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两个男人玩3p好爽_总裁把她抱到办公桌上

邵和平听到这话,虽然还没有一颗心稳稳当当,可也放松了一点,对张文定感激不尽。 这一天,车钥匙照样还是在张文定身上,覃浩波并没有收走车钥匙,但是徐莹也没有坐张文定的车。 可能,徐莹也不想让别人发现什么吧。 https://www.lvdaogroup.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162.jpg 张文定也不会硬是要把钥匙给覃浩波,当天晚上,只能把车开回了自己家里。 躺在床上,张文定又开始担心起来,担心自己要坐牢,却又觉得徐莹出于爱面子考虑应该不会把这件事情闹大,自己不用坐牢,最多只是以后的工作中处处穿小鞋而已。 想着想着,他又考虑要不要跑路…… 胡思乱想中,他睡着了,这一觉只睡得窗外阳光灿烂才醒来。在床上翻了两个身,看了看手表,居然八点半了。 正想着要不要起床的时候,门口传来开锁声,随后母亲的声音跟着就喊了起来:“文定啊,你还没去上班?” 他边回答边穿衣服,心里挺纳闷的,爸妈晨练买菜回来了,可是他们怎么知道自己还没去上班呢?走到客厅,父亲又说话了:“快点刷牙洗脸上班去,楼下的车是单位的吧?不要耽搁了领导用车!” 张文定这才明白,原来是他们看到车了。 他们一家人是从农村搬进城的,张文定的父亲做菜有几分手艺,特别是狗肉做得好,后来跟舅舅借了些本钱到城里开狗肉店,慢慢赚了些钱,成了小富之家,在城里买了块地自己建的房子,昨天晚上他车开回来后就停在自家院子里。 洗漱完毕,张文定连早饭都没吃便下楼而去,将车开到大路上后便靠边停下,闭眼冥思了一会儿,觉得徐莹应该没有报警,要不然的话,今天早上警察早就冲进家里来将自己带走了。看来,应该是没事了。 八点钟就上班了,现在都已经快九点了,呃,没事了,没事了! 妈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还是照常上班去吧。 到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大楼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九点一刻。 张文定停好车,刚准备到自己办公室点一下卯然后就去覃浩波办公室送车钥匙,却不料居然在自己办公室里遇见了覃浩波。 “局长。”张文定笑着叫了声,伸手往裤兜里掏钥匙。 “怎么这时候才来?”覃浩波阴沉着脸,冷冷地问了一句。 “今天早上肚子不舒服,看医生去了。”张文定赔着笑解释了一句,心想上班迟到多大个事儿啊,管委会里面谁没迟过到? “看医生你不知道请假啊?”覃浩波猛然间发火了,训斥道,“我们是政府部门,拿着工资是要做事的,不是叫你迟到早退的!你是公务员,是党员,有事要请假你不知道?都像你这么自由散漫目无领导,工作还干不干了?” 张文定懵了,不明白就这么点小事覃浩波怎么就发了这么大的火,愣在那儿想解释可却找不到话。迟到这事儿确实是小事,可领导要抓着不放,再小的事情也能够给你上纲上线! “钥匙给我,自己好好反省反省!”覃浩波冷哼一声,手一伸接过车钥匙,大步走出了办公室。 张文定闷着一肚子气坐到自己的座位上,看了看同事老于,却见他脸上似笑非笑,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心情更加郁闷,也没跟他说话,又把目光转向另一名同事吴姐。 吴姐一脸紧张地往门口看了看,这才转过头轻声说:“小张,你今天运气真差。覃局长早上找你就找不到,打电话你关机,还被徐主任训了一通,就在我们办公室!真是没想到,徐主任一大早居然会到我们办公室来。”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有些明白了,摸出手机看了看,还真关机了,开了机一看,电量低,等两分钟肯定又会自动关机了。 他暗叹一声倒霉,心想今天这事儿可能不怪覃浩波,根子还在自己身上,覃浩波一大早被徐莹训了一顿,多半是遭受了池鱼之殃。 想到这个,他隐隐担心。唉,也不知道徐莹以后会给自己什么苦头吃,覃局长如果知道前天派个司机给老板开车,司机和老板酒后出事了,会不会跳楼的心都有? 