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闺蜜夹得我真爽&被巨棒征服的江湖美妇_绝美老婆爱上我

我们俩才住了几天她就这么心疼我了,她跟胡汉升做了十年夫妻,就算现在闹离婚,只怕感情还是有的。

 

我洗过澡,一起吃饭的时候苏春儿一直在沉默,终于忍不住了,问我说:韩哥,姓胡的怎么样?你有打到他吗?他伤的重不重?

 

 

担心的事终于来了,我心里暗叹,答她说:我俩打了个平手,春儿,你不用担心,他应该有人照顾。

 

 

有人照顾,什么意思?

 

 

我说:你刚刚不是问我那个女的为什么咬我吗?那是他的小秘,我跟他打架,他的小秘帮他......我都不愿继续往下说了,因为我知道苏春儿肯定能猜懂我的意思。

 

 

苏春儿沉默一会儿,神情自若往我碗里猛夹菜。

 

 

第二天,我破天荒的起很早,跟狗崽似的叼着根油条准备出门。

 

 

哎呦喂,太阳打西边出来啦,我们韩哥今儿出息了,这么早就去上班,这不是你的风格啊。

 

 

苏春儿穿着透视睡裙从洗手间出来,冲着我调侃。

 

 

早起的有虫吃,你没听说过吗?今天公司里事多,我得早点回去。我的大美人,你乖乖再睡会,我先走了,来个香吻。

 

 

我亲了苏春儿一下,没穿好鞋子就急急下了楼。

 

 

还以为我来得早了,谁知一进公司就见到刘曼丽已经在了。

 

 

反正我怎么样她都看我不顺眼,所以这么早见到我虽然意外,却还是板着张脸看我。

 

 

你瞅啥?刘曼丽,你是不是便秘呀?我怎么每次见到你都觉得你长的一张便秘脸?

 

 

你......刘曼丽被我气得浑身直哆嗦:你别得意,别以为你没迟到就一切安好,还有更刺激的等着你呢!哼!

 

 

我当然知道有什么在等着我,但我一点都不担心,照样转我的椅子,喝我的咖啡。

 

 

关宏叫我去他办公室,我去的时候还哼着上海滩的风情小夜曲。

 

 

见关宏黑着张脸,我才正色起来,干咳一声坐下,明知故问的说:你找我有事?

 

 

关宏一向拿我没办法,脸色也摆过给我看了,于是叹口气跟我说:韩潇啊韩潇,我昨天叫你去谈合作,你谈崩也就算了,你怎么还跟人打架?你是不是吃饱撑着了?想练手你找我啊!我听说他们胡总都住院了,你今天必须去给人家道歉,不然这单生意真黄了。

 

 

我愕然说:打都打了,道歉还有用吗?老板,这事其实不怪我,那胡总我认识,我们俩之前是朋友,因为发生了点矛盾,他硬要找我茬,我有什么办法?现在事情都发展成这样了,你觉得生意还能不黄吗?道歉是没用的,我了解他,他不会原谅我的。而且我也不可能向他道歉,因为我没做错。再说了,他也不是没还手,你看,我门牙都让他打掉两颗了。

 

 

我张着嘴给关宏展示。

 

 

关宏看着我没了两颗门牙的地方一愣,差点没忍住笑出来,好不容易忍下,跟我摆道理说:老韩啊,不是我说你,你就是太冲动了。咱们打开门做生意,要以和为贵。忍一时风静浪平,退一步海阔天空,这点浅显的职场道理你都不懂吗?现在我不管你们谁对谁错,反正这件事你必须给我摆平。瀚森我可以不在乎,但启鸣是大公司,如果我们能拿下这个策划,对我们公司以后的发展很有帮助,你给我记住这一点。

 

 

我现在总算是明白过来了,为什么当初关宏死乞白赖的就是要给瀚森帮忙,原来他是想代表瀚森到启鸣那边主导会场混个脸熟,想为以后跳过瀚森拿下启鸣的广告代理铺路。

 

 

也不知道瀚森是怎么做到的,他们公司都没什么策划高手,却硬是啃下了启鸣这根硬骨头。

 

 

想来他们以前的老板在那边应该是有人脉,要不然凭他们的实力,是不可能在启鸣这样的大公司抢到单的。

 

 

我犹豫着说:只怕道歉真没用。那胡汉升什么脾气我再了解不过了。

 

 

关宏也头疼:我就不明白了,你俩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以前还是朋友呢,怎么现在见了面就咬?

 

 

我不想跟关宏解释,只好咬牙说:行,我答应你去道歉,这个案子我无论如何都会想办法搞定的,你就放心吧。

 

 

关宏得到我的表态,终于转怒为安,拍着我的肩膀说:老韩,你一直是个干练的老将,我信你,我也相信这回你肯定不会掉链子。

 

 

我回到办公位坐下,心里其实挺丧气的。

 

 

让我跟胡汉升道歉,这太为难我了。主要是我不想放弃苏春儿,如果胡汉升跟我提出交换苏春儿,那我可万万办不到。

 

 

我什么案子没接过,可这启鸣策划案一时之间竟成了让我头疼的难题。我叼着根烟,两眼无神地在公司里转来转去。

 

 

小诗拎着中午定的外卖回来,我看着她一扭一扭的小臀,顿时眼睛一亮,跟她说道:小诗,你过来。

 

 

小诗听见我叫,外卖一放下就兴冲冲地过来了,在我面前一蹦站住,可爱地笑着说:师傅,我来了,有何吩咐?

 

 

我深吸口气:小诗,哥想请你帮个忙,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帮忙?好啊,有事您尽管说,小诗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只要不是杀人放火就成。

 

 

摆手示意她过来,我凑近她的耳朵如此这般的说着,从办公室外看就像是一对偷欢的男女。

 

 

小诗听完,小嘴微张,竖起大拇指:师傅,真有你的,这事你都敢想。

 

 

我还以为成了,笑容刚上脸就被她打断了,她说:师傅,不是我不肯帮你,主要是我牺牲太大了,好处却才那么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