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得真舒服别停下我想要赘婿的天书人生

9.给我把你们负责人叫出来

上了唐玉刚的车,夫妻俩都缠着周睿询问有关于治病的事情。

周睿倒也诚实,讲的很是清楚,顺手还替唐玉刚把了脉,诊断出他有先天性心脏病。

这种病向来不怎么好治,尤其很难根治。但道德天书给的医术中,却有根治之法。

听周睿说能治好自己的心脏病,唐玉刚就更高兴了。

只是他还有点怀疑的地方,那就是周睿很明确的说,从未学过医术,只看过几本医书。看书也许能看出病情,但真的能治病吗?

唐玉刚不是很确定,但目前为止,周睿是唯一一个只凭眼睛和诊脉就把吕雏凤病情说到十分正确的人,唐玉刚不信也得信了。

虽然夫妻俩都希望能快点治好病,但周睿只懂得医术,手头上没有针灸用的银针,也没有辅助用的药材。

唐玉刚二话不说,直接带着他去了青州市最好的中医馆购买。

尽管现在中医式微,但这家从京都而来的分号在青州包括附近城市都算相当有名气。

唐玉刚带着周睿去柜台,考虑到自己对这些都不懂,便让周睿自行购买,回头找他报销。

周睿想了想,便向店员开口道:请问你们这里有针灸用的银针吗?

店里人满为患,来抓药看病的人多到快挤不下。店员忙的脚不沾地,满头大汗。

周睿的问题他听到了,瞥了眼,见对方穿着普通,又很年轻,恰好又有顾客要抓药,便没理。

周睿觉得对方可能在忙,便耐心等了一会,然后又问:请问你们这里有针灸用的银针吗?

店员本来就忙的厉害,两条胳膊都累的发酸,又觉得被周睿催问,便不耐烦的道:没有!看病去挂号,不看病就别挤在这,耽误别人拿药!

他态度说不上客气,让周睿愣了下,不明白自己的问题为何让对方如此不爽快。

站在后面的唐玉刚看不过去,皱眉道:你们回春堂是青州最大的中医馆,怎么会连针具都没有?

没有就是没有,哪这么多话!回春堂店大,来的人哪个不是好言好语的。那店员横惯了,瞪了唐玉刚一眼,语气很冲的道:没看见这么多人排队买药吗,谁有时间给你拿针具,不买药就出去,别耽误别人!

唐玉刚作为工商局局长,何时有人敢跟他这样说话,直接一巴掌狠狠拍在柜台上:你怎么说话呢!

你说我怎么说话呢!那店员上下打量他一番,道:怎么着,嗓门大了不起啊,也不看看这什么地方!保安呢,把这两个人拉出去!

两名保安立刻走过来,周睿见形势不好,便对唐玉刚道:要不然我们还是换一家吧。

他能受得了这气,唐玉刚哪受得了,瞪起眼睛道:换什么?我今天还就在这了,倒要看看谁敢动!你,现在立刻把你们回春堂的负责人叫出来!

那店员不屑的冷笑:你谁啊,你说叫就叫了?赶紧拉走,什么人啊都是,不知所谓。

唐玉刚气的又是一巴掌拍在柜台上,大声道:我是工商局局长唐玉刚!给你半分钟时间,立刻把负责人叫出来!

说罢,唐玉刚也不管那店员,直接掏出手机拨出去:喂,辛科长,立刻带人来回春堂一趟,我要在十五分钟内看到你们!

挂断电话后,唐玉刚见店员还没动,立刻沉声道:怎么,回春堂的人这么难请吗?

那店员已经吓傻了,这个人是工商局长?真的假的?可是看唐玉刚的神态,好似不似作伪。

可是,你一个工商局长,怎么还亲自来买什么针具?

想到自己可能跟工商局长大吼大叫,这名店员很想直接晕过去。

另一边,辛科长接到局长大人的电话,听出语气不对,连忙招呼人备车,同时给回春堂的负责人打了个电话:老丁,你那怎么回事,唐局在你们店里好像很生气,你快点去看看。

这可把那位负责人吓了一跳,连忙从后台跑过来,正好店员也准备去喊他。

看了眼面色阴沉的唐玉刚,丁翰义心头一跳,连忙问店员怎么回事。

那店员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说。

而唐玉刚已经看到了丁翰义,不由冷笑一声:丁医生,你们回春堂的脾气大,架子也够大的啊。

丁翰义听出他的不满,也不问了,赶紧过去赔笑道:唐局长说的什么话,早知道您来,我肯定扫榻以待啊。今天是来抓药,还是看病?

可不敢在回春堂看病,问个正常的问题,都差点被你们的保安带走,要真在这看病还得了?唐玉刚冷冷的说。

狠狠瞪一眼两名保安,丁翰义连忙笑道:可能是有些误会,底下人眼拙,没看出您的身份……

我的身份?难道因为我是工商局长就要特殊对待,普通老百姓就可以威胁恐吓吗!唐玉刚脸色更沉,指着周睿,道:我这小兄弟只不过问了句有没有银针,就被你的店员训斥一通,倒想问问,回春堂什么时候设的规矩,不允许人问问题了!如此店大欺客,你们是不是觉得赚钱太容易了!

一听唐玉刚有上纲上线的意思,丁翰义额头直冒汗,把那个惹事的店员在心里骂的狗血淋头。可脸上却不敢有任何异样,只能满脸笑容,道:误会了,误会了,可能今天比较忙,店员又缺乏培训。您放心,马上我就把他辞退,再也不录用。唐局长今天是来买银针?来人啊,把店里最好的那套针拿给唐局长!对了,您要针是送人吗?要不要找个礼盒装上?

店员拿着成套的银针过来,唐玉刚看也不看的推给了周睿,道:你看看怎么样。

丁翰义看了周睿一眼,没见过这个人,便好奇的问:这位小兄弟也是医生?

周睿连忙回答说:不是,只是看过几本医书。嗯,这套针还行吧,凑合着能用。

周睿说的是实话,按照脑海医术的要求,眼前这套银针只能算入门。但这话却听的丁翰义很不舒服,那可是店里最的一套针具,却只算凑合?

这小子够狂的啊!

他又看向唐玉刚,问:唐局是不是家里有人生病?说来也巧,今天京都老号的本家楚国鑫医生来了,他的医术在京都可也是排得上号的,要不帮您看看?不说别的,楚医生那可是本家祖传的医术,虽然不知道这位小兄弟曾在哪里高就,但想来不会比楚家老号更高了。

话语虽然客气,但潜意思却还是有贬低周睿的意思。

唐玉刚微微有些犹豫,楚家老号的人可不常出京都,而且就算去了京都,想找他们看病也不容易。他在青州算是有点地位,可去了那,也是普通人一个。去年带吕雏凤去过一次,结果等了三天,连号都挂不上。

就在这时,一声大笑从后台传出,紧接着,一名身材修长,干净利索的男子从中走出,朝着唐玉刚大步而来:丁医生客气了,我的医术在京都也只是末流,不过比这位小兄弟,应该还是要强些的,毕竟多吃了两年饭嘛。唐局长,不如给个面子,让我为你诊治一番?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京都老号的本家子弟,楚国鑫。

其实楚国鑫早就到后台了,虽然他是京都老号的本家,但遇到这样的事,不方便第一时间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