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在花唇上滑动然后挤进入紧-男女激烈动态黄

与此同时,全班同学的目光也在我身上聚焦,包括柳馨儿,也微笑着向我致意,当然,从她的眉眼间我还是能感觉到些许尴尬,大概昨天上午的事情,还是让她有些难以忘怀。

 

好啦,既然是白清音同学的选择,我也干涉不了什么,就这样办吧。这时,柳馨儿总结开口,话语间,她还吩咐一名比较壮硕的男生在墙角落提了一张空置的桌子过来。

 

 

很快,白清音坐在了我旁边,微笑着,露出两排洁白贝齿,伸出手道:你好,我叫白清音,你叫什么?

 

 

你好,我叫张浩。出于礼貌,我将手伸了出去,还握了握,她的小手还挺好摸的,就像一块温润的美玉,握上去有种莫名的振奋感。

 

 

在这个过程中,班上男生自然又是一片吁叹,看向我的眼神可羡慕的不行,当然,还有几道不怀好意的目光隐藏在其中。

 

 

事实果然不出我所料,等下课我去卫生间的时候,立马有几个男生围堵了上来,带头的是个飞机头,高倒是挺高,就是有点廋,整张脸都很窄,就像被削尖了似的。

 

 

他叫李飞,是我们班上的小混混,在校园里也有点名气,平时经常和老师对着干,也经常旷课,一般情况下,我们是没有多少交集的。

 

 

喂,张浩,你过来一下,我有点事要和你说。面无表情看着我,李飞指了指卫生间后面的那颗大松树,示意我过去。

 

 

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别整的神神秘秘的。抬头看了他一眼,我道,其实我对这家伙是没有多少好感的,特别是他说话时候那种盛气凌人的姿态,让人很不舒服。

 

 

草,你还要不要脸了?我们飞哥喊你谈话是给你面子,一般人还没有这种机会呢!就像小说里的剧情那样,我这边刚拒绝,李飞身后一名小混混就过来踢了我一脚,恶狠狠道。

 

 

行吧,我跟你们去。看了一眼右腿膝盖上的脚印,我不由叹了一口气,要知道,这裤子可是秋姨给我买的,这下就给弄脏了,到时候一定要好好擦擦。

 

 

很快,我跟着李飞以及他的几个跟班来到那颗大松树下,只见李飞点起一根烟,放在嘴边很装逼的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一口烟气,缓缓道:张浩,你觉得白清音怎么样?

 

 

挺好的啊,长得还挺好看的,怎么了?你是不是有想法?我开门见山道。

 

 

嘿嘿,算你小子识相。咧嘴一笑,李飞道,既然你小子知道我有想法,那你知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接下来该怎么做啊?我故作一头雾水道。

 

 

这个简单,你去找馨儿老师,要她让和你我换个座位,这样一来,我就和白清音同桌了,嘿嘿....又是咧嘴一笑,这时候我才发现,李飞满嘴都是黄牙,也不知道是因为抽烟抽的还是天生这样,但整体给人的感觉就很不好受,特别是他身上那股浓浓的烟味,简直就是不敢恭维。

 

 

抱歉,恐怕这个不太能做到。摇了摇头,我毫不犹豫拒绝道。

 

 

怎么,你小子不怕我吗?眉头微微一皱,李飞道。

 

 

这根本就不是怕不怕的问题,你想啊,白清音能和我同桌,这是她自己的选择,也没有谁强迫她那样啊,如果我去找馨儿老师调座位,先不说馨儿老师会不会同意,最大的问题,还是暴露了你的需求,到时候馨儿老师肯定会觉得你对我施加了压力,才迫使我做出这种选择,搞不好到时候还来找你麻烦了,你说是吧?想了想,我解释道。

 

 

你说的好像挺有道理的。摸了摸后脑勺,李飞紧皱的眉头总算舒缓了一些,很快,他接着道,那这样,我先观察观察情况,在这段时间你不要和白清音走太近,如果被我发现了,有你小子好看的!

 

 

在对我警告了几句后,李飞带着他的几个小跟班离开,而我也重新回到教室,刚好白清音正在做功课,但等我过去的时候,她立刻把笔放了下来,拨弄着头发说道:哎,你是不是叫张浩啊?

 

 

怎么了,之前我不是告诉你了?

 

 

嘿嘿,也没什么,就是怕记错,再次确定一下啦。漂亮大眼睛转动着,白清音突然话锋一转道,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和你同桌吗?

 

 

是因为我长得帅,然后被我的帅气所吸引了?下意识的,这句话从我嘴里脱口而出。

 

 

你走开,才不是呢!白了我一眼,白清音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你眼熟的,看上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就......就好像,咱们很久之前在什么地方见过似的.....

 

 

就这么简单?

 

文学

 

不然你还想怎样?吐了吐娇嫩的小舌头,白清音道。

 

 

那我觉得你这个搭讪方法太老套了。摇了摇头,我苦笑道,在这之前,我可一直都是在老家待着,还是从高二开始转学到城南高中的,所以,我丝毫不会不怀疑,你是在讲故事。

 

 

哎,算了,我就随便说说的,也不是非要你信。说着,白清音又朝我靠近了一些,俏丽的脸蛋儿朝我使了个眼色,神秘兮兮道,那你要不要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从隔壁江城的一中转学到这来?

 

 

为什么?在白清音靠近的时候,我的鼻息间瞬间涌入一股清纯奶香味儿,充满青春气息,让我的心隐隐亢奋起来,特别是她那张小脸蛋儿,此刻就近在咫尺,似乎我只要往前靠一点,就能无缝连接,充分感受一下这个小美人皮肤里头的娇嫩。这个嘛,说来话长,不过还是长话短说吧,我在我们那个学校,废了一个富二代,据说他家还挺有钱的,上下学都有劳斯莱斯接送,家里还有小型直升飞机呢。

 

 

废了,怎么废的?下意识的,我问道。

 

 

当然是让他没有后代啦,嗯对....就是这么简单,你也可以这样理解。

 

 

你该不会是在开玩笑吧?看着白清音一脸天真的模样,我自己感觉自己是在听一个不太现实的笑话。

 

 

先不说在法治社会废了一个人所需要面临的刑罚,但是那个富二代上下学都有劳斯莱斯接送,家里还有小型直升飞机这个就挺震撼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一定是特别特别有钱,家产在市内排名前几,甚至是在整个东南省排的上名次的存在吧,真要把人家给废了,这的多大的能量能压下来这个事情啊?

 

 

虽说白清音长得清纯的不行,但我可真不会相信她是什么豪门千金,毕竟这个东西离我还是太远了,甚至是我一辈子都不可能会接触到的圈层。

 

 

当然,我也没有去接触那些圈层的想法,如今的我,唯一的理想大概是想考上一个好大学,在毕业后能做一些自己喜欢的工作,够自己花,够维持家用就好,不说掀起什么大风大浪,至少能成为一颗螺丝钉,为社会主义建设添砖添瓦,嗯,如果能找到一个爱自己的,我爱的人.....这样就再好不过了。

 

 

不过,面对我的不可置信,白清音倒是没有解释太多东西,只是给了我一个白眼,啐了一句时间会证明一切之类的林林总总,顺带着她还问我晚上有没空,要不要一起去逛逛商场什么的。

 

 

我知道,这个邀请如果放在别的男生身上,指不定高兴到哪去了,但我却没有多少波澜,红颜祸水,和白清音这种妹子走在一块儿,还挺有压力的,我自认为自己并不是高富帅,所以,有些事情,还是有点躲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