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劲别停好大好深 嗯啊老板好大用力哦

杨羽也是微微一笑,没有说话,看着碗里的米饭,突然没了胃口。 吃好饭,天就黑下来了。 农村的黑夜跟城市那是天壤之别。 城市天黑了,还会灯,灯火通明。而农村,黑了就是黑了,没有路灯,没有店铺。天黑的农村,完全就会被黑夜笼罩,也是漫长的黑夜。 https://www.lvdaogroup.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164.jpg 所以在这个漫长的黑夜里,总需要找点事情来做,比如嘿咻,所以农村孩子都比较多,都是因为天黑了实在没事情干了,要不就干? “晚上你先暂时睡二妹的房间,明天让姨夫去砍棵树,弄张床。”这是小姨给他安排的卧室,二妹去了隔壁村,晚上估计不会回来,正好留给杨羽临时睡觉。 杨羽在这里又没人认识,外面又是漆黑一片,没地方能去,本想找表姐三妹唠唠嗑,联络下感情,但是今天实在是走的太累了。 爱裸睡的杨羽便脱光了衣服,趴在床上,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杨羽朦朦胧胧,整个房间又是漆黑一片,隐隐约约得听见楼下些声音,然后上楼声,想必是谁去上厕所吧。又继续蒙头大睡, 过了会儿,杨羽迷糊感觉有人进了房,欣起自己的被子,爬进了床。 杨羽想竭力醒来,可怎么也醒不过来,就像鬼压床一样,只感觉那个气息紧靠在自己身上,突然杨羽听到大吼:啊! 房间的灯被打开了,杨羽也被尖叫声惊醒,睁眼一看,惊呆了,床上还躺着一个女人,那女人正一副见了鬼一样不可思议, “你是谁?怎么在我床上?!”那女人瞪着大眼,怒气冲冲:“你还不说,我喊非礼了!” “非礼?我哪有?”杨羽一脸无辜,明明是自己先睡这床上的,要喊非礼也是轮到他喊啊。 “还说没有?”那女孩指着杨羽的光溜溜的身子。 杨羽发现自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世上怎么可能跟女人论理呢?女人是最不认理的人。 “怎么回事?”小姨朦胧着眼睛,未睡醒的样子,也是被刚才的尖叫声吵醒,才来查看,一眼就看见了二女儿:“你不是不回来吗?怎么摸黑爬山回来?这多危险啊。” “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吗,妈,他是谁?怎么睡我床?”女孩指着杨羽,手不忘提着被单,以防掉落。 “哦,他是你表哥,来咱们村教书的,你今早走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 “表哥?”女孩一脸惊讶着看着杨羽。杨羽尴尬一笑,喊了声:“表妹!” “今晚你们就先挤一挤,就先这么睡吧,啊!”小姨说完就关了门,下了楼,回了自己的房。 “妈?妈?”女孩急忙喊,可小姨压根不理,这怎么办?真一起跟表哥睡? 二表妹雅熙一脸无奈的看着杨羽。 “看够了没?流氓,快转过头去啊,我要穿衣服!”雅熙一脸泼辣的骂到,转了身子,对着墙,也找了件短袖穿回去。 比起表姐的成熟,三表妹的乖巧,这二表妹可就泼辣太多了。 杨羽对着墙,二表妹的身体影子印在墙壁上。 “晚上不许碰到我!”表妹雅熙穿好了衣服,还是谨防着眼前的表哥,幸好就睡一晚。 “我要是碰了呢?”杨羽笑着故意气她。 “你敢?我非剥了你的皮。”雅熙瞪大着眼睛,磨着牙狠狠道:“说到做到,我管你是谁!”说完,一趟,钻到被窝就睡了。 杨羽熄了灯,也躺了下来,房间又马上一片漆黑。 过了一刻钟,只见雅熙还在翻来覆去。 “你在,我很别扭,睡不着!”雅熙辗转反侧,轻声说道。 “要不表哥抱你睡?”杨羽虽然才来这里不到半天,但是见到三个美丽至极的表姐表妹,早已动了侧隐之心! “去死那!不想活了?有点表哥的样子行不行?”雅熙哼了一声转过身去装着继续睡觉。 杨羽偷偷得把头凑了过去,嘴巴凑近到耳边,轻语道:“表妹刚才可真美!” 雅熙表妹一听,拿起枕头就往杨羽砸去。而在这里,突然后山传来一声非常古怪,非常恐,怖的声音,听得杨羽毛骨悚然:“表妹,这是什么声音?” “大惊小怪,是山鬼,天黑了不要去后山,要是碰到山鬼,就活不了了。”雅熙说道。 “山鬼?”杨羽重复着话,感觉很可笑,这世上哪有鬼,肯定是什么动物的吼叫吧。但那声音确实恐,怖至极,在这漆黑万物寂静的深夜农村,显得更外的恐怖。 