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新书】霸爱隐情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

东西取回来,竟是一台笔记本,上面存了晨星不少的稿子,她一向很宝贝。

见她小心翼翼地抚摸着,陆厉行无意撇上了几眼,看到了那视障人专用的键盘,他不自觉握了握拳,眸中闪过一丝晦暗不明的神色。

你很快就不需要这些东西了。

晨星的手一顿,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陆厉行伸手,轻轻抚上她的脸颊,目光温柔缱绻,势在必得。

我要让你看见我。.

融城。

蜚声国内外的金融中心!多少人沉浮在这里,只为了争取一席容身之地!

而陆家,更是融城的一大标杆。百年兴盛的家族,背后势力盘根错节,耀决集团更是星光熠熠的龙头企业,掌握着全城大半的经济命脉。

要想在这里生存,千万别得罪陆家,更是别招惹陆厉行。

晨星下了专机,感受到江面吹来的阵阵微风,熟悉得让她心悸。

这是她和母亲哥哥一起生活了十五年的地方啊!可自从哥哥晨非意外落水身亡,这座城于她而言,便只剩下了冰冷。

仿佛吃人的怪物。

陆厉行牵着她的手,半揽着她走。导盲杖更是被这个霸道男人不知丢在了何处,他想让她全身心地依赖他,竟是用这样的方法。

陆城附在他的耳边,小声地汇报。

何沉,已经被带来了。

陆厉行挑了挑眉,唇角轻勾,带着玩味的笑。

阿星,你先去,我待会儿来找你。

陆城当即会意,带着人离开。

VIP贵宾室内。

年轻男子正跪在地上,被两个黑衣男人擒住双臂,脸上青青紫紫,颇有些狼狈。

陆厉行带着一身凛冽的寒气,迈着长腿,步步逼近。

何沉终于在这迫人的气场中败下阵来,满脸惊恐地告饶,陆少,我是真不知道下达命令的金主是谁,我只是拿钱做事而已,真的与我无关啊……

陆厉行对其他人,一向都没有耐心。干干脆脆地狠踹了一脚,直踹在男人胸口,疼得他当即弓了身子,汗如雨下。

你们公司替那人收购楚河街,还不惜一切代价抹掉阿星的痕迹,这么大的动静,这么大一笔买卖,你会不查清楚那人背后的身份?他轻嗤一声,语气颇有些不屑,我从不喜欢跟废物谈条件,你懂吗。

是是是,我这就去查,三天之内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三天?

不,明天,明天我就给您答复。

得到了满意的答复,陆厉行这才离去,大步追上晨星。

至于身后,两个手下自然懂得大BOSS的意思,好好‘招待’了一番。

陆城将晨星妥帖安顿好,这才迎上来询问情况。

陆少,您要回晨小姐住的地方么?

陆厉行点了纸烟,意味深长地瞥了他一眼,轻笑,你这不是废话么。

陆城一窒,心下腹诽,面前这个一脸春意荡漾的骚包男人,到底还是不是他的老板。不过,依照他对晨星的喜爱程度,自然是要金屋藏娇,夜夜温存的嘛。

他好像,的确是说了废话…….

女佣牵着晨星,走进了别墅内。

这里于一个月前完工,内里也都做了无障碍化处理。房子内更是随处都铺上了厚实柔软的地毯,桌椅边角也全都用泡沫围了边。

听着女佣的介绍,晨星一点儿惊喜的心悸都没有,再回到融城,心情就像是一潭死水,无论什么都不能再激起她的兴趣。

你们是谁?

一个清脆的女音响起,打断了女佣兴致勃勃地介绍声。

晨星耳尖,听得出那女子似乎是有些不悦。

仿佛这屋里来了不速之客。

女佣挺直了腰板,这是陆少和晨小姐的房子,这位小姐又是如何贸然闯进来的?保安,快把人请走!

陆厉行聘请她们,要求只有一个,保护好晨星,凡事都以她为中心。现在,突然遇到陌生女子挑衅,自然端足了架势,先给人一个下马威。

呵,什么时候连一个女佣也敢这样颐气指使的跟我说话了?

年轻女子不屑的嗤笑,漫不经心地打量起在一旁安安静静候着的晨星。

这女人很美,她不得不承认。

她穿着一件嫩的连衣短裙,衬得肌肤雪白剔透。柔顺的黑发散落在腰际,凸显出那不盈一握的纤腰。一张娇俏迷人的脸蛋儿,柳眉如黛,红唇俨然……

可很快,她发现了不对劲。

即使那双星瞳仍旧明亮,却失了焦距。

几秒后,她终于肯定了心中猜想。

这女人,竟是个盲人!

