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霸爱:诱人娇妻惹不得——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第5章 和老子玩欲擒故纵是吗?

邵励城蓦地停住了脚步,嘴角抿住了过滤嘴,眯起眼睛,目光玩味地将人从头扫到脚。

这个女人浑身的气质与昨天全然不同。

如果说昨天在他怀里的女人是一只乖巧的小绵羊,今天的她,眼里的光狡黠幽深,轻盈的腰肢扭动间有意带出欲说还休的万千风情,更像是一只打着什么精算盘的大狐狸。

邵励城心头热了起来,双眼紧紧盯住了叶思清,整副健硕的身躯矗立在道路中央,如同一座大山般,恰好挡在路中央,等着叶思清乖乖地走到他的跟前。

叶思清也确实走到了他的面前,视线也与他相遇了,却又在下一秒轻描淡写地从他的身上掠过,脚步同时微转,毫不停顿地从他身旁走了过去。

邵励城听着越行越远的脚步声,眉头猛地一皱,取下嘴里的烟,转过身,冲着就要走到隔壁芳华厅的女人,沉喝道,丫头,站住!

叶思清前进的脚步十分流畅,即便听见了有人在喊话,也没有停下。

邵励城再向前迈了一大步,扬了声再喊,叶、思、清!

这一声喊出,走路带风,像是在急着赶去什么地方的叶思清终于停住了脚步,回转过身,朝着声音来源看去。

邵励城嘴角弧度往上稍提了些许,沉声开口,丫头,是我。

叶思清怔了怔,随即露出了礼貌的笑容,这位……大叔,你好,请问,我们认识吗?

邵励城虎眉霎时一沉,扔了手中的烟,皮靴一把踏上去,碾碎了烟头,戾着声冷笑道,怎么着,和老子玩欲擒故纵是吗?

叶思清满腹疑惑不解,根本没将面前的男人和昨晚睡了她的那位邵总联想到一起。

邵励城不常参加他们这些所谓名流聚集的宴会,但在观市的名头又太响。

叶思清还没有机会见过他的面,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脑补的也就是平时在欢乐场里见过的那些身材走形,眼带淫邪,满肚子油水的中年大叔的模样。

又哪里会想到如今出现在她眼前的这个肌肉饱满,身材高大,气势凶悍,五官深邃如刀斧镌刻出来的男人就是昨天睡了她不止一次的邵励城。

叶思清思索半天也没想明白喊住她的这个男人的准确身份,随后不明所以地蹙起了眉心,而她正站在芳华厅门外,里面的宴会似乎进行至,全场骤然欢呼哄闹。

看样子是霍家铭的父母已经开始宣布儿子订婚的消息。

被突然半路杀出来的男人耽搁了最好的时机,叶思清恼怒地剜了邵励城一眼,直接将人无视,急忙又转过身,朝芳华厅的厅门快步走去。

叶思清的手刚按上门板,正准备用力推开,忽然,她的肩膀被一双铁掌扣住,整个人被拽离了厅门,按在了芳华厅的外墙边上。

沉重的吭声从叶思清头顶砸下,紧接着一双弧线锋利,充斥野性的薄唇用力地覆住了她的红唇。

叶思清蓦然睁大了双眼,瞪着近在咫尺的刚硬面容,准备怒叱出声,但她一张唇,就被邵励城误认作邀请的信号,立即横冲直入,逐渐加大了掠夺的力道。

QQ截图20180707160622.jpg

第6章 丫头,你还是这么香

叶思清被邵励城死死地摁在墙面上,邵励城尽情地蹂躏着那双勾得他心痒难耐的香唇,强硬地逼着叶思清与他厮缠共舞。

叶思清实打实的接吻经验本就少得可怜,更没试过这样霸道又缠绵的法式热吻,逐渐被吻得失去了理智,放弃了最开始的挣扎,浑身不禁发烫轻颤起来。

这时,芳华厅的大门忽然从里面被人拉开。

两道急促的脚步声一前一后从厅内奔出。

家铭哥,你等等我!落在后面的费莉终于成功揪着了霍家铭的手臂,将人拉住,伤心地问,家铭哥,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你就这么不愿意和我订婚吗?你就真的这么讨厌我吗?

我不是讨厌你,是我不喜欢你。霍家铭耐着脾气解释道,小莉,不是两情相悦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你明白吗?我心里的那个人不是你,所以抱歉,我真的不能答应和你订婚,我为我父母草率的决定,向你道歉。

我不要道歉,我只要家铭哥你!费莉固执地说,不肯放手。

小莉,别胡闹了。我说过的,我只把你当作妹妹,我对你没有那种感觉。霍家铭扯开费莉的手,坚定地边说边继续往外走,我喜欢的人一直是小清……

霍家铭走出宴会厅,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给约好了今天答应过会来他的生日宴会,却直到现在还没出现的叶思清打电话。

突然,熟悉的铃声在他左边不远的地方响起。

霍家铭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转头朝铃声响起的位置看去,却在看见靠墙拥吻的那一对男女时,全身僵住。

小清——

霍家铭一声梗在喉中,满面难以置信,眼底浮现痛苦之色。

追上来看见这副场景的费莉也是一愣,然后连忙指着叶思清,骂道,家铭哥,你看!我就说了她不是什么自爱的人,对你的生日也不在意。你看她,不就是在和别的男人亲热吗?还故意跑到你的生日宴会举办的地方,她的心里根本没有你,只有我对你是真心的……

够了,别说了!霍家铭忿然道。

邵励城快把叶思清吻得透不过气了,此刻又听见吵闹声,被吵得心烦,顿时掀开了眼皮,也往后退开一些距离,让叶思清得以喘息一会儿,但也不管身旁是否有人在看,仍然眷恋不舍地用滚烫的唇舌啄着叶思清的脖子,大手在叶思清的身体上游移抚弄着,嘶哑着声道,丫头,你还是这么香,真香,好像是一种奶香,怎么做到的?嗯?

你、你是……叶思清轻喘着,话声断断续续,半天都没有说出完整的话。

她的身体虽然发软,但理智已经逐渐恢复,被邵励城触碰过后,她切实地记起了那种感觉,和昨天被侵占的滋味。

邵励城觑着叶思清泛红柔软的绝色面容,胸口里炸开的火直往身下涌去,气息瞬间沉了,右手一抬,捏捧住叶思清的下巴,哑着嗓问,想要吗?他一边问,另一只手竟然当场就开始解起了自己身上那件黑色衬衫的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