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越求饶他越粗暴,女朋友喜欢我把他绑着

乔云曼一脸娇羞,她目瞪口呆地看着孙成,却见孙成一脸严肃,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老师对自己的事情这么上心,她怎么能辜负老师呢!

咬了咬牙,乔云曼抓住孙成一只手在自己修长的大腿上滑动,模仿着水管工的动作。

感受着那细腻的触感,孙成的血液在瞬间倒流。下身欲血喷张,他恨不得直接把乔云曼压在身下。

乔云曼一开始还有一些羞涩和紧张,可渐渐的,她也来了感觉。

一种异样的快感在身下蔓延,她自然而然的把孙成的手放在另一个只玉兔上来回揉搓。

孙成顿时乐了,心想这小妮子还挺上道,他把身子附在乔云曼耳边轻轻吹气,口中不断呢喃。

“云曼,是这样吗?还是这样呢?”

粗糙的大手不断在高峰上作祟,孙成笑得一脸。

“云曼,你的脸怎么红了?”

“接下来呢?接下来他做什么了?”

乔云曼脸通红道:“他……他把……那个……。”

这种东西,她该怎么说啊!

乔云曼都快疯了,可孙成看她支支吾吾的样子,立马就明白了。

他缓缓拉开了自己的裤链,露出男人巨大的坚挺。

第六章

孙成鼓起勇气,捏着乔云曼的小手在自己的银枪上来回攒动,同时,他耐心地问:“是这样吗?”

乔云曼捂着脸点头,孙成心里,却乐开了花儿。

没想到自己的女神竟然这样容易,就帮自己打了次飞机。

他老孙头风华不减当年呀!

伴随着乔云曼上下的动作,快感铺天盖地的朝孙成喷涌而来。

多少年了,他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

孙成现在快激动疯了,许久未用的银枪一个挺立,直接就射在了乔云曼手中。

火热的气氛在瞬间变得无比尴尬,孙成一张老脸更是羞得通红。

自己怎么这样不争气!每次自己弄的时候,都可以保证十五分钟以上,这可是他和云曼的第一次啊!

“老师,你明白了么……”

乔云曼声音都带着哭腔,她现在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孙成一看小妮子快哭了,连忙把她搂在怀中安慰。

“乖,云曼,没事儿了啊,老师帮你教训他们!”

“老师,别报警……报警了大家就都知道了……”乔云曼紧紧抓着孙成的衣服,娇弱的身子,还在微微颤抖。

自己父母常年不在,孙成的安慰,仿若干旱沙漠中的一汪清泉,对于乔云曼这种缺爱的姑娘来说,她把孙成当成了至亲的长辈。

可她死也想不到,就是这个长辈,让她在日后的日子差点儿被坑得坠入深渊。

“嗯!不报警!”

孙成坚定的说道,他搂着乔云曼的胳膊微微收紧,眼底却全是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