她正欲开口,保安却急忙赶来了,说明了身份。

这位小姐是陆少的亲妹妹,陆雅安小姐。在你们来之前她刚到,忘了跟晨小姐说明说一声。

女佣一下子心慌起来,不经意瞥见身旁的晨星一直是冷冷淡淡的模样,看不出喜怒,当下也只能强装着镇定。

陆雅安目光灼灼,看着晨星的眼神,极其不屑。

月前,陆厉行突然取消了所有形成,亲自赶到东都,甚至大手笔地上下打点一切,收购了一条破旧老城区的小街。后来,竟是带回了这个女人,并且打算金屋藏娇。

在她以为,晨星不过是个被哥哥包养的女人罢了,因为眼盲,或是有别的特殊技巧,才能得到哥哥的一时宠爱。

你,叫什么名字?

她漫不经心地开口,话语里带着一贯的傲气。

晨星轻拧着黛眉,对这样的人有些不喜。但一向只求安稳生活的她,不愿意撕破脸皮,当下便不卑不亢地答,晨星。

这语气,霎时便激怒了陆雅安。

她可是高高在上的陆家千金,从小就犹如众星捧月一般,何曾被人这样无视过。更何况,面前的女人不过是个盲女,更是个靠身体攀附男人的人。

她自然没什么好脸色,于是,当下说出口的话也失了名媛千金的教养。

我哥给你一个月多少服务费?我给你双倍,或是给你找个更好的下家。

服务费三个字,她咬得极重。

瞥见晨星徒然惨白的脸色,她便得意地笑了起来。

陆、雅、安。

夹杂着暴怒的男音响起,戾气十足。

沉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陆雅安更是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能这样连名带姓地喊她名字的人,除了陆厉行,还会是谁!

脚步沉着,一步一步走近,男人犀利的眸光投来,像刺扎着,让她很不自在。

陆家就她一个女孩儿,她的两个个叔叔生的都是男孩儿,所以物以稀为贵,从小就被陆家家长捧在手心。

陆厉行虽然平时对她严厉了些,但到底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她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可不比这个瞎眼的女人重要的多?

哥,这个女人是你什么人?她很不客气地剜了晨星一眼,然而对方没有任何反应,一个瞎子让她刀眼的杀伤力瞬间化成了零,使她越发懊恼。

我的事情轮不到你管,你刚进公司,现在还有很多业务需要熟悉,你现在很闲吗?男人加重语气,陆家子弟个个都是商场的精英,唯独他这个妹妹,从小就被宠坏了,不学无术,刁蛮任性,十足一个草包。

见她还愣着,男人又横了她一眼:还不走?要我亲自撵你吗?

哼!这一记冷哼,像是故意挑衅似的,在晨星的耳畔响起。

而她不动声色,她因看不见,很多东西也就可以无视,她的生活已经太过糟糕,她不想让那些无谓的事情再来影响她的心情。

陆雅安的脚步渐渐远去,她才把头扭向陆厉行的方向,眼睛虽然看不见,但她其他的感官却比常人强出好几倍,他均匀的呼吸声以及他身上薄荷的味道,都能让她感知他的位置。

刚才那个是我妹妹,从小就被家里宠坏了,你别理她。男人注视她的神色,怕她因此而不高兴,向她解释。

她好脾气地摇了摇头:没关系。

梅姐,让人准备晚餐。他向为首的女佣吩咐一声,又很自然地牵起纤柔的小手,阿星,我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

