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拍69口爱吸舔高潮到巅峰男欢女爱

她孱弱的身姿,肮脏的薄薄的外衣在风中瑟瑟挺立。 “哼,大胆的丑女,那可是翔凤国进贡给我凌启的圣鸟,过两日便会送进宫,岂是你可以碰的。”淳于逸风坐在马上,望着下面的女人又是一句冷哼。 https://www.lvdaogroup.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153.jpg 他不是什么也没看到,他就是讨厌这个女人。 其实他今天来,也是因为她。 近来翔凤国出了一批凤雕,说要上供给他们凌启国,说可做军队。可是翔凤国的人知道凌启国中没有人懂这驭鸟术,才这般说。如果凤雕没有了军用价值,没有人能驯服,它天性凶残还会给国人带来灾难。 近日府上有不少人说了关于她的话,说她会驭鸟术。 适才顾采微驯服凤雕,他看到了,他今天找她来,就是想让她帮他训凤雕。 他之前也曾听闻,顾采微的母亲苏锦月原来是西翔凤国维羽族人,她擅长制毒和驭鸟术,翔凤国曾有名的“凤雕兵”就是她们族人训出的。 那么他用顾采薇刚好。 本来是让她来帮忙,不过他可对她说不出什么好话,让他去求这个丑女不可能。 “来人,把木笼子拿来捉着这只鸟。”淳于逸风脑中微动忽然道。 了解凤雕的人都知道,要想捉住凤雕必须要用蒙了黑色的布巾的笼子才行,因为凤雕有灵性,一般的笼子凤雕会立马辨出,会知道有人捉她,它便会狂怒,会飞走,甚至会抓要抓它的人。这一点淳于逸风自然知道,顾采薇也该知道。 “是,王爷。”一旁的侍卫翻身下马,找了木笼子准备捉鸟。 顾采薇听了淳于逸风的话不由惊讶望他,接着望向去抓凤雕的人,嘴唇微抿。 她是提醒他呢,还是不多管闲事?顾采薇犹豫。 只见那捉凤雕的侍卫拿了笼子,然后缓缓靠近凤雕,不知道那侍卫有没有受过一定训练,他一手拿着笼子,一手想要捉凤雕的姿势最危险,因为那样很容易引起凤雕反抗,而被凤雕捉伤一次,它的爪上有毒,很容易让人昏迷。 顾采薇已经看到侍卫对面的凤雕锐利的眸子警惕的深邃起来,那是它进攻的前兆。 “王爷,快停下,凤雕不可以这般捉,要用罩了黑布的笼子才行,这样很危险。”顾采薇顾不上她会不会让淳于逸风讨厌,不由声音微急道。 要的就是顾采微的制止,他才有理由让她帮忙。 “哦?怎么捉的?你再说一遍。”淳于逸风微眯了眼眸,故意缓缓道。 这时侍卫碰到了凤雕的羽毛,只听“啊!”一声惨叫,凤雕锋利的爪子朝侍卫扑来,侍卫手上只留下几道锋利的血痕,接着凤雕朝侍卫头上扑来,侍卫吓得一个躲身朝人群扑来,“啊,救命!” 人群一阵慌乱,马蹄也跟着惴惴不安,来回肆踏。 “顾采微,你有办法不早点说,想看着这么多人受伤!”淳于逸风手中拿了马鞭故意恨恨指着顾采薇道。 没想到淳于逸风忽然会把事情赖在她头上,顾采微无奈,她忙清脆一个口哨朝着凤雕。 没想到凤雕受了惊,大怒,根本不听什么口哨,它似见着淳于逸风手中的长鞭指着顾采微,忽然它锋利的爪子朝着淳于逸风的方向就飞扑下来。 “顾采微,你竟还敢指挥这鸟袭击本王?”淳于逸风气道,一边冷冷举起马鞭便朝凤雕甩来。 接连甩了好几次,谁知那凤雕越打越是勇猛,接着凤雕放弃所有人,死死朝淳于逸风抓来。 “保护王爷!”一旁陈于抽出了长剑,护在淳于逸风身侧。 凤雕朝淳于逸风扑来,淳于逸风有力的挥舞着长鞭,接着冷着脸朝凤雕迎面就是一个掌风,凤雕身上黄赫色的羽毛几根飘落在地。 顾采微微惊,没想到淳于逸风的武功这么高,再打下去凤雕性命不保。 “别打了王爷,此鸟越打越凶。”顾采微心中微提起道,一边想办法想要将凤雕拉回。凤雕这种勇猛的鸟种是不会轻易屈服的。 它一再的袭击淳于逸风,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打死。 “那本王就将它打死。”