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上他吃我奶好爽_给男友口 突然深喉

宝马X7在环城高速上匀速前进,赵天林一路心事重重,时而双目发亮,时而紧蹙眉头。 常年跟随赵天林左右的关灵芝比谁都熟悉他的脾气,除非有解决不了的麻烦,否则他绝不会皱眉头。 https://www.lvdaogroup.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156.jpg 事实上赵天林至少有十年没皱过眉头了,自从十年前在新城稳住脚跟后,这一亩三分地内就从来没有赵家解决不了的麻烦。 那他到底在烦什么?关灵芝不敢问,只能猜测可能和刚才那年轻人有关。 当男人在思考问题的时候,女人最好把嘴巴闭上。 这道理没人比关灵芝更通透,若连这点道行都没有,她绝不可能以“外来人”的身份在赵家混得风生水起权倾四野。 甚至在赵氏集团关灵芝的分量并不比当家赵常刚低。 突然赵天林开了口:“我思来想去,这件事情还是由你亲自去办比较稳妥,不过你可能要受点委屈。” 关灵芝一怔,近年赵氏集团人才辈出,长江后浪推前浪,需要自己亲自出马甚至让赵天林如此重视的必然事关重大。 “什么委屈不委屈的,义父交代的事,灵芝向来赴汤蹈火,只管吩咐就是。” 赵天林沉吟了老半天才接着道:“一会你就去打听一下那个年轻人住在什么地方,找机会跟他接触,千万不要发生冲突,无论他想要什么,全都给他,包括你这个人。最重要的是,把他带进我们家来。” 虽然已经猜到可能和这个人有关,但关灵芝还是大吃一惊,若说能耐,那家伙固然不简单,但能打架的人赵家多的是,至于为了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如此郑重其事吗? 更耐人寻味的是,“包括你这个人”啥意思?意思就是如果他想要你,你也得把肉体贡献给他! 多么荒唐,关灵芝还记得自己六岁的时候,第一次离开孤儿院进了赵家,就开始有前扑后继的不要脸角色前来提亲,要订个娃娃亲。 但无论对方身家背景如何通天,赵天林都婉拒了。等成年之后,类似的提亲更是滔滔不绝,赵天林还是一次都没答应。 而现在,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等于是把自己许配给了那个只打过一次照面的男人,关灵芝怎能不吃惊。 她什么都没有问,干脆地接下了这个锅,让司机靠边停下,又拨一通电话叫来了辆奥迪A8,开始调兵遣将搜寻某人的下落。 这也是关灵芝最大的好处,从来不过问原因,只报告结果。 日渐西沉。 黄昏的新城公园姹紫嫣红翠艳欲滴,湖面上几艘观光小船悠哉悠哉晃着,岸边一棵大树底下坐着两个完全不顾世俗眼光的大侠。 其中一位正是叶树青。 离开步行街后,叶树青一如既往地来了这个公园,也许因为这是他进城后第一个睡觉的地方,也许因为这里风景好,反正他喜欢这个地方。 至于为什么会跟一位大侠坐在一块,和那些不怎么友善的目光不无关系。 这位衣衫褴褛的流浪汉倒也不排斥他,甚至有他乡遇故知的错觉,两人就这么相安无事,井水不犯河水坐了半个小时,最后居然是大侠先打破沉默。 “看你还蛮干净的嘛,刚出来流浪?”大侠先是不经意地瞥了叶树青一眼,突然瞪大了眼睛,把他那张脸仔仔细细地瞧了好几遍,心想这个面相……真是不得了啊! 在对方打量自己的时候,叶树青也在打量他,他那身衣服好像刚刚从臭水沟里捞起来,乱蓬蓬的头发跟和了水泥一般,骨瘦如柴,满脸烂疮。 叶树青尴尬地笑了笑,但是不知该说什么。他在想,如果再赚不到钱,说不定就和这位仁兄一样了。 大侠收回看似不太善意的目光,有些心神起伏,那模样就像看见叶树青的鼻孔里长出了一朵花。 随后大侠不知从哪拿出一瓶矿泉水,一看就是游客没喝完随手扔掉并被路人踩过几脚那种,小心翼翼地抿了口,没再说话。 “你知道有什么办法能快点赚到钱吗?”叶树青忽然道。 “那还不简单,抢劫是最快的,如果你只是想解决吃饭的问题,随便在这挑个目标就能实现,要是想赚大钱,就去找银行!” “那不行,抢劫是犯法的,非君子所为。” “那就去要饭,只要放得下自尊,总能要到个饭钱的。” “更不行,堂堂七尺男儿怎能去要饭?这会给师傅蒙羞的。” “那就像我这样,捡垃圾吃嘛,总饿不死你。” 