一丝苦涩掠过心头,她在心里幽幽一声叹息,她能看见什么?就算此刻她住的是金碧辉煌的宫殿,她的眼前依旧是一片灰暗。

男人敏锐地捕捉到她神色一闪而逝的变化,由于她身体的缺陷,他知她的心思要比常人敏感,虽然她表面装出一副平静如水的样子。

看来他以后说话要注意了。

最重要的是,他尽快治好她的眼睛,让她看到阔别八年之后的自己。

上了二楼,她可以感觉到陆厉行给她准备的房间极为宽敞,而且家私很少,摆在墙边或者角落的地方,中间给她留了一块没有障碍的活动空间。

阿星,以后你就住在这儿了,把这儿当成自己家。

谢谢你,二哥。

你想怎么谢我?以身相许?他戏谑地捏着她小巧的下巴,继而大手握着她的削肩,轻轻地将她带到怀里,温热的鼻息喷到她的脸颊,而且越来越粗重。

她在他眼里,就像一道精致的美食,看着就有一种强烈的胃口,想要一口吞吃了她。

二哥,你别开玩笑……他笔挺的鼻梁已经贴上她的脸颊,让她由慌了一下,她一直叫他二哥,心里也一直把他当成兄长,敬重,感激,但是无关风月。

她是一个卑微的盲女,而他是大名鼎鼎的陆少,耀决集团的掌权人,她想都不敢想这些问题。

她把头轻轻地扭向一边,螓首低垂,默默无言,双手不安地绞在一起。

微红的俏脸,就像枝头半熟的番茄,男人胃口更盛,可他此刻并不想勉强她,反正他已认定她是他的人,来日方长,跑不了的。

何况,他刚刚把她带回了家,让她有了安身之处,如果急于求成,难免让她心里多想,认为他对她的好,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

他不想让这一切变成一种交易。

他放开了她,轻笑:今天就暂时放过你,你也累了,先休息一下,吃饭的时候我再叫你。

她听见他脚步离开的声音,房门轻轻地关起,摸索到沙发的位置,她坐下来吐了一口长气,默默地沉浸着心事。

二哥变了好多,以前那个干净如水的少年,似乎判若两人,他变的轻佻,邪魅,有时会有一些小坏。

要不是他眉梢的一处疤痕,她险些都不敢认他。

冯家豪宅的露天花园,陆剑萍正在一处葡萄架下闲适地喝着阿萨姆红茶,就见女佣走了过来:夫人,雅安小姐来了,正在客厅等候呢。

噢,这丫头,想是又在厉行那儿碰了一鼻子灰,跑到这儿找我庇护来了。陆剑萍眯了一下丹凤眼,放下杯子,从老藤古董摇椅上坐起,望向女佣,让她过来。

一会儿,陆雅安哭哭啼啼地跑了过来,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头发也散乱不堪,衣服更有几处磨蹭的痕迹。

哎哟,丫头,你这是怎么了?看到自己的侄女儿就像一条落水狗一样出现,陆剑萍脸色骤然一变,她和陆雅安的生母是闺中的密友,把这个侄女儿素来就当宝贝似的。

小姑,你要为我做主啊,呜呜呜!陆雅安扑在陆剑萍怀里,更加放肆地哭,哥哥他欺负我。

精明的眼珠转了一圈,陆剑萍又眯起一条狭长的眼缝,陆家小辈的这一群孩子是她从小看到大的,陆雅安不求上进,陆厉行这个做哥哥的平日教训她两句也是有的,但绝对也到不了动手的地步。

看着陆雅安狼狈的模样,倒像是刚和人撕过架,陆家的男人什么时候会拿女人撒气?何况还是自己的妹妹。

她掰起陆雅安纤瘦的身子,似笑非笑地注视着她:你说厉行把你打成这样?

当然不是,哥哥最疼我了,他怎么会打我?陆雅安倒也不是傻子,说她哥把她打成这样,说出去也没人会相信。

当即话锋一转:是那个贱女人,哥哥还特意给她买了一栋别墅,就在尖嘴湾的山上。

那个三流明星,不是早和厉行分手了吗?她敢打你?

不是,是另外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瞎子,我就说了她两句,她抓了我就打,呜呜呜!伏在陆剑萍的肩头,嚎哭不止,小姑,那个女人接近哥哥,一定别有用心,我好担心哥哥被她骗了。