覃浩波不知道张文定和徐莹之间的事情,可他这时候真的跳楼的心都有了。刚训完张文定,他就被徐莹叫去了主任办公室,看着办公室里坐在徐莹对面沙发上的人,不用徐莹说就知道有什么麻烦了。 徐莹办公室的客人是开发区内一家企业的老总,当初引进这家企业的时候,其实并不是开发区这边引进的,而是市招商局的功劳,再具体一点,是徐莹的功劳。这位老总虽然不是公司大老板,可也和徐莹接触过几次,现在徐莹来开发区当一把手了,他遇着事情了便直接找徐莹了。 其实事情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两个字:停电! 停电不是什么新鲜事,谁都遇到过,特别是夏天,那份不爽就别提了。 拉闸限电这个词谁都不喜欢,企业更是如此,不单单生活上不方便,还影响收入。以前几次拉闸限电,开发区内的企业跟管委会反映情况,管委会和区电力局协商过几次,但电力局的理由相当的正大光明,说用电高峰期都是分地段分时段限电的,省公司的规定,市财政局家属院里都停过几个晚上呢。 管委会还真拿区电力局没办法,在限电这个问题上,沟通几次无果,也就只能使用拖字诀,对企业敷衍了事。如此几次三番,企业认为开发区不肯出力,也认命了。可这次停电,这家企业因为当初是徐莹引进的缘故,不死心地想来再试试运气。 徐莹对这个情况也明白,她住在粮食局宿舍也遇到过多次停电,明知道自己出面也拿电力局没办法,自然不可能接这个活,但这家企业毕竟是自己引进来的,现在人家找上门来,不帮忙解决问题,面子上也要让人家好受些才是。 这事儿是属于办公室的事务,可偏偏分管办公室的副主任请假了,她便将办公室主任兼人力资源局局长覃浩波给叫了过来。 徐莹简单说了下情况,然后看着覃浩波道:“覃主任,就是这么个情况,你看,是不是跟电力局那边沟通一下?” 覃浩波一脸为难道:“徐主任,这个事情,很困难啊……” “有困难就克服嘛。”徐莹打断覃浩波的话,脸一板,张嘴就不客气了,“我知道有困难,没困难的话,王总也不会找我们是不是?做事情不要怕困难,办法总比困难多,遇到事情了不要总是找客观原因,要从主观上、从自身下功夫,积极调动主观能动性,为区内的企业做好服务工作,解决实际困难。这个事情,办公室要妥善处理好。” 覃浩波做了几年的办公室主任,领会上意的能力是不会差的,听到徐莹这批评的话就后悔不已,刚才领导就发话了,自己怎么就没有马上答应下来呢?说什么困难啊,让领导觉得在外人面前没面子了。 妈的,都是被张文定这小子给气昏了头了。 领导以商量的语气跟你说话,并不是要真和你商量,而是显示其大度,做下属的怎么能够打蛇随棍上呢?又挨训了吧?不过,她到底是个招商局的副职才调过来的,还没完全具备一把手的威严,训人都这么长一段话,还带着浓浓的副职的做派。 要是以前的管委会主任,肯定不会多话,只要从鼻子里简简单单地哼出一个声调上飘略带疑问的“嗯”字,那自己都得心惊肉跳。 “是,我马上跟电力局沟通。”覃浩波赶紧答话,可也没把话说满。 毕竟,这个破事儿,他知道自己真的无能为力,想在领导面前表现,也得量力而行,可不能把牛皮吹破了。 徐莹对覃浩波这很不干脆的回答极为不满,深深看了他一眼,淡淡然说道:“这个事情办公室有专人负责吗?要认真对待!” 听到这个话,覃浩波心里一突,明白了,搞了半天,原来她的重点是在这儿啊!张文定那小子倒血霉了!徐主任今天一大早打电话叫派车接她的时候就指名道姓地说不要派张文定,然后一大早在张文定所在的办公室把自己训了一通,现在遇着这种事情再说这个话,那就是暗示要让张文定去处理这个问题。 专人负责?这个专人就是张文定,也只能是张文定! 停电的事情,管委会那么多主任副主任们都跟电力局沟通不好,就凭他张文定能办好?哼哼,到时候,徐主任就会以他张文定办事不力借题发挥,有得张文定那小子好受的了。 张文定啊张文定,你小子到底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要让徐主任这么不遗余力地使阴招下绊子? 徐莹的心思确实就如覃浩波所猜想的那般,她要拿这事儿为难张文定,至于张文定把事情办砸了之后怎么处罚,她还没去考虑。 不过,作为管委会的一把手,还怕少了手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