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上架#《娇妻好甜,总裁花样宠》全本小说试读

第一章 你能不能别这么犯贱

许乔闻到了酒味,知道自己跟前的男人喝酒了。 她不要自尊,更不要什么廉耻之心?她只要沈墨寒不和自己离婚。 男人粗暴的将她从床上拽了起来,许乔,你能不能别这么犯贱? 她勾唇,笑得妩媚妖娆,这是她对着镜子笑了半小时的效果。 寒哥哥,我真的没怪你,在新婚夜丢下我去出差,别说三个月,就算是三年我都愿意等,但求你别一回来,就开这种,要跟我离婚的玩笑好吗? 她说话的声音好甜,只是,早已经红了眼眶。 男人静静的看着她。 抿了抿玫瑰红唇,她缓缓的继续说道。 我真的很好奇,寒哥哥你离开的这三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没关系,既然你说我不够热情,那我就证明给你看,我可以比任何女人都热情…… 许乔迅速伸手,勾住了沈墨寒的脖子。 她身上好烫,像着了火那般。 男人立马明白过来,却和她身上的火成为两个极端,冷漠得吓人。 但她没有选择后退,在她心里始终只有一个念头,她不要和沈墨寒离婚,绝不。 没有给男人说话的机会,她那娇滴滴的红唇,就覆在了男人的薄唇上,略显青涩。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恋爱六年,结婚三个月,如此的缘分,怎么能不白头偕老? 没有热烈的回吻,男人很用力的推开她,一个踉跄,她跌坐在了的上。 许乔,就你这样的飞机场,我看了真的很倒胃口,滚…… 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紧抿着唇,她甚至害怕,她的寒哥哥在下一秒钟,就会对着她吐口水,狠狠的唾弃她。 怎么会这样? 那个一直对其他人冷淡,唯独将她许乔捧在手心里,放在心尖上宠爱着的寒哥哥,不就是出了三个月差吗? 为什么一回来就要和她离婚?还这么粗鲁的待她? 仰起头,她让眼泪倒流了回去,趴在的上哭哭啼啼挽留不回她的婚姻,只会让沈墨寒更加讨厌她。 从地上起身,在沈墨寒步入洗手间之前,她也挤了进去。 许乔,你这是在逼我把你丢出去?男人极力控制住自己身上正燃烧着的熊熊烈火,一脸的狂躁。 寒哥哥,你之前说过,我是你所见过的所有女人里,身材最好的。 我之前眼瞎,现在正常了。 是吗?她勾唇一笑,手开始乱动。 男人握住了她的手,很用力,像是要把她的手捏碎那般。 寒哥哥,你该不会是不行吧?难怪你会同意我把第一次留到新婚夜?没关系,我们可以用别的方式来弥补……她疼得脸都青了,嘴角却还往上扬着。 许乔,你会后悔的。 寒哥哥,和你离婚我才会后悔。 话落,许乔做了这辈子最大胆的一件事,火与火相溶,最后一丝理智也崩塌了。

