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俏冤家》完结版免费试读 《偷心俏冤家》最新章节列表

第5章 你很识时务

姚依依,知道我为什么能和你保持这么长的婚姻时间吗?透过杯中的葡萄酒,欧擎珩问道。

难道不是因为我是你名义上的妻子吗?姚依依笑道。

因为你除了像可心之外,就是你是个会取悦男人的尤物。欧擎珩并没有掩饰他对姚依依有征服的想法。

姚依依好笑的摇摇头:男人啊,口里说着爱另一个女人,却能面不改色的赞美另一个女人,果然,男人的情话都是有些不可信的。

你是我的妻子。

姚依依的笑容有些苦涩:是啊,我是你用钱买回来的妻子,尽尽义务也是应该的,不过欧总,你有时候说话也挺绝的,就不怕我这个当妻子的听了会伤心?

你不会,你很懂事,因为你知道,失去了我,也就失去了经济来源,你舍不得已经到手的荣华富贵。

姚依依大笑,因为喝了点葡萄酒,双颊有些红,媚眼如丝,让她看起来更加的妩媚可口。

欧总果然了解我,知道我爱钱如命,怪不得我们在床上能成为最契合的一对,来,干一杯,预祝我们今晚能有一个美好的良宵吧。

姚依依举着杯子,落落大方的说道。

事后,姚依依躺在欧擎珩的胸口上,微微地喘着粗气,不得不说,他们之间虽然没有爱,可是他们床上的契合程度却是最完美的,也只有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姚依依才有种错觉是,欧擎珩其实是爱着她的。

娇喘着,姚依依的芊芊素手在欧擎珩的胸口上画着圈圈,娇艳如花的说道:欧总,你是个很优秀的男人,也难怪那么多的女人对你趋之若鹜。

欧擎珩抓住她作乱的手,道:只要你不在里面就可以。

姚依依娇笑着,媚眼如丝的看着欧擎珩,道:欧总,就这么怕我纠缠着你?

欧擎珩冷冽的说道:我不喜欢哭哭啼啼,纠缠不清的女人。

姚依依妖魅的笑着,然后撑起身压在了欧擎珩的身上,桃花眼散发着魅惑。

欧总,你这么绝情,真的就不怕伤了我的心?

欧擎珩深深地看着对男人有着巨大魅惑的姚依依,他的心里是满足的:你不会。

姚依依勾勾的笑着,娇声道:也是,因为我只爱欧总给的钞票,钱比男人更有安全感。

欧擎珩的眸底深处变了变,道:你比任何女人都懂得展示你的市侩和拜金。

姚依依嘴角边的笑容淡去了一点,心里的苦涩顺着血液蔓延至四肢百骸。

姚依依突然失去了兴趣,还真的就乖乖地躺在床上。

欧擎珩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道:你怎么了?

姚依依只是闭着眼。

欧擎珩侧过身,以手撑着头,道:刚刚不是好好的吗?

姚依依闭着眼,突然说道:欧总,我说我爱上你了,你信吗?

欧擎珩怔了一下,然后冷下脸来:四年前,我已经跟你说好了,不准爱上我,我们只是雇佣关系。

QQ截图20180706105337.jpg

第6章 就这么怕我爱上你?

姚依依的心里就好像被人用刀子划了一道,鲜血淋淋的,很疼。

她深吸了口气,强压住了心里头的苦涩,睁开眼,眼里含笑的看着欧擎珩,道:欧总,你就这么怕我爱上你啊?

欧擎珩掀被下床,精壮的身材一览无遗。

他一丝不苟的捡起衣服穿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还躺在床上的姚依依:姚依依,我不是你该动心思的对象,收起你所谓的爱,要不然我会考虑提早结束你我之间的婚姻

姚依依也从床上下来,娇艳如花的走到了欧擎珩的面前,伸手环住了他精壮的腰际。

欧总,你不觉得你太绝情了吗?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你名义上的妻子,就算说一两句话骗骗我也不可以吗?姚依依说着甚至带上了哭音,害的欧擎珩扣着纽扣的手顿了下,以为一向刀枪不入的她哭了。

欧擎珩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抬起她的下巴,却见她满脸的笑容,哪里有一丝伤心的痕迹。

欧擎珩钳着她的下巴,道:只要你乖乖地,不有不该有的心思,我会让你当一段时间的欧太太,至于金钱方面,我也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姚依依凑过头,在他的下巴处轻咬了一口,娇笑道:欧总,你放心吧,你这样的人可不是我能高攀得起的,刚刚我也不过是跟你开玩笑而已。

你知道就好。欧擎珩道。

他就是喜欢姚依依不争不抢的性子,当初选她结婚,一来是因为她像杨可心,二来也是因为她爱财如命,一个可以拿钱来打发的女人,是最容易解决的,所以他才放心的许了她欧太太之位,这四年来,她的安分也是让他最满意的。

欧擎珩捏着她的下巴,道:你乖乖的,我已经让律师草拟了离婚协议书,下个星期,你直接到律师事务所签个名就是了,离婚分手费我不会亏待你的。

姚依依娇笑着:那我就先谢谢欧总了。

欧擎珩直接吻上了她娇艳欲滴的红唇,开始了新一轮的攻池掠地。

又一场欢畅的情事完后,姚依依累的连动一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窝在欧擎珩的怀里,她似是撒娇的说道:欧总,抱我去洗澡一下吧。

欧擎珩享受的抚摸着她光滑的后背,却是冷情的说道:我有些累了,明日早上你起来再洗吧,现在乖乖地睡觉。

姚依依眼里闪过一丝失落,认识欧擎珩四年了,可在欧擎珩的眼里,她不是他的妻子,只是他发泄的工具而已。

欧擎珩可不管姚依依在想些什么,完事之后,整个人很快就睡了过去。

姚依依撑着疲软的身体进到浴室躺在浴缸里泡了个热水澡,洗去了一身的疲惫,这才裹着浴巾出了浴室。

站在床头边,姚依依眼神非常复杂的看着床上的欧擎珩,最终悠悠的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