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无敌神婿】全文章节无敌神婿无删节

林清菡搀着张玄的臂膀,朝餐厅大门走去,她的容貌加上娇美的身段引来不少人频频侧目,倒是张玄的沙滩裤白背心让人嗤之以鼻,来这么高档的餐厅,就穿成这样?难道不觉得掉分么?

张玄可不在乎外人怎么看他,经历多了,很多事情就已经看淡了,推开餐厅那扇沉甸甸的大门,眼前展开的是一个风格奢华的巨大空间,天花板上华丽的水晶吊灯投下淡淡的光,使整个餐厅显得优雅而静谧。 柔和的萨克斯曲充溢着整个餐厅,如一股无形的烟雾在蔓延着,慢慢地占据人的心灵,使人再难感受到紧张和愤怒,爱丽花散发出阵阵幽香,不浓亦不妖,只是若有若无的改变着人复杂的心情,彬彬有礼的侍应生,安静的客人,不时的小声说笑,环境宁静而美好。 看着餐厅内的装修风格,张玄不由得点了点头,虽然没有将原汁原味的珐式风格全部展现出来,倒也有几分意境,看的出来这个餐厅的经营者是用心了。 两人的进门吸引了不少眼光,显然美女在哪里都是赏心悦目的,周围人看来的眼光直接将张玄忽略,全部放在了林清菡身上,这种情况林清菡早已习惯,没有一点局促,显得落落大方。 张玄放眼扫视一圈,很快就确定了目标,在整个餐厅最显眼的那张餐桌上,正有三男一女坐在那里,和餐厅里的其余人不同,那三男一女的目光正聚集在自己身上。 其中一男一女年纪颇大,看上去快要五十,男人一张国字脸上透漏着沧桑,这是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显然这个男人前半生的经历并不怎么顺当,再看女人,四十多岁的贵妇模样,脖子上挂着一条珍珠项链,保养的很好,有种徐娘半老的韵味在其中。 张玄看到,在这对中年男女的身边,还坐着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青年身穿身穿罗蒙花领衬衣,此时正挂着一脸阴险的笑容看着自己。 张玄知道,这个青年应该就是郑楚了,刚刚那中年男女,是郑楚的父母,郑开和王丛凤。 林清菡的父亲林建宇张玄是认识的,林建宇是一个看上去很和蔼的中年男人。 爸。林清菡搀着张玄的胳膊,来到桌前。 当林清菡叫完爸后,张玄也不客气的叫了一声。 来,坐!林建宇招呼了一声,小张啊,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郑叔和王阿姨,这是郑楚,你们年龄差不多大,以后该多亲近亲近。 算了,林叔,亲近就免了,都说近朱者赤,我可不想变成这么一副土包子模样。林建宇声音刚落,脸色阴狠的郑楚便出声。 郑楚的父母听到自己儿子这么说话,非但没有一点斥责,反而脸上还有些鼓励的神色。 清菡,听说你结婚了,这就是你的结婚对象?郑楚脸上尽是不屑,看样子你的眼光不怎么样嘛。 清菡,你这孩子也真是的,怎么说结婚就结婚了?王丛凤也开口,你说说你,结婚还找个这样的土包子,连我家小楚的一根脚指头都不如,赶紧离婚算了! 郑楚和王丛凤就这么毫无掩饰的开口,丝毫不在意张玄的感受。 我和谁结婚,好像不用几个外人在这指指点点吧?林清菡脸色不悦的开口。 外人?清菡,你怎么能觉得我们是外人呢?要说外人,在场也只有这一个外人才对吧。郑楚指着张玄,针对意味很浓。 林建宇坐在一旁,呵呵笑道:小辈的事,我们就不掺和了,先点菜吃饭。 对,点菜吃饭。郑楚的父亲郑开也说到。 郑楚自信的一笑,打了个响指,叫来服务生。 因为保持那种原汁原味珐式风情的缘故,这家珐式餐厅的侍应生也都是珐国人,在这里面,顾客与侍应生的交流都是采用的瑛文,菜单上也只有瑛文和珐文两种注解。 郑楚半靠在身后的座椅上,接过侍应生递来的菜单,又是轻佻的看了张玄一眼,随后用瑛文与珐文相结合的方式开始点菜。 对于珐文,大多人的认知度还是很低的,毕竟不如瑛文那般广泛,郑楚这种瑛文中又结合珐文的发音方法在不懂行的人看来好像很高端,但在张玄眼里,这明显在搞笑么! 这就好比是一个老外到了华夏,不怎么懂华夏语言,为了表达一件事情而手脚并用,不时说出一句蹩脚的话夏语那种感觉,偏偏这个老外还觉得自己表述的很清楚,一脸自信的模样。 对于郑楚这种表述方法,餐厅的侍应生显然已经见多了,一直微笑着面对,从对方蹩脚的珐文当中分辨对方到底想要点什么样的美食。 