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系列第九十部分阅读_林影帝的小仙女全文百度云

从速度上林羽可以看出,尸厉的生死盒是不一般的宝贝,比易辰的酒葫芦还要快上一截。 林羽知道在越国的境内,北方是修仙者正派的地方,而南部越国的大部分地方,还都是魔道的踪迹。现在一路向南,肯定是从边缘开始慢慢的深入魔道腹地。 https://www.lvdaogroup.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169.jpg 生死盒飞行的并不是太高,由于尸厉控制的非常好,林羽坐在上面也是感到非常的平稳。 从上面向下望去,与林羽想象的差距很大,下面一座座的城池很多,无论是从建筑还是繁华程度来看,都比正派要好的很多。 “飞行了半天了,我现在带你们到下面看看,让你们看看魔道是不是与你们想象中有很大的差距。”尸厉说完之后,就开始急速的降落生死盒,只是几个喘息时间,就稳稳地落在了城外五里处的一片小树林里。 待到林羽和程阳都下来之后,尸厉开始催动体内元气,把里面的司马嫣放了出来。 “你要老实一点,要不然还把你塞进去,想要再出来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尸厉没有给司马嫣好脸色,同时生死盒开始急速的缩小,直到缩到了半个手掌大小,这才收进了袖口之中。 司马嫣脸色苍白,不停的揉捏筋骨,可见在生死盒之内并不好受。虽然心中不满,小嘴撅的比鼻子还高,不过仍旧是不敢发怒了。 “走,只要你们老老实实的,我不会为难你们的。不过你们要是谁敢造次,我这就可以把你们生吃了。”尸厉做出凶残的模样之后,跨起步子走在了前面。 林羽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尸厉吃动物的心脏他们是亲眼所见,并且他们三个都没有什么修为,更不敢有丝毫的逃跑之心