文学

第二章 许乔,你会后悔的 许乔,你会后悔的……男人重复了之前的话语,她疼得热泪盈眶。 整个人都散架了,她连下床都难。 太太,先生让你看一下这离婚协议书……佣人王姐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先生他还说,在楼下等你一起去民政局。 许乔没有接过离婚协议书,她看着窗外,阳光很暖,但她的心却很冷。 看着镜中的自己,完全没有一点从女孩蜕变为女人的喜悦,倒是昨晚留下的满身伤痕,在直白的告诉她,昨晚的沈墨寒有多粗鲁? 下了楼,看着坐在沙发上正忙碌着工作的男人,她的嘴角往上扬起。 寒哥哥,你吃饭了吗?没有的话,我去给你做。 沈墨寒要跟她离婚的理由,上不了床,下不了厨房。 王姐听了许乔的话语,一脸惊恐,因为王姐从来没见过自家太太下过厨房,当然,这是王姐她该尽的职责。 沈墨寒倒是很淡定的放下笔记本电脑,从沙发上起身,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现在去民政局还来得及。 扶着沙发,许乔笑着说道,寒哥哥,昨晚我们都那么疯狂了,你还要跟我离婚? 嗯,你是我睡过的女人中最差的一个,不跟你离婚,难道还留着过年?沈墨寒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是没有表情。 沈墨寒,你这个混蛋,我不信,你和别的女人睡过?双手紧握成了粉拳状,许乔正在极力的控制着自己,不咆哮起来。 这些话很私密,王姐将离婚协议书轻放在茶几上后,就悄悄的离开了大厅,躲到了厨房里忙活着。 好一会儿后,许乔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很是沙哑的开口,我不知道寒哥哥你是不是第一次,但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和你离婚。 沈墨寒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也会是最后一个,这辈子,她是注定要和沈墨寒死磕到底的,因为她从未想过要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男人后退了几步,拿起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面无表情的看着许乔,清冷的说道,许乔,我已经不爱你了,乖,把离婚协议书签了,我们以后还能是朋友。 我已经不爱你了,我已经不爱你了…… 这句话,不停的在许乔的耳边回荡着,而且这句话,沈墨寒是看着她的眼睛说出来的,那么的肆无忌惮。 宛若他们只是一晚上的情缘,只是床上的伙伴,没有多少感情?上齿紧咬着下唇,指甲已经嵌入了掌心里,但这些痛,和许乔心上的痛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明明,她和她的寒哥哥是从小一起长大,同住一个屋檐下,彼此最了解,十八岁生日时沈墨寒跟她的浪漫告白,恋爱六年,结婚三个月,怎么可能说不爱就不爱了呢? 她不仅红了眼眶,还有晶莹剔透的泪水,从眼角溢出,缓缓的滑过白皙的脸庞,她努力的开口,声音沙哑到让人心疼。 寒哥哥,我不信,我不信你不爱我了,有什么苦衷你说出来好不好?我陪你一起面对,不管多苦多难,我都不会跟你离婚的。她看着他的眼里,满是真挚,满是深情款款。 男人没有因为她的深情款款而动容,而是将手中的离婚协议书递向她,说话的语气更是那般的肯定,没有任何苦衷,只是,我真的不爱你了。 许乔不断的在心里告诉自己,沈墨寒一定是在骗她,怎么可能没有苦衷,怎么可能突然就不爱她了? 接过离婚协议书,她连看都没看一眼,就那么用力的撕了个粉碎。 许乔哭着说,沈墨寒,我真的不会和你离婚,不管你说什么做什么?我都不会和你离婚。 男人轻瞥了她一眼,没有丝毫的温存,离婚,对我,对你都好。 没有给许乔说话的机会,男人就迈出步伐,离开了许乔花了很多心思布置的家。 看着沈墨寒的背影,眼泪模糊了许乔的视线,她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沈墨寒出差三个月回来,就要跟她离婚?难道她和沈墨寒之间的感情,真的不堪一击? 太太,你还好吧?许久过后,是王姐关切的声音,将许乔从心碎中拉了出来。 她不好,非常的不好,可她能怎么办呢?一直哭到沈墨寒回来吗?不,那样只会让沈墨寒更加讨厌她,更加的想和她离婚。 接过王姐递来的纸巾,她将自己脸上的眼泪鼻涕擦干净后,抬起头,她在对着王姐笑,我挺好的,王姐,你今天休息,我来做饭打扫卫生。 她要证明给沈墨寒看,自己不仅可以在床上很热情,还能做得了一桌好菜。 王姐看着许乔,很是担忧,但最后她还是离开了别墅,将厨房让给了许乔,她很希望自家先生和太太的感情,能跟之前一样好。 许乔坐在沙发上,慢慢的将整杯热茶喝完后,才起身往楼上走去,她记得,沈墨寒的衣服在卧室的洗手间里,还没洗。 她想做个贤惠的好妻子,先帮沈墨寒把衣服洗了,然后再去市场买菜,等晚上沈墨寒回来,那她肯定就能做好一桌子菜等着他了。 沈墨寒的衣服都很贵,所以她选择手洗,经过一番千辛万苦,比如,差点把男人的衣服刷出个洞来,差点被肥皂骗摔倒…… 她总算是把衣服掠在了竹竿上。 看着在风中飘扬的衣服,她觉得很有成就感,随即,她便拿着钱包去市场买菜。 当然,她有先写好单子,明确自己需要买些什么?所以很快就把菜买好,人家说多少钱就多少钱,她丝毫没有讨价还价。 当许乔将那些菜和肉切好时,已经快下午五点了,她根据网上的菜谱,用砂锅炖着鸡汤,说是这样炖出来的汤会更好喝。 终于可以休息一会了,她往躺椅上一坐,看着夕阳,整个天空一片嫣红,真的好美,如果她的寒哥哥没有要和她离婚该多好? 想着想着,可能是太累了,她竟然在躺椅上睡着了。 突然一声巨响,许乔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