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推+《星光不知你情深》完整版【免费阅读】

第1章我很贵的

会所包间。 不就是只给钱就能上的鸡么? 男人将手里的烟狠狠捻灭,抓起桌上的一沓人民币,甩到女人身上,今晚,干定你! 简汐从未想到,会在会所遇到两年未见的慕南风。 更没想到的是,他居然点她出台! 红色钞票哗啦啦落在身上,简汐缓过神来,避开男人那怒潮暗涌的眸子,给了他一个很风尘的艳笑,对不起慕总,会所规定,我不能出台。 她是这会所妈咪,不用出台。 话音刚落,手腕上一紧,男人直接将她甩进洗手间,嘭得关上了门。 慕南风!你混蛋!你放开我!我不出台的!简汐大骇,奋力抵抗。 包间还有那么多人在唱歌喝酒,他就要在这洗手间把她办了吗? 做还立牌坊!慕南风粗暴地将她压在马桶上,野蛮地撤掉了她的裙子,咬牙切齿,拿出点职业素养来,伺候老子满意了,给你加钱! 说完,男人狠狠一个挺身! 啊简汐痛呼一声,贝齿死死咬住下唇。 慕南风这么狠厉对她,分明是要弄死她! 他这是要报当年她的出轨之仇! 因为,大概没有哪个男人被戴了绿帽子而不嫉恨的,更何况是慕南风这种天之骄子。 念及此,简汐开始积极卖力地迎合他,既然慕总不嫌弃我,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果然是女表子,真贱!慕南风鄙夷地骂了一句,动作更加粗暴! 慕总难得光顾我们会所,我当然得拿出看家本领了!简汐笑,眸底却涌上苦涩。 贱到骨头里了!!慕南风揪住她的长发,大手在她身上肆意蹂躏,给我叫出来! 他叫她叫,简汐就啊啊啊大叫起来,不走心的表演让男人更怒,将她翻来覆去地折磨。 良久,他终于满意地从她身上离开。 简汐顾不上浑身的痛,连忙收拾好自己,转身向他伸出手,我是妈咪,很贵的,慕总破了规矩,得加钱! 男人系皮带的手一顿,看着女人那无所谓的一张脸,恨不得将她撕碎! 简汐,我真是小看你的下贱了!慕南风抽出准备好的钞票,狠狠摔到了她脸上。 简汐被打得脸上生疼,不过面上始终云淡风轻,蹲下去一张一张把钱捡起来,又在他眼前晃了晃,这是我凭本事赚的,不能浪费!多谢慕总! 说完,轻佻地在钱上亲了一口,冲男人暧昧地眨了眨眼睛,转身离开了洗手间。 慕南风几乎要被气炸! 这个女人,还真让他刮目相看! 他当年真是瞎了眼了,会爱上这种不要脸的下贱女表子! 简汐从包间出来,一路笑得妩媚动人,进了休息室,却突然趴在桌上,小声抽泣。 眼泪,像是从心底直接涌出来的一般,根本控制不住。 汐姐?你没事吧?有姐妹进来,担心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简汐连忙用袖子抹掉眼泪,坐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腿,边揉边骂,真他妈疼!那个禽兽!把我捏得全身没有一块好肉了!这碗饭,真他妈难以下咽! 汐姐,我帮你揉吧!那小姐妹说着就要蹲下来帮简汐揉腿。 简汐按住她的手,又大咧咧笑了下,没事!死不了!还有客人在等着呢,走吧! 真没事的! 身体上这点伤痛,跟心上那被撕裂开的血口子相比,真不算什么!

文学

第2章一百万 包间里。 慕南风一根接一根抽烟,一起来的兄弟们看着他那一张生人勿进的冰山脸,没人敢吭一声,原本闹哄哄的包间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隔壁的包间里,却传来男女对唱的声音,经典情歌对唱《当爱已成往事》。 真的要断了过去,让明天好好继续…… 熟悉的女声传过来,慕南风狠狠捻灭了手里的烟。 简汐! 你以为过去就那么好断? 慕南风是那么容易被背叛的? 腾地起身,男人满身杀气地走了出去。 他一想到此刻简汐偎依在别的男人怀里唱歌赔笑,甚至陪睡……他就恨不得亲手宰了那个贱女人! 简汐这边陪着客户一曲还没唱罢,直接被闯进来的慕南风攥住手腕,强行拖了出去。 你干什么,放开我!简汐低声。 毕竟是她的地盘,被客人和姐妹们看到不好。 慕南风一把将她甩进电梯里,抬手捏住她的下颌,不是想挑战我的体力和技术么?今晚一夜,够不够?!恩? 下颌被他快要捏碎,背脊上冒出冷汗,简汐却也不挣扎,一百万。 慕南风的冷眸骤然一凛,咬牙,那就看你伺候人的本事如何了! 真下贱! 时刻都忘不掉自己是卖的! 简汐被慕南风拖到了地下停车场,男人粗鲁地把她塞进车子里。 她来不及喘口气,慕南风直接抽出一把人民币啪啪打在她脸上,伺候好了,这是小费! 脸被打得火辣辣的,心上却像揉进了一把碎冰,又疼又冷。 慕南风,非要这样羞辱她才满意? 好! 既然如此,她配合! 她现在缺钱,不能和钱过不去! 谢谢慕总,好人有好报! 简汐从她手里夺过钱,抬手一把扯掉自己身上的衣服,又伸手过去解他的衬衣扣子,慕总出手这么大方,您别累着,我来动就行! 一颗,两颗,三颗…… 男人咬着牙满眸阴鸷地看着女人下贱地自己动手,眸中的怒火恨不得将她点燃! 真贱!慕南风嫌恶地推开她,按住她的肩膀一个翻身,将她翻了过去,女表子不配取悦我,只配被! 言落,粗暴地将她身上的裙子撸到腰间,一个用力,从后面狠狠刺入了她的身体里。 简汐双手死死抓住旁边的安全带,咬住唇一声不吭地承受他的进攻。 她知道,她刚才那句话刺激到他了……这一次,他怕是不把她拆骨入腹不罢休了! 叫出来!慕南风不满她的沉默,一边用力撞击她,一边扯住她的长发,几乎咬牙切齿,刚才和别人不是又唱又笑么,这会给我装矜持了,恩? 简汐的头皮几乎要被撤掉,疼得发麻,好!我叫!慕总……恩……慕总真棒!真厉害……是我睡过的所有男人里,最厉害的! 男人深眸骤然一眯,妈的! 睡过多少男人? 慕南风想起两年前,把她和一个肌肉男捉奸在床那一画面…… 欲求不满的! 念及此,慕南风身下手上的动作更加粗鲁,毫不怜惜,大手在她身上肆意揉捏,叫!再大声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