淳于逸风此时也受了气,一只破鸟没想到竟一个劲儿的朝他扑来,他都要怀疑是不是翔凤国故意的安排,想要他的命。 大不了不要这只鸟,驯服不了就将它打死。 凤雕受了伤在空中盘旋两周。 “拿箭来。”淳于逸风冷着脸道。 趁着凤雕受伤,顾采微一个旋转的口哨,哨音带了劝服凤雕离开的鸟语。 凤雕又绕着淳于逸风盘旋一圈,忽然扑扇翅膀转身飞离。 淳于逸风刚命人拿来了他的弓箭,见凤雕已飞出马场,飞离王府。 “顾采微,你竟敢放跑这只凤雕?”淳于逸风冷冷看着地下的女人,接着一鞭朝她挥来,打在她破烂的衣衫上,衣衫被一鞭直破开了口。 “采薇放走王爷的东西,甘愿受罚。”顾采微望向凤雕远去的地方,微怔神,直被手臂的痛感惊扰,她神色平静的跪在地上。 淳于逸风瞪着伏在地上身体单薄的女人,有气忽然发不出,只冷哼一声。 “来人,把她压进柴房去,没有本王的命令谁也不准接近她。” 晚上,淳于逸风坐在奢华的房间里准备用晚膳,桌上摆满了珍馐美食,清味的汤。对面站着两个容貌秀丽的丫鬟安静地站在那里,小心侍候着。 他喝了一口珍珠鱼耳紫味汤,便忍不住放下了勺子。之前他是最爱喝这种汤的,今夜忽然有些不想喝了。 望眼对面长相甜美可人的丫鬟,光滑的脸颊,脑中忽然映出一张青紫交缀,微肿起的脸,脸上一双清澈的眸。 “你们先下去吧。”淳于逸风冷冷一声道。 “陈于,去把那个丑陋的女人找来,我有事跟她说。”他一思索,对门外喊了一声。 是时候该交待要她办的事了,上午在马场见她不方便说,只有等到晚上。 “是。”陈于进门有些惊讶抬头道。 他们王爷怎么会忽然要找那个丑女人,有些匪夷所思。 顾采薇到房间的时候,淳于逸风优雅修长的身姿正坐在不远处的桌边品着茶,茶香徐徐传来一阵清香。 她环顾房间四周,一样的房间,她忽然想起了她嫁过来的那晚,也是在这样奢华的房间里,淳于逸风口中吐出了令她耻辱的话。 “叩见王爷。”顾采薇垂眸,跪在地上行礼道。 “顾采薇你可知本王今晚找你什么事?”淳于逸风好看的眸望眼地上满发沾了灰尘,一身粗衣的女人随声问。 被关在柴房里,今夜的她看起来更显狼狈,他不知道怎么一个相府的小姐竟能在马场里生活这么久。 “采薇不知。”顾采薇犹豫道。 淳于逸风想干什么,她猜不透。 看地上的女人声音平淡,就会说个她不知,求治罪的话,对他的话似乎一点兴趣也没有,真是让人不舒服。 “哼,你放跑了本王的凤雕,你要怎么赔偿?”终还是淳于逸风冷声道,他倒要看她怎么赔偿。 顾采薇沉默,他把那件事记在她的头上,他想要罚她?她有什么,她拿什么赔偿,这不过是罚她的借口,他就是想要折磨她。 “采薇身无分文,不知怎么打算,王爷想要采薇如何赔偿?”顾采薇望向淳于逸风,斗胆道。 她淡色的眸,一副随他处置的样子。 “帮本王办一件事,这件事若成了,自然饶你一命,还准你回到这间房间,你若办不成,哼,你便替那只凤雕偿命去吧。”淳于逸风一句句引导顾采微帮他办事,好处和敝处他都说出来,让她选择做还是不做,其实不容她选择。 “哦?什么事?”顾采微惊讶抬眸,不明白淳于逸风在说什么,她真的有回到这里的机会么? “明天陪我去一个地方,本王要你参加一个驯鸟人的测试。” “驯鸟人测试?” “嗯,今夜你就留在这里休息,沐浴更衣,本王可不想和一个又丑又脏的女人出门去。” 暗夜,顾采微躺在散满花瓣的热水中,任清澈的流水流过她的肩,洗去往日的污尘。 顾采微不由想,驯鸟人测试?他知道她会驭鸟术?若她这件事做成,淳于逸风大概会对她改观的吧。他是她的夫君,心中终还是带着希望。 她渐渐把头沉下水中 一早,淳于逸风用完早膳,理了理白色长袍,便准备往王爷门外走,边道,“去,叫那个女人出来。” “是,王爷。”陈于刚准备去叫顾采微,便远远看见王府门外站着一个全身白色纱裙的女子,那女子柔柔顺顺的长发齐腰,身材纤细瘦弱,直直的站在那里,浑身散发着清雅的气质,宛如一个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