猩红的嘴唇勾起一抹妖艳,陆剑萍显然对她的话不以为然,以他们家厉行的精明,这世上能够骗到他的女概还没出世吧。

天蒙蒙亮,晨星就已起床,她是习惯早起的。

昨天,她已大概熟悉了房间的环境,摸索着到洗漱间,整理一下个人卫生出来,走到衣橱面前,凭借手感挑了一件T恤和背带裙。

男人在她洗漱的时候就已悄声进来,不动声色坐在沙发,眸光清浅,安然地看着女人缓缓地卸去身上质地丝滑的藤紫色桑蚕睡衣。

肌肤如水,白皙柔曼,锁骨精致而优雅,散发着迷人的色泽,男人赏心悦目,怡然地眯起眼睛,八年不见,小丫头发育的越来越好了。

本来只是恶作剧的心态,想要戏弄一下女人,但他显然高估了自己的克制力,男人的总是软弱的,像是雨后的春笋,轰轰烈烈地滋冒出来。

身体渐渐升起一股燥热,他不自在地挪了一下。

女人警惕地颤了一下眉梢,就像遇到惊吓的猫,毛发直立,并且静止不动。

尽管男人离的很远,敏锐的嗅觉还是捕捉到一丝淡淡的薄荷香味,一抹霞光似的绯红在她全身蔓延,脸似欲滴出血。

二哥!她懊恼地微嗔,迅速拿着衣服遮住身体。

男人难以置信似的睁大眼睛,她明明就看不见,怎么发现他的?

我知道你在房间里。双目失明,本来就给她的生活带来诸多不便,而且外带许多嘲笑和奚落,现在就连二哥也来欺负她。

她气愤而伤心。

男人不想继续潜伏,缓步朝她走去。

脚步渐近,可又无处可逃,邪魅的气息在她耳畔游走:小妖精,一大早就勾引我,你要为我负责。

你……你不讲理……她又羞又愤,明明是他躲在暗处,现在反倒成了是她的错了。

男人不管这些,墨眉本能地一扬,两道厉光从他眸间射出,女人泪水晶莹地直在眼眶滚动,他又仿佛无可奈何似的,缓了口气,温和地拿手抚着她小巧的面颊。

女人挣了一下,躲到一边,委屈地问:二哥,你带我回来,就是为了欺负我的吗?

阿星,这不是欺负,这是爱,你感觉不到吗?男人盈盈注视着她,眼中柔情似水。

温柔的话语,让她有那么一瞬间是在恍惚的,但是很快她就被理智拉了回来,昂了下头,认真地说:二哥,今生今世,我只和你做兄妹,不可能发展其他的关系。

你说了不算。轻笑,完全是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

他悠然地走出房间,她无力地靠在墙边,良久,她才拿起衣服,躲到卫生间去换。

丰盛的早餐过后,他几乎没等她拒绝,直接拖着她往外走,把她塞进了车,她惊慌地问:二哥,你要带我去哪儿?

陪我上班,我要你每时每刻活在我的视线里,小妖精,你让我找了八年,这一次你别想逃。他明明是咬着牙说话,但是语气却饱含着对她的宠溺。

不行,出版社打电话来催稿,我要工作。

你怕我养不活你?他帮她系好安全带,眉眼斜飞地挑她一眼。

我不要你养活,我可以养活自己。她很倔强,又无比认真。

男人愣了一下,他的身边从来不缺乏女人,可从没有一个女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

她是不同的。

他的眸光多了一种欣赏,然而更多却是对她的心疼。

他不知道这八年她过着怎么艰辛的生活,把一个纤柔细弱的女人磨炼出了坚韧的意志。又或者,是因她的残疾,让她潜意识里生出比常人更胜的自尊心,她想追求和正常人一样平等的对待。

这样一个她,让他只有妥协:你的工作不需要固定的场所,到我公司去,你一样可以创作。

然后,他就让梅姐到她房间把她的笔记本抱了下来。

耀决集团总部,就像炸开了锅,总裁今天带着女人来上班了,众人都在猜想着女人的来历,众说纷纭,但没有一个人说中。

因为他们按照惯性思维把晨星的身份设定太高了,总裁身边的女人,来头能小吗?

堂皇富丽的大堂,无数双眼睛齐刷刷地望了过来,晨星就算眼睛看不见,也能感受的到。

陆厉行牵着她的纤手,缓缓地走向电梯间。

总裁好!

总裁好!

经过身边的员工纷纷问候,语气恭敬,但不疏离。

不可否认,陆厉行是个很有魅力的领导,员工不敢对他放肆,但他也绝对不会让员工对他敬而远之,他牢牢地将企业的凝聚力把握在一个度。

但就在走向总裁专用电梯的时候,身后悄悄地响起一个声音:那个女人好像是个瞎子,也不知道怎么使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攀上高枝。

他明显感觉到晨星的手微微颤了一下,她一向对自己的缺陷极度敏感。

眼眸微眯,男人缓缓地扭头,落在一个年轻的白领身上,白牙微启,带着一股彻骨的寒意:去领三个月工资,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