点餐的过程中,郑楚不时的看向张玄一眼,神色倨傲,郑楚的母亲王丛凤同样如此,好像在说,看看我儿子有多优秀,再看看这个穿的跟土包子一样的东西! 郑楚点完,将菜单递给张玄,好了,你想点什么就点吧,这顿饭不用你掏钱。 张玄看了眼郑楚手中的菜单,想到了林清菡刚刚对自己的交待,便摇了摇头道:还是让清菡给我点吧。 怎么?不认识珐文?没文化就不要舔着脸来这种高档地方了好么。郑楚不屑的笑了一声,将菜单朝林清菡递过去。 林清菡接过菜单,一只玉手不停的在菜单上翻看着,黛眉微皱,这间珐式餐厅虽然开了有一年多的时间,但她还是第一次来,上面许多珐文她根本就看不懂,虽然有瑛文的注解,但一些特殊的食材必须要以珐语发音才行。 这样的菜单,让林请菡一时间也有些发愁,不知该点些什么。 坐在林清菡对面的郑楚这时开口,清菡,你平时大多忙着工作,这间餐厅也没来过,不如让我来给你选吧。 说着,郑楚就伸手要拿过林清菡手中的菜单。 郑楚要真的把菜单拿过去为林清菡点菜了,那可以说就是在羞辱张玄,你老婆的菜,要别的男人帮忙点? 可当郑楚的手才伸到一半时,就见林清菡手上的菜单被另外一人接了过去,他看到,那个小瘪三竟然翻起了菜单,他凭什么?这是高档人来的地方,他这个贱民能进来都是荣耀了,还有脸在这翻菜单?一个入赘到林家的人,他有什么资格? 林清菡也是小脸有些吃惊的看着张玄,不过这脸上的吃惊一闪而逝,转而换成一副柔情,声音柔和的道:你要帮我点菜吗? 嗯。张玄点了点头,一手拿着菜单,一手轻轻翻着单页,他也不说话。 郑楚看着张玄这副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出声道:看不懂就不要装模作样,也别浪费大家的时间。 郑楚,你说话注意一点,我们看看菜单怎么了?林清菡虽然不知道张玄在干嘛,但最起码现在,她和张玄是一个战线的,总不能放任张玄被别人羞辱。 清菡,这里可是珐国餐厅,这个瘪三他能懂珐语?郑楚不屑道。 郑楚话音还没落,张玄的声音便响起,他一边用手指着菜单,一边用标准的华夏语对珐国侍应生说道: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侍应生虽然听不懂张玄说的什么,但张玄的动作还是让他能够明白的,点了点头,转身去准备餐点了。 郑楚还以为张玄能说出什么来呢,结果一看张玄这动作,立马大笑出来,下等人就是下等人啊,难道不知道珐国菜是很讲究仪式感的么?用手指着乱点一通,等等我看你怎么吃!别到时候像个猴子一样,点了一桌汤水,不知该怎么下口! 张玄切了一声,翻了翻白眼,谁说我不会点了,我刚刚点的是肥肝。 肥肝?他说肥肝?哈哈哈!张玄的话,让郑楚好像听到天大的笑话一样,用手拍着桌子,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我说土鳖,没吃过珐餐,就不要装逼,那叫鹅肝,懂吗? 郑楚,我们想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跟你有什么关系?林清菡在这时开口,虽然她也知道,张玄对鹅肝的称呼不对,可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为自己解围才这样的。 郑楚瞥了瞥嘴,清菡啊清菡,你就算招个上门老公,也该招点像样的吧?你看看,这是个什么玩意? 王丛凤脸上露出得意,有些人啊,总以为电视上看一点,书上看一点,自己也是上等人了,殊不知,瘪三就是瘪三! 林建宇出声打着圆场:年轻人嘛,想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他们说的那些网络用语,什么醉了,倒了的,我们不也是听不懂嘛,哈哈,不要多计较,不要多计较。 林叔,这可不是什么网络用语,而是一个人的文化底蕴,连鹅肝都不知道的人,我真的想不明白,他有什么脸进来这个珐国餐厅,让那些珐国侍应生听到,指不定要怎么笑话我们呢!郑楚双手抱胸,看着张玄,满脸的厌恶。 张玄一脸无所谓的坐在那里,等着侍应生上菜。 没一会儿,几份精美的鹅肝被侍应生端上,摆放在郑楚一家人身前,而张玄和林清菡身前,却什么都没有。 呦,我们的鹅肝都上来了,有些人的肥干呢?