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音菩萨娇羞迎合湿润_九天战神

路过杨辰的时候,他回头一大口唾沫朝着杨辰吐去,杨辰在地上痛得抽搐,连忙躲开。

“哎呦,躲开了啊?堂哥,你家这条狗还挺灵活的嘛……”

朝着杨辰嘲讽了一阵,陈六这才跟上杨战的脚步。

周围的丫鬟看到这一幕,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没有人朝杨辰投来同情的眼神。反而嬉闹而去。

杨辰从地上爬起来,他擦掉嘴角的血液,看着杨战和陈六离去的背影,充满灵气的眼睛中,弥漫出了一丝狠辣。

“武者,若我也是个武者,若是我到达龙脉境,我一定要报复!”

“杨战,还有狗奴才陈六,今天的耻辱老子记下了,别给老子逮到机会,不然你会死得很惨!”

握紧拳头,杨辰朝着他老爹住的地方而去。

这十几年来,谁羞辱过他,他一一都记在心里,若是有翻身之日,定叫那些跌眼镜,永世不得安宁!

这就是他,在他杨辰的朋友圈子里,熟悉他的人,都叫他笑面虎,黑心狼。

杨辰之父,名为龙青澜,名字文雅,听说年轻时候也无比,杨家杨三娘杨雪晴,当年是多么风华绝代的人物,都给他勾去了魂魄。

走进粗陋的房门,被一群杂役丫鬟围着的龙青澜,面色乌黑趴在地上,屋子里酒气和屎尿之气混在一起,臭不可闻。

“他来了……”

看到杨辰到来,丫鬟窃窃私语离开,看来是完成了任务。

杨辰此时的目光,停留在龙青澜身上,这个男人早就垮了,他会有这个结果,杨辰早就能预见。

蹲了下来,看着他那乌黑的脸庞。

“你到底是怎样的人,十六年来,我好像从来没有了解过你,你也没有被我了解,可悲的是,今天我站在这里,竟然感觉我俩是陌生之人。老爹,老爹……想来我就是那传说中的不孝子,你离世,我竟流不出一滴眼泪。”

原本觉得自己没心没肺,但此时心里竟然有些苦涩。

逗留了一会儿,外面传来脚步声,杨辰回过神,一个身穿淡红色长裙,头发高挽着的美妇,在一群人簇拥下走了过来,她侧身望了望龙青澜的尸体,叹了口气,淡淡道:“这一世孽缘已经结束,杨辰,他是你爹,看在这情分上,你就找个地埋了他。”

说罢,也没有多看杨辰一眼,径直走了。

杨辰笑了笑,习以为常,他用嘲弄的眼神看着龙青澜,道:“老爹,你长得也算是一表人才,年轻时候艳名远播,无数美女拜倒在你大裤衩之下,没想到死了之后,你的女人就来瞄了一眼你的死相吧?”

心里悲凉,却不能表现出来。

杨辰也不管其他,将龙青澜的尸体背在背上,不顾府上人古怪嫌弃的目光,一直走出了杨府,弄了一辆马车,杨辰亲自当马夫,将龙青澜运送到了镇外,找了个风景不错的树林,杨辰下车环顾四周。

“这里山清水秀,鸟语花香,正适合你长眠,而且阴气也重,想来女鬼不少,若是你死后依旧,就再给我弄个二娘三娘,这里环境优雅,想来是颠鸾倒凤之地不二之选。”

“我杨辰再怎么说也是你儿子,这一身血肉有一半是您老喷发出来的,不过你死的早,我又不成器,唯一的报答就是将你葬在此处了。若是你变成鬼有了法力,得空就保佑我可以继续快活下去吧。”

看着龙青澜乌黑的脸庞,怔了一阵,终究还是有了一滴眼泪流了出来。

杨辰匆匆擦拭,二话不说,直接用手指,在温润的土地上挖起坟墓。

他虽然不学无术,但是天赋很不错,几年前淬体后到现在,仍然没拉下半步,一个大坑,对他来说不是问题。

正准备将龙青澜埋了,龙青澜忽然就睁开了眼睛。

杨辰喊了一声诈尸,就将他老爹,推进了泥泞的土坑中。

看着坑中的人,杨辰惊魂不定,支支吾吾道:“老……老爹,我可没有说你坏话,今个儿挖了个坑,不过是想让你入土为安……”

龙青澜翻了个身,骂道:“我安你祖宗十八代,老子还没死全,就想埋了我,小混蛋,我活过来就是要告诉你一件事,我丹田中有一块龙形玉佩,等我死后挖开我丹田,取出龙形玉佩,才能让我这一生彻底解脱……”

  第2章龙辰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杨辰才将龙青澜搬动,让他靠在树干上。

“这老家伙根本就是假死!”