叶树青沉默了,他无比怀念在大山里的日子,至少不会挨饿。本来身上带的东西就不多,十几颗丹药都是留着关键时刻救命用的,绝对不能再浪费了。 但肚子也不能一直这么空着啊,该如何是好…… 忽然他看见不远处的草丛里好像有什么东西,顿时精神一振,箭步冲了过去。 几分钟后,叶树青志得意满回到大侠面前热情道:“我找到吃的了,我请你。” 大侠本来还奇怪他钻进草丛里找什么,抬头一看差点吓尿,这货居然提着三只老鼠,三只死老鼠…… 大侠一屁股蹦起来,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怒骂道:“你这个神经病,死老鼠都吃,疯子,变态……” 叶树青觉得很无辜,老鼠抓到的时候还是活的,只不过自己掐死了,总不能活吃吧?那多残忍。 于是附近的游客就看见一个触目惊心令人作呕的画面,那长发飘飘的少年,蹲在湖边徒手解剖了三只老鼠,去掉内脏,扒了皮,顺带洗了一把脸,分别扯下四个光溜溜血淋淋的小腿子,就要往嘴里送…… 突然耳畔边传来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你有多长时间没吃饭了?” 很少女人的声音和气质能完美地无缝融合,带叶树青下山的“漂亮姐姐”是一个,关灵芝是第二个。所以叶树青虽然只听过一次这个声音,就已经记住了对方的气质。 “你来替那个小屁孩报仇?”叶树青把老鼠肉放到地上,缓缓站起来,但还没站直,就保持住这个微微下蹲的姿势,提高了警惕。 这是他在山上养成的良好习惯,所以他才活到今天。 关灵芝站在湖边,双手抱前,亭亭玉立,夕阳把她身后的影子拉得老长,更彰显出她的魔鬼身材。因为她往这一站,周边的绣丽风景瞬间黯然失色。 看到叶树青刚才的举动时,关灵芝虽然表面上波澜不惊高冷依旧,但内心像打翻了五味瓶。在六岁之前,她在孤儿院里无亲无故,好歹还算有碗饭吃,那时她就觉得自己命苦。 可是和现在的叶树青一比,她发现自己的童年实在是幸福极了。 “你不用紧张,我不是来找你打架的,我只想请你吃一顿饭。”关灵芝不冷不热道。 “请我吃饭?为什么?”叶树青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天上真的会掉馅饼? “当然没有免费的午餐,我请你吃饭,你跟我去一个地方,非常简单。”关灵芝道。 “那你走吧,我不会跟你去任何地方。”叶树青当机立断。 关灵芝的面子一下就挂不住了,往日都是一些狂蜂浪蝶想方设法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这个傻子倒好,主动请他吃饭不说,让他跟自己去个地方都不行。 她脸色变了变,勉为其难放低了架子道:“其实是这样,我们赵总想结识您,特派我过来请您到府上一聚。” 见对方态度诚恳,叶树青暗暗松了口气,只因他实在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对付这个深藏不露的女人。 “不去,我不想跟你们做朋友。”叶树青依旧坚决。 关灵芝这一生中受到的打击加起来也没有今天多,好在她常年耳濡目染赵天林的挖墙脚手段,威逼利诱灌迷汤之类的都是拿手活,一番思量后便有了主意,道:“你不远千里来到这,应该不止是为了抓几只老鼠吃饱肚子,然后无所事事浪迹天涯吧?” 叶树青刚要忍不住把老鼠肉放进嘴里,一听又怔住了,忖道:“对呀,我是出来找师傅的,他生死未卜,偏偏我又无计可施……” 看他反应,关灵芝又顺势加以利诱:“不论你来到这有什么目的,空凭一身本领也是办不到的,这个城市和你以往所处的世界不一样,单打独斗绝对活不下去,多结识几个朋友,肯定百利无一害。再说了,凭你的本事,难道还怕我拐了你不成?” 叶树青一听果然有道理,这话和“漂亮姐姐”说的似乎差不多。 他横竖打量几遍关灵芝,好像也没那么讨厌,终于扔掉了老鼠腿,站直腰竿道:“那你能帮我找到工作吗?我现在需要钱。” 关灵芝笑了,自己的推测一点没错,他就算不是从原始森林过来的,也一定没跟现代社会接触过,但凡有点见识的人,就绝不会担心赵天林的朋友找不到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