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在床上双腿张开轮流插 玉势木马失禁跪爬摄影师

同一时间,光阳市第二人民医院妇产科。 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年轻医生正在看着电脑上一个网页。 https://www.lvdaogroup.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159.jpg 生辰:戊辰年丁巳月辛酉日丑时 属龙 火命 此乃聪明能干,老来财禄丰足之命 诗曰:一世荣华事事能,不须劳思自然宁,宗族欣然心皆好,家业丰亨自称心。 注解:此命多才多能,心机灵变,祖业飘零,离乡可成家计,父母兄弟少力,驳杂多端;为人重义轻财,救人无功,财禄易聚易散;早年诸事不顺,三十至四十岁建功立业,末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妻宫旺盛,有三子二女送终,寿元八十三,卒于冬月之中。 “唉……”年轻医生看罢,不由得叹息一声,摇摇头暗忖:“麻痹的,早年诸事不顺,批得还真准,哥从小到大的确没有顺过,年幼父母双亡,进了孤儿院,受尽欺凌,只是这三十至四十岁建功立业准不准呢?现在都二十六了,距离三十只有四年了啊;妻宫旺盛,有三子二女送终,嗯,这一条不错,俺的老婆看来还挺能生,只是结婚两年了,这娘们就是不愿意生孩子怎么破?……三子二女五个孩子,靠啊,超生四个,哥还不得被罚死,工作还要不要了……寿元八十三,卒于冬月之中……呃,能活到八十三岁也该死了,再勉强活下去也是活受罪!” “杨逸凡,下班了,还发什么愣?” 一声清脆的嗓音传来,杨逸凡看到是护士陈晓玲,急忙关闭网页,笑道:“好,马上。” 陈晓玲笑道:“又要赶回去买菜做饭吧,啧啧啧,真是个好老公,你老婆好有福气啊,我都快羡慕死了。” 杨逸凡苦笑道:“这有什么好羡慕的,她都不会做饭我有啥办法,你要是真的羡慕,那就赶紧找一个会做饭的男人把自己嫁出去,这样就能享福了,嘿嘿。” 陈晓玲叹道:“唉,问题是找不到好男人啊,好男人都名草有主了,哪轮得到我,要不……要不你离婚我嫁给你行不,嘻嘻。” 杨逸凡十分鄙视,斥道:“去,就知道拿我开玩笑,没个正行。” 陈晓玲一脸的苦逼相:“你看你看,人家暗恋你这么久居然一点都不感动,唉,不说了,我去找个会做饭的男友要紧,拜拜。” “拜拜”,杨逸凡摇头苦笑,忍不住感叹道:“唉,现在的女人怎么个个都不会做饭啊,实在无语。”他一边念叨一边站起来正想把灯关掉,门口又传来一个女性的声音,听语气还挺着急:“杨医生,你来一下我的办公室。” 杨逸凡扭头一看,急忙说:“好的主任,我马上来。” 卢巧珍,市第二人民医院妇产科主任,一个严肃、认真的妇产科专家。 “主任,啥事?” 看到卢巧珍满脸严肃,杨逸凡心里暗暗打鼓,不好的感觉升起,说话也陪着小心。 卢巧珍将一份病历扔到杨逸凡的面前,问道:“这个产妇的剖腹产手术是你做的吧?” 杨逸凡拿起病历看了一会,抬起头说道:“是的,母子平安,不是早就出院了吗,怎么啦?” 卢巧珍说道:“是出院了,但是产妇现在又住院了!” “怎么啦?”杨逸凡预感到出问题了,赶紧问道:“到底出什么事了?” 卢巧珍将另一份病历递过来说道:“怎么啦,她回去以后时常感到下腹部疼痛,开始以为是刀口发炎,但是又没有看到红肿发炎的迹象,前两天忍不住来医院检查,拍片后发现竟然在她的腹部有一块药棉!” “不会吧?”杨逸凡简直难以置信,他仔细回想了一下,然后说:“我敢保证当时清理干净了的,不可能遗留药棉在里面。” 卢巧珍斥道:“你少给我推卸责任,这块药棉是我亲自做手术从产妇肚子里拿出来的,你还在狡辩!” 杨逸凡看着卢巧珍,心不断的往下沉,完了。 做一般的手术,规则是这样的,医生做完手术后就出去了,缝合刀口的工作都是由助手来完成的,那块药棉忘记拿出来,虽然说助手和护士有责任,可最大的责任还是主刀医生。 杨逸凡百口难辩,叹口气问道:“那领导打算怎么处置这件事?” 卢巧珍说道:“先停职检查,至于什么时候恢复工作听候通知。” 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杨逸凡只好选择接受现实。 现在已经是冬至节气,再过几天就是小寒了,天黑得早,杨逸凡下楼出来已是华灯初上。 杨逸凡看着夜空发呆了一阵,叹了一口气,突然想起什么,拿出手机拨打出去,脸上露出甜蜜的笑容,声音也非常温柔:“老婆,你下班没有?” 一个温柔的女声传来:“还没有,我今晚得加班,真是讨厌死了。” 杨逸凡心疼了:“哦,又要加班啊,加到几点,我做好饭等你回来。” 感情梁小梅加班不是一次两次了,也难怪杨逸凡心疼。 “起码得加到十点过,你不用等我吃饭了,我去吃个快餐就行。” “哦,那好吧,你下班给我电话,我去接你。” “老公真好,亲一个!” 杨逸凡骑着电动车飞奔,凛冽的寒风就像一把刀子,刮得脸部生疼。为了尽快赶回去给老婆做饭,虽然冷得难受,但是他的速度丝毫未减。 杨逸凡把车开得飞快,却完全不知道大祸即将临头! 再说那个络腮胡,他开着摩托车出来后,怀中的小木人再次睁开了双眼,这次更诡异的是它的双眼竟然发出一抹红光,向着人行道上的行人和马路上行驶的车辆不断扫描。 当扫到对面马路从远处逐渐靠近的杨逸凡脸上时,红光突然大盛,络腮胡的神情一呆,然后猛然将油门扭到最大,摩托车怒吼着飞快地往前冲,而络腮胡对这一切好像浑然未觉,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杨逸凡正开着电动车跑着,络腮胡的摩托车风驰电掣般从对面直冲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