怎么还没上来?郑楚拿起刀叉,动作优雅的切下一小块鹅肝,放入口中,脸上露出一副享受的模样,珐国鹅肝,世界著名,肥而不腻,当真是绝美的享受啊,这家珐国餐厅还算正宗,和我当初在珐国吃到的几乎一模一样。 林清菡看着郑楚那副模样,脸色很不好看,当场就打算叫侍应生来,自己重新点一些,结果还没开口,就被张玄看了出来。 没事,我给你点好了。 你点的什么啊。林清菡小声的问着张玄,声音中带着焦急,你连鹅肝都不知道,刚刚简直就是瞎点! 林清菡虽然语气焦急,但脸上并没有什么责怪,因为她清楚,就是自己去点,估计也点不出来什么花样。 正在林清菡无比焦急,打算喊侍应生的时候,三盘精美的餐点摆放在了她的面前,其中,有一份鹅肝,一份法棍,还有一份佐杏。 水果?法棍?我说,你这种人,真是丢我们的脸!郑楚放下手中的刀叉,一脸气愤的盯着张玄,你知不知道,这要是在珐国,你这种不尊重美食仪式感的人,早就被撵出餐厅了!就算不懂珐餐,难道一点常识都没有么?水果那都是餐后才会点的! 呵呵,是么?郑楚话音才刚落,桌上便响起张玄的声音,他的声音中带着一种轻笑,笑声中尽是讽刺,刚刚有人告诉侍应生要鹅肝,实际上在珐语单词Foiegras当中,并没有鹅的意思,只是很多人会默认为鹅肝,但其实在珐国百分之九十五,用的是鸭肝,因为鸭肉的消耗本来就大于鹅。作为前菜,推荐佐杏abricot的搭配,然后将肥肝放在法棍上吃,这样的话不会感觉到腻,至于有些人,刚刚并没有要一些酸性的水果,吃起来口感会差很多。 张玄一段话说完,林清菡眼中尽是疑惑,还有这说法?不会是他瞎编的吧? 真是笑死人了,珐棍配鹅肝,从没听说过,麻烦你瞎扯之前也要了解了解常识好不好?郑楚一脸的鄙夷,你这种下等人不懂这些,我可以理解,但你不要不懂装懂,OK? 张玄听到郑楚这话,呵呵一笑,朝他们邻桌努了努嘴。 就在他们邻桌,刚好坐着一桌珐国人,人家就用着张玄刚刚所说的方法,搭配法棍和佐杏来享受肥肝,这样的一幕,就像是一记响亮的巴掌,打在了郑楚的脸上。 作为世界三大烹饪王国之一的珐国,善于吃也精于吃,当然珐式大餐的浪漫唯美不仅体现在精美食材上,还来自于珐餐礼仪带来的仪式感,珐餐的仪式感不是某些人说的饭后水果,而是更注重食材的搭配,好了清菡,餐点已经上来了,可以享受了。 张玄一边说着,一边将法棍切开,在上面放了一颗水果,递给林清菡。 这一刻,林清菡那灵动的大眼睛中,充满了异样的神采,他还真的懂! 郑楚和王丛凤坐在一旁,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刚刚,郑楚嘴里还说着什么有些人看不懂就不要装模作样,但现在事实告诉他,装模作样的,到底是谁!这一刻的他们,就仿佛下有针扎着一般,感觉一秒钟都坐不住。 哎,有些人说的对啊。张玄叹了口气,不懂可以理解,但不懂装懂,刻意装逼,就没什么意思了。 张玄的话,让郑楚俩脸上一阵火辣辣的,他俩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们走!王丛凤一拍桌子,起身拉着自己儿子就离开了。 林清菡对张玄的表现,有意外,也有满意,一些珐式礼仪都是很偏门的,懂的人少之又少,珐国人在用餐方面,规矩和讲究又是多的不能再多,能够熟知并且对其款款而谈的人,实在是太少。 满意的是,林清菡能够看出,张玄每一个动作都在故意去气郑楚俩,突然发现,这个人好像也不那么可恶了。 林建宇和郑楚的父亲也没多待,打了声招呼,这顿饭便散了。 回家的路上,林清菡对张玄的态度倒是缓和了一些,她坐在车辆的主驾驶,用余光看了眼坐在副驾驶的张玄,你怎么懂珐语的?这种小语种应该没多少人懂吧?而且珐国餐点的礼仪,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众化的东西,肯去学的人没有几个。 张玄嘿嘿一笑,我以前在一家珐国餐厅当个服务员,就会那么几句,刚刚纯粹是看那个姓郑的不爽,才故意说那么多。 林清菡听后,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张玄懂珐语,让她意外,这种解释,倒是可以理解。 两人回到别墅的时候,张玄看到江静正在布置一些警报系统,他现在也知道江静是林清菡的贴身保镖了。 