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他比日出水来,让小宣当憋尿玩具

同时,他给模特的薪酬也很不错,拍4套新款内衣的广告写线块,比我挣的还多。

只是,陈艳不是很懂事,她进入这个圈子的时间太短,很多事情都不懂,让我有些为难,犹豫到底要不要把这么好的活儿介绍给她。

我接私单的时间不短,所以我对这个圈子挺了解的,手上也有许多老板和模特的资源,每个月总能接到七八单私活。

这个圈子叫什么?

很多人称之为外围,或模特圈。

而且在很多人眼里,这个圈子不干不净,不清不楚,乱七八糟的。

但事实上我所在的圈子应该是外外外围,当然,即便是如此外了,它也乱的够呛,只是我觉得,混这个圈子的人,不一定全都是龌龊不堪的,至少我认识不少姑娘,她们就很有原则,从来没被我欺负过。

我有机会接触到这个圈子,全是因为我的工作原因,我是一个专业的摄影师,在一家招商杂志工作,负责为灯饰和服装两本刊物的各种产品拍照,我的专业性不容置疑,杂志社的同事见到我都会恭敬地喊我一声关西哥。

因为我拍的照片非常不错,那些在我们杂志上做过广告的老板私底下,如果要做宣传册或是要拍网店的广告照片,通常便会私底下联系我。

我则在公司每次摄影服装广告的期间,将那些模特小妹的联系方式留下,到时候有合适的就喊她们过来拍。

就我认识的小妹,大致可以分为三种,一种是主动型,她们过年过节甚至没事的时候,都会联系联系我,跟我聊一下暧昧的话题,其实她们这样,就是想要我给她们介绍活儿。

这一点上,刘玉梅我最欣赏,她聊的时候特别开放,特别会跟我打得火热,专门聊长聊短,聊粗聊细。

她曾经为了一个汽车展50p(50页)宣传册的活儿,还主动要我去了她家,然后……

当然,事后那活儿我给她了,让她几天的时间挣了8000块。

另一种则是被动型,被动型的女孩子就需要摄影师来提点了,林丽就是这个类型的,她会问我有没有活儿接,但却不会主动那啥的,但我一旦提出想要接活儿就得陪我,她还是会半推半就……

最后一种也是令我很郁闷的一种,陈艳就是这个类型的典型。

她啥都不懂,给她介绍活儿她会欣然接受,但你提出那啥的条件,她就会直接开喷……

不过她越是这样,我反倒越想推倒她,唉,人就是这样,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想要。

我在脑海里回忆了一下陈艳的长腿细腰,想象了一下她娇喘在我怀里的模样,终于忍不住,还是拨给了她。

半晌,陈艳才接通,“梅导?有活儿给我吗?”

我被陈艳的天真彻底打败了,“嗯,内衣的,拍不?”

“拍啊,薪酬多少啊?”陈艳激动道。

“你想要多少?”我问,我这么问,是因为林总到时候付钱是给到我手里,如果陈艳2000就干,那我还能多落下一千块。

“内衣那么暴露,怎么说也得3000吧。”陈艳说。

我苦笑,心想这个小丫头,平时傻乎乎的,但对于薪酬方面却懂行的很啊。

“3000可以,不过哥哥给你介绍这么好的活儿,你就不感谢感谢哥?”我问。

“嗯嘛。”陈艳发出亲亲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