心潮澎湃。

等到时机合适,在门口躲着偷看了半天的老杨,忽然蹦出去拉住李悦悦说,“小李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