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好久不见–(沈唯林彦深)–小说阅读

给了她一个借口

周一早上,沈唯刚到远洋,就听见一楼大厅里闹哄哄的。

把林辉给我叫出来!敢勾引我老婆!我要让他身败名裂!

上市公司的总监就了不起了?不就是个狗腿子?敢勾引我哥们的老婆!老子今天打断他的腿!

要么断一条腿,要么跪在地上求我大哥原谅,不然这事没完!

一个戴着眼镜看上去很斯文的男人,带着两个穿着黑背心,手臂上纹着青龙的彪形大汉,正在高声叫骂。

沈唯看见李婧也在围观的人群中,赶紧扯了她问,婧姐,什么情况啊?这几个人是谁?

李婧幸灾乐祸道,林辉勾引别人老婆,被人家老公找到公司来了。

林辉是谁?沈唯对这个名字并不熟悉。

市场部的总监。整天自命风流,在公司招惹过好几个小姑娘了。

让他们这么闹也不行啊,太影响公司声誉了,叫保安了吗?

那个戴金链子的,把一个保安打得满脸是血,保安根本对付不了,前台已经报警了,等来收拾他们吧!

沈唯正要说话,忽然人群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扭头朝她身后看。

沈唯扭头一看,是林彦深来了。

他穿了件银灰色衬衣,脸色很疲惫,他身边跟着的助理,手里还拖着行李箱,看样子是刚出差回来。

难怪这么多天没看到他,沈唯在心里暗暗嘀咕。

林彦深皱皱眉,怎么回事?

他眼睛里很明显,很缺觉的样子。

沈唯侧身朝李婧身后躲了躲,不想让林彦深看到她。

林总……远洋同事异口同声地跟林彦深打招呼。

好啊!姓林的!你个王八蛋终于来了!那个戴着眼镜,模样斯文,看样子是远洋员工的老公的男人突然冲向林彦深。

变戏法一样,眼镜男突然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深色的塑料瓶,她一边朝林彦深跑,一边揭塑料瓶的盖子。

认错了!眼镜男认错人了!

这是沈唯的第一个念头。

瓶子里装的什么?硫酸?他要朝林彦深泼硫酸?不,应该不是硫酸,不然不会装在塑料瓶里。

可是,瓶子里到底是什么?

沈唯的大脑还在紧张地分析瓶子里的内容,身体却已经先一步朝眼镜男扑了过去。

不管瓶子里是什么东西,都不能让它泼到林彦深身上!她必须阻止眼镜男!

哗啦!液体喷溅的声音。

眼镜男满满一瓶墨汁,全泼到了沈唯身上,从头发到脸,到肩头,全是一层黑色的墨汁!

沈唯挡住了眼镜男,林彦深毫发无伤,她自己却一身墨汁,狼狈不堪。

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林彦深。

下一秒,他就反应过来,狠狠一拳砸向眼镜男的鼻梁。

那几个彪形大汉见兄弟被打,正要助拳,前台小妹气得大喊,你们还要打?真是一群猪脑子!打错人了!那是我们林总!林彦深!不是林辉!

打错了?彪形大汉们展示了他们纯真的一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之后,连挨打的兄弟也不管了,直接偷偷溜了。

纹身汉子们一走,保安开始大发神威,三四个人一起涌了上来,把眼镜男控制住了。

沈唯正在苦恼这一身的墨汁该怎么洗,林彦深走过来一把拉住她的手,跟我走,我办公室有浴室。

是啊是啊,沈唯,你快去清洗一下,一会儿干了不好洗了。李婧也连声附和。

电梯里,就林彦深和沈唯两个人。

林彦深只是衣襟上溅了几滴墨汁,沈唯却从头发到肩膀,都是墨汁。

你逞什么英雄?林彦深对沈唯的救命之恩不仅没有感谢,脸色反而很臭,语气也很凶,幸好只是墨汁,要是油漆呢,要是硫酸呢?你也挡?

沈唯低着头,没有接他的话茬。

她觉得丢脸透了,也懊恼透了。

是的,她暴露了自己的秘密,心灵最深处的秘密:她还在乎林彦深。

看不得他辛苦,看不得他受到伤害。

她惶恐,也不安。

还是说,你是为了报答我继续让智诚当法律顾问?林彦深的声音冷冰冰的,没什么温度。

沈唯沉默了一会儿,轻声道,林总果然聪明。

她知道林彦深只是想讽刺她,可她真的很感谢他,给了她一个借口,一个台阶。

QQ截图20180709143121.jpg

她身上哪里他没见过

听到沈唯的话,林彦深冷笑一声,沈律师知恩图报,这么会做人,难怪能在政法界混得如鱼得水。

林彦深这纯粹是人身攻击了,她沈唯入行以来,哪项业绩不是靠自己的勤勉和努力换来的?

会做人,有时候并不是什么好听的话。

原来林彦深就是这样看她的。沈唯在心底自嘲的对自己笑一笑。

她不想为自己辩护,没有必要。

不知道是不是被她的沉默惹怒了,叮的一声,电梯一到顶层,林彦深就拖着沈唯就朝办公室疾走。

外面办公区的员工看到林彦深拉着满身是黑墨汁的沈唯走过来,脸上竟然也没有任何惊讶。

想必一楼的八卦早就传到他们耳中了吧。

林彦深的手紧紧握着沈唯的手。她手上还有油漆,刚才挡眼镜男时弄上的。

粘稠的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