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暴强迫np书包 公交车纯肉短篇小说张正树李大柱

安雅雅若无其事的看着下面几个学生吵闹,这种事多了去了,毕竟学校人多眼杂,各种不对路数的事情很多,即便她想管,也很费神,更何况,李建这样的江湖骗子,她就更不愿意多费口舌了。 等几人安静下来,安雅雅才轻轻咳嗽了声,面无表情道:“那既然这样,李建的考试就和下次学校的月考安排在一起。” https://www.lvdaogroup.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158.jpg 她远远眯眼看着李建,问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李建无所谓道:“考试就考试呗...” 周围不少同学噗嗤暗笑,俗话说,初生的牛不不怕虎,盛林可是班上的学霸级人物,除了雪菲菲那变态女,上次月考班级第二的周慧都不敢稳说自己压制盛林。 而大家怎么看李建,都只是一个穿着古怪,其貌不扬的土狍子,要想在学习方面打败盛林,无疑是痴人说梦。 潘琴煞是好笑的看着李建,满脸不屑之色,她一直爱慕盛林,更是和他同排坐了一个多月,至于周玄,只是班上让她厌恶的一个存在之一。 盛林转身看了一眼潘琴,脸上露出微微笑容,这一笑,差点让潘琴魂儿都飘起来,她抿着嘴,看着李建眼神挑衅,那模样,像是在说,看啥,土狍子,你哪有我家盛林帅气? 潘琴一副高姿态,不把周玄和李建二人放在眼里,她屁股一扭,直接坐到位子上,扯了扯盛林的衣袖,示意他坐下来。 李建在周玄边上找了个位置坐下,之前回答周玄问题的眼睛男生眼泪双流,抓着李建的手叹气道:“咱们差生帮终于多了一个兄弟了...” “差生帮?” 李建眼皮跳了跳,他可是天才,十岁就学完了大学课程,回到这高中纯属无奈之举,要不是想看看自己老婆,在外面混出个人模狗样,他才懒得和这群学生厮混呢。 “对呀,我们差生帮已经好久没有补充新鲜血液了,我说了,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小弟。”周玄哈哈大笑,似乎没将之前潘琴以及盛林的话放在心上。 李建摇了摇头,“周玄是吧,不要搞错了,我可不是差生。” 周玄笑容蓦然顿住,有些尴尬,他摸了摸鼻子,拍着李建肩膀咳嗽道:“没关系,咱们上下一心,和那群尖子生抗争到底。” 李建的心思却不在这儿,他在教室四周看了一圈儿,大多数明亮的眼眸子都好笑的看着他,被他的短裤衬衫装扮给吸引,隐约传来窃窃私语,似乎正在嘲讽。 “不是说雪菲菲在三班吗?我怎么没看到他?”李建疑惑,其实他进门就在找照片上那张清秀的面孔,但来回找了几圈,却仍旧没看到雪菲菲的身影。 周玄吃这一块奥利奥,牙齿露出一截黑色,不以为然道:“雪大美女可是大忙人,在学校时间寥寥无几。” 李建点了点头,雪姨也和他交代过,菲菲平时深居简出,虽然在这里读书,但最近似乎在参加什么活动,至于内容,作为雪菲菲的姨母,她也管不着。 安远一中建在安远泰安湖畔,学校占地面积不亚于一所私立大学,下课铃响,早自习之后,周玄带着李建到湖边一家粥店,信誓旦旦的说:“大哥今天请你吃饭。” 李建无奈,摸了摸短裤皱巴巴的口袋,肚子一阵打滚,他想起汪晓璃,那女孩儿清晨分了她和弟弟那点米粥给她吃,想必现在也饿了吧。 学校湖边连着校外,小湖边环境优雅,湖侧一畔贴着大理石地板,十几家门店形成一条小街,林记粥铺在小街上开了有十多年,小有名气。 李建刚被周玄这胖子拖着进了门,迎面而来一个匆忙而疲惫的身影让他身体一震。 “晓璃,你怎么在这里?” 李建惊讶的看着正穿着服务员工装忙成一团的汪晓璃,后者轻轻拂起自己的鬓角挽到耳后,抬头看着李建惊喜道:“你怎么也来了?” 汪晓璃有些不好意思,这才刚刚分开没多久,便又碰上了李建。 她耳根一红,店铺内人声鼎沸,有人叫到她的名字,汪晓璃苦笑着说:“你们先找个地方做吧,有什么事晚上再说,我太忙了。” 周玄瞪大了眼睛看着李建,古怪道:“哎哟卧槽,建兄你真是深藏不露啊,你知不知道,他可是吉大佬内定的女人,这你也敢碰?”他做出一副吃惊的表情,嘴简直能塞进两个鹅蛋。 “吉大佬?你说的是杨吉?”李建问道。 “原来你知道,我还以为你刚来啥都不知道呢。” 周玄点了两份皮蛋瘦肉粥,又叫了两份炸鸡排,继续说着:“吉大佬是咱们学校有名的校霸三巨头之一,他爹可不得了,是咱们市有名的房地产商,手底下民工好几百号人,这家伙家里很有钱,不过最近闹得沸沸扬扬,据说杨吉看上了汪晓璃,每天早上都会过来堵人,其实我每天过来,不仅吃吃饭,还看看热闹...” “你也认识汪晓璃?”李建惊讶。安远一中一届学生有十六七个班,每班六七十人,没想到周玄这胖子居然还认识汪晓璃。 “可不是么,汪晓璃可是咱们学校和雪菲菲一个级别的美女,而且学习成绩也是出奇的好,她成绩一直是学校前五!”周玄远远看着汪晓璃,那女孩儿时不时回过头看一眼李建,弄得他以为看着自己,脸上露出高兴的神色。 他低声道:“不过汪晓璃和雪菲菲可不能比,一个是天之骄女,将来必定继承庞大的家业,一个只是一个枝头上的麻雀,哪怕再优秀,在恶势力面前,也是可惜喽...” 周玄便说着边摇头,另外一个兼职服务员刚将他们的食物放在桌上,周玄透过窗外,突然仰起头指着窗外:“来了来了,你看,那就是杨吉。” 李建他目光看看转过去,看到小湖边的大理石道上,一个穿着小西装,牛仔裤,脚上套着哈雷戴维森皮靴的少年,身后跟着四五个人,气势汹汹的朝着林记粥铺而来。 他心中一沉,店内正在忙的汪晓璃,脸上露出害怕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