观察了一阵,杨辰就发现,龙青澜根本一点事都没有,他郁闷得想揍他老爹几拳。

龙青澜瞪着他,道:“别以为老子活过来了,老子现在醒过来,主要是向你交代几件事。你给我听好,漏做了一件,我做鬼也会让你断子绝孙。”

杨辰翻翻白眼,以前没听这家伙讲话,但是没想到讲起话和自己风格一致,看来是遗传的缘故。

“好吧,我知道老爹你没事,今天看你正常些,有屁就快点放吧。”

龙青澜呵呵一笑,道:“以前看过你几次,你这兔崽子,果然有老子年轻时候的风格,那我就长话短说,我死之后,首先第一件事,将我丹田处的那块龙形玉佩取出来。”

再次提到这龙玉,杨辰愣了愣,道:“老爹,你当我是笨蛋么?你丹田里塞下一块玉佩,那你怎么还活得好好的?”

“放你的狗屁!我这模样也算是好么?老子十八年前只身来到这白杨镇,白杨镇你老娘那一代,无一是老子对手,要不然你老娘那等美人怎么会给老子骗?但是,只从摊上这龙玉,老子龙脉境第八重的真气,半年内全部被吸尽,从此落了个废物的下场!”

原来还有这故事,杨辰还真的不知道。看这老头说得激动,应该不是谎话,但是到底是什么龙玉,能让人真气尽失?

而更重要的是,这老家伙曾经是龙脉境第八重的超级高手?年轻时候就有此成就,这是什么概念?

相传,人族身具远古神龙血脉,故将内九条贯通全身的大血脉称为龙脉,当肉体淬炼到极致,感应天地,吞食元气,就能够衍生真气,真气化龙,冲破九大龙脉,才能成就绝顶高手,因此龙脉境一共九重。

杨辰所知,白杨镇最强的几个人之一,他的便宜爷爷,号称绝世高手,不过也是龙脉境第九重而已。

不顾杨辰怀疑的表情,龙青澜继续认真道:“这第一件事我已经讲清楚了,第二件事,就是……改姓,从今以后,你的名字改为龙辰。我们龙家,是这个世界的超级霸主,龙家的后代,不可能跟别家姓!”

“超级霸主?骗小孩就可以,别来哄大爷……也罢,姓龙就姓龙。”

杨辰愣了愣,没想到这老鬼竟然还开这种玩笑,不过正好他也早不想姓杨了,他老爹虽然不成器,但是龙姓还能够凑合着用。

龙辰,这就是他新的名字。

他在心里默念了几遍,感觉还不错。看到这老鬼流露出会心的笑容,龙辰突然觉得其实今天自己挺开心的。

他在龙青澜旁边坐下,肩膀靠在一起。

“你是我儿子,叫你一声辰儿也不过分,老子一生呼风唤雨,纵横龙祭,却不料最终死在白杨镇这种狗地方,人生际遇,当真让人嘘唏不已啊。”

“你今天脑子坏掉了吧,你这辈子的破事我了如指掌,少在我面前吹牛!对了,这杨家我们就不回去了,凭我的能耐,再换个地,养活你这死酒鬼应该不难,怎么样?”

龙辰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远方的花草树木,等待着他老爹的回答,但是久久没有动静,他愣了愣,立马转头,却看见龙青澜热泪盈眶的看着自己,一动不动。

“老鬼,你怎么……”

被一个大男人这样热泪盈眶的看着,龙辰却没有任何别扭,尽管他一直嘴贱,但是眼前的男人,却实实在在是他的父亲。

“辰儿……”

“……嗯。”

龙青澜抬起头,道:“我不是一个好父亲,没有承担一个父亲一丁点的责任,所以让你走错了路,很多事情,你将来要面对的一切,现在我不想告诉你,若你有那个境界,自然自己可以体会。”

“而我这辈子要告诉你的最后一件事,你给我洗干净耳朵听清楚,那就是:在这个残忍的世界,你的实力就是一切,没有实力的男人,等于一条狗!”

“在我死后,我希望,变强,是你一生的追求,因为这也是我曾经一生的追求,只是命运给我,开了一个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