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烫撑满了主人,高H浪荡小说

第006章 那方面

徐方下楼走的楼梯,到了一层后,徐方终于将身体恢复了正常。

将扇贝放到采购部,徐方找了个大型超市。

买了米、面、油、洗衣液、纸、尼龙手套等一大堆生活用品,又买了二斤牛肉、三斤排骨和一斤猪耳朵。

估算一下,瞬间四百块钱就没了。想了想,徐方还是到了化妆品区,一咬牙买了瓶护肤霜,二百六。

结账的时候,原本的八百块钱,最后只剩了一百。

当徐方回到家时,已经下午五点半,这次拎回去的东西,徐方估算下也得八十多斤。一天没歇息下,哪怕徐方体力惊人,也把他累的够呛。

怎么样,卖出去了没?看到徐方回来,郑秀兰欣喜的出来迎接,随即惊讶问了句:这么多东西?

买了点生活用品。徐方笑了笑,将东西放在堂屋。

这么多东西,还不沉死啊,你不会分两次买。小小埋怨了下,郑秀兰也看了看徐方买的啥。

蚊香、抽纸、油盐酱醋、牙刷牙膏洗发水肥皂……当看到很多生活用品都是急需的后,郑秀兰心中一暖。

这个男人,还真是有心了。

想着,眼前的徐方忽然从怀中取出一个盒子。

结果盒子一看,郑秀兰眼泪差点流出来。

这牌子的护肤霜,怎么也得二百多,放以前自己可能真看不上,但来到这村里,自己可是一个月没用到护肤品了。

一共花了多少钱啊?郑秀兰问道。

去的大酒店,价格给的很公道,一共卖了八百,花了七百,你给我的三十,除了车费,剩下的都吃饭了。这一百,你攒着吧。徐方笑了笑,从兜中掏出一张红票。

你赚的钱,我咋能收。郑秀兰急忙推辞。

我对钱没什么概念,放我身上我也记不住,干脆聘你做我的会计。徐方嘿嘿笑着,将钱塞进了郑秀兰口袋。

郑秀兰笑了笑,看着徐方的眼神,多了几分欣赏与惋惜。

真可惜了这男人,出身低了点,志向小了点。

还有那方面到底…….怎么样?

正在感叹徐方命运的郑秀兰,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QQ截图20180919140305.jpg

第007章 女村长的小九九

今天徐方一天赚了八百,这样的收入,放眼整个岳海村,除了秋收的时候,把粮食全都卖了,否则想一次赚这么多钱,只有天降横财才能得到了。

但徐方的所得,全靠的是辛勤劳动。

既然徐方能赚到钱,那其他的人为什么不能呢?如果全村都跟着赚上了钱,那村子的经济可不就提上去了!

到时自己的婚姻权利,自然而然就能回到自己手里。

想清楚了一切,看了眼正在切肉的徐方,郑秋兰也有些犹豫。徐方虽然赚了钱,但发财的路子,这家伙舍得跟村民讲吗?

就这样不断犹豫,等她回过神来,徐方都做好了饭。

看着饭桌上香气扑鼻的菜,郑秀兰口水险些流出来,不过心中的事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心一横问道:徐方,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捡点扇贝,换点钱,然后休息一阵,等钱不够了再说。徐方想也不想说道。

郑秀兰险些被饭噎住了,一双大眼睛瞪着徐方:没了?

看着满眼焦虑的郑秀兰,徐方哪猜不出她的心思,点破道:你是不是想让村民和我一起捡扇贝?

嗯。自己的小九九被拆穿,郑秀兰有些尴尬。本以为徐方会嘲讽自己几句,却没料到这男人,给了自己很坚定的答案。

可以。

你同意了?郑秀兰也没料到,徐方竟然如此爽快。

岳海村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小时候我也蹭过乡亲们的饭,在那个年代,在岳海村这个贫穷的村子,一顿饭不仅仅只是滴水之恩,而是厚重的关爱。滴水之恩都要涌泉相报,当年乡亲们如此照顾我,如今我找到了赚钱的路子,为什么不能带上乡亲们一起?

顿了顿,徐方继续道:而且我也和你承诺过,你和你父亲的赌约,我会让你赢。

郑秀兰看着徐方一眼,那漆黑深邃的眼睛,让她心中一安,一道暖流,直涌心间。

这顿饭,两人吃的都格外的香。

饭还剩了不少,郑秀兰找个阴凉的地儿把菜放好,留着明天再吃。

等赚了钱,买台冰箱回来。徐方笑道。

赚了钱有什么用,没通路,九座山头你还想扛回来?想到自己申报修路的事儿,一直还没着落,郑秀兰心里就有些憋气。

嘿嘿,我就随口说说。不过万里长城也都是一砖一砖砌起来的,这条路,总有一天会通的!徐方坚定道。

这一瞬,郑秀兰对徐方,也有了些疑惑。这家伙在以前在外面,真的只是个保安?

吃完饭后,依旧是郑秀兰收拾碗筷,徐方直接去洗澡。

等徐方躺到床上没多久,门外就传来了哗啦啦的声音。透过窗户缝隙,那熟美的可人身段依稀可见。

徐方心中也有些好奇,这女人的心可真够大的,好歹家里还有一个男人,她也不找个隐蔽点的地方?

今天那秦经理就燎了他一把,现在家里又有个祸水级的娇人,自己虽然是个有原则的人,但好歹也是个男人吧?这女人就这么相信自己人品?

这也怪不得郑秀兰,在她心里早已给徐方打上了不举的标签,哪里是相信徐方的人品?

两人的思想早已南辕北辙,只是苦了小徐方。

郑秀兰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她只感觉一条带领村民发家致富的康庄大道,正朝她开启。

徐方,徐方,起床了!一大早,郑秀兰就在徐方房间门口抽风。

徐方有些无语,虽然他很理解郑秀兰的心情,但这也太心急了吧?无奈之下,徐方只得起来。

吃好了饭,郑秀兰就拉着徐方朝村委走去。

拉着郑秀兰的软若无骨的小手,这一大早上的,更让徐方心痒无比。

来到村委,郑秀兰取出一个话筒,这话筒的音响,就是挂在门口电线杆上的喇叭。不过郑秀兰说了半天,这喇叭也没个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