杨羽还是吓得钻回了被窝,这毕竟是农村,有很多跟城市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有更多恐,怖的传说。 杨羽又朦朦胧胧的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被一阵尿意惊醒,外面还是漆黑。杨羽却不得不下床去尿尿,厕所在楼下,便轻声起了床,夸过表妹的身子。 朦朦胧胧的擦了擦眼,借着微弱的月光,往楼下走去。 出了侧院洗衣处一片杂草,杨羽也懒得再走,反正一个大男人,尿哪都无所谓,滋润下杂草也无妨。便掏出来,站着随风吹,就尿了起来。 月光微弱,杨羽也没睡醒,农村非常安静,无意一个侧头,往左边的邻居房屋看去,农村的邻居之间都不会砌什么围墙,完全相连敞开,平时也好来往。 可是杨羽这不看还好,这一看把杨羽的魂都吓出来了,只见隔壁后院的石板上正坐着一个老太婆。杨羽以为自己眼花,急忙擦了擦眼,定睛一看, 更加后悔了,这何止坐了一个老太婆,那老太婆还正睁着眼正一动不动的看着杨羽。 杨羽魂都吓没了,咽了口气,这三更半夜的,静静地坐这里,是人是鬼?而且还是个老太婆。杨羽心中念着,这世上没有鬼,没有鬼,便壮着胆子,走了两步问道:“奶奶怎么还不去睡觉啊?” 那老太婆面无表情,也没有回答,杨羽见没反应,心里更不安了,人老了耳朵会聋,莫非没听见?杨羽刚想回头走,只听见老奶奶自言自语:“等了七天了,终于等来个人,这是命。” 见老太婆说话,杨羽又停下了脚步,虽然不清楚她在说什么。 “年轻人,奶奶腿不太好,能扶我回屋吗?” 杨羽虽然不认识她,但自己也有爷爷奶奶,虽然他们都过世了,但打心里杨羽为自己没有尽太多的孝道而悔恨,老太婆的请求,自然没有多想,就跨步而去帮忙。 杨羽伸出右手去扶奶奶的身子,却感觉一股冰冷,心中好奇,这刚伸出左手,老奶奶一把将手放在杨羽的手上,顿时一股寒意袭来,直钻入身体,当即晕了过去。 农村的清晨非常清爽,当公鸡第三次鸣叫的时候,天就差不多亮了,农村的人就会纷纷起床,该上山的上山,该放牛的放牛,就算没事,也不会有人睡懒觉。 小姨天微亮就起来了,这刚开后门,就惊呆了,发现杨羽躺在后院的杂草里正睡得香! “这傻小子,怎么睡这里?难道昨晚被二妹给赶出来了?想想也是,这二女儿最泼辣,怎么肯跟一个男人睡?” 小姨如此一想,倒也不在惊讶,只能无奈摇头,心想这二女儿如此泼辣,以后可怎么嫁人哦。便过去拍拍杨羽的肩头,喊道:“小羽,醒醒,不要睡这里。” 杨羽正睡得香,突然被人给喊醒,睁开迷离的双眼,发现天已经大亮,再望望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杂草里,一脸惊讶:“我怎么睡在这?” “是不是昨晚二妹把你赶出来了?这丫头,我马上跟她说去,太不懂事了。你快起来,上楼睡去,小姨熬稀饭给你们喝。”小姨说道。 杨羽极力回想昨晚发生的事,脑袋虽然有点沉,但还是想起来了:“昨晚我扶隔壁的老奶奶回屋,突然就晕倒了,醒来就在这了。” “老奶奶?哪个老奶奶?”小姨一脸惊讶。 “就是隔壁的啊,她腿还不好使。”杨羽说着指着隔壁的房屋,但发现小姨的脸色苍白:“小姨怎么了?” “隔壁的老奶奶摔了一跤,腿断了,七天前刚刚过世,三天前已经出殡入土,你是不是看错了?”小姨嘴唇干裂,脸色极其难看,被杨羽也吓得不轻。 可比小姨的脸色更难看的还是杨羽,被小姨这么一说,杨羽才想起来,昨晚那老奶奶脸色苍白,坐在石板上时,两腿是笔直挂着,而扶着她时,她全身冰冷僵尸 而且整个人压在自己身上,完全站不住,再加上昨晚是头七,难道我昨晚真的遇鬼了?杨羽脸色更加难看了,冷汗滚滚而出,却故意装着镇定的样子,免得吓了小姨: “没,没,我看眼花了,只是一堆柴而已,呵呵!”杨羽显得很不自然。 “你吓死小姨了!”小姨才松了口气,虽说隔壁那老奶奶生平就异常古怪,但还不至于死了还来找麻烦吧。 今天是杨羽学校报告的日子,再加上刚才吓得不轻,哪里还睡得着,就顺便起床绕着农村的小路跑了一圈,跑步是杨羽一直的习惯,清晨的农村那是真心舒畅,空气清新,环境幽静,鸟语花香,绿草还带着露珠,晶莹剔透。 这羊肠小道一路跑来,不知道多少村妇抛来媚眼,有些眼睛都看直了,议论纷纷这是谁家的孩子,村里已经很久没出现如此健康阳光,俊俏又充满男人味的小伙子了。 这村妇本就爱八卦,这一传十,十传百,马上就整个小村的姑娘,少妇沸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