林清菡靠坐在沙发上,纤细的玉手扶着额头,想到刚刚餐厅发生的事情,女人精致的嘴角不禁露出一丝微笑。 林总,你的洗脚水。 张玄的声音在林请菡耳边响起,他主动端了一盆温热的洗脚水过来,昨天在给林请菡的时候,张玄发现林请菡身上有不少隐疾,都是平时太过劳累引起的,张玄能够通过穴位的,来对林请菡的隐疾进行医治。 林请菡看着眼前的男人,皱了皱眉,昨天她是特意想要羞辱张玄,才让张玄给自己洗脚,但今天她并不想这么做,刚准备开口,让张玄端着洗脚水走开,还没出声,就感觉自己的小脚被一双粗糙的大手抓住了。 张玄轻轻摸着手中这对玉足,每一次看,都好像是艺术品一般,这对花瓣玉足,晶莹剔透,如若凝脂,脚裸嫩红。 张玄轻轻揉按林清菡足底的穴道。 林清菡只感觉一种异样如电流般从脚底传来,看着张玄那双有些不老实的手,林清菡皱起柳眉,不悦道:瞎摸什么? 不是瞎摸,这是啊林总。张玄摇了摇头,语气特意强调了一下,你身上有顽疾,导致你睡眠不足,容易上火,每月那几天还会腹痛,适当的能够缓解这些。 张玄口中说着,手上动作不停,依旧在那对玉足上揉按着。 林清菡本想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又说不出话来,因为她发现,张玄说的都对,自己的确睡眠不足,容易上火,还有痛经的毛病,林清菡又想到昨天,自己昨晚睡得非常香甜,难道就是因为这个人给自己了? 可最终,林清菡还是忍不住开口,不管怎么说,张玄在名义上,都是自己的合法丈夫,会可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 林清菡的语气微微有些不快:你都从哪学的这些? 张玄轻轻一叹,我这不是小时候家庭苦,什么都干一些么。 林清菡俏脸轻轻一变,再没开口了。 随着张玄的,那种困意又渐渐涌上,林清菡甩了甩脑袋,她可不想今晚再被这个男人抱到卧室去。 行了,去把水倒了吧。林清菡收回玉足,穿上拖鞋,朝楼上的卧室走去。 这几天刚好是生理期,每天晚上林清菡都会给自己泡上一杯红糖水,来抑制小腹的疼痛。 林清菡把红糖水泡好,小嘴在陶瓷杯口吹了吹气,刚准备喝下去,动作却突然一凝,之前她都没注意到,但好像,自己的小腹,不疼了!从昨天开始,就没感觉到疼痛! 难道说,他的真的管用?林清菡大眼疑惑的看了看卧室外,张玄正做着睡觉前的最后一次擦地工作。 回到房间,周然看到自己手机上有个未接来电,是帅气青年打来的,张玄回了电话回去。 老大,珐国皇室主厨恳请我联系你一下,说你之前教他的那些烹饪手法他都学会了,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荣幸拜你为师。 再说吧,我最近忙着呢。张玄草草回答一声,挂了电话。 一夜过去,第二天一早,张玄起床,像往常一样准备先打扫房间,结果看到林清菡并没有像以往一样急急忙忙的出门,而是给自己泡了杯茶,坐在沙发上慢慢品着。 林总,今天不去公司吗?张玄拿着抹布,仔仔细细的擦拭着林清菡面前的整切大理石茶几。 林清菡放下茶杯,看了眼穿着白背心的张玄,说道:别干活了,我有朋友要来,你今天就先出去吧。 什么朋友啊?张玄带着一脸谄笑。 林清菡挑了挑柳眉,跟你有关系么?把你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行了,下午之前,我不想看到你。 哦。张玄有些丧气的应了一声,把手中的抹布叠好,放到该放的位置上,随后走出了别墅门。 对着清晨的太阳伸了个懒腰,张玄仿若自言自语般的说句盯好这里后,步行离开了。 张玄抱了些玩具来到春藤福利院,那些小朋友们一见张玄,全都一窝蜂的围了过来,喊着张玄哥哥要玩具玩。 张玄眼中溺爱的看着这些孩子,自己小的时候,也多么希望有些玩具可以玩啊。 院长,你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么?一身白色连衣裙的秦柔坐在一张小马扎上,今天的她把头发竖起,少了昨日那分散乱的灵动,却是多了三分清纯与干净,素面朝天,不施粉黛,却是五官精致,无可挑剔。 在看到张玄的那一刻,秦柔的身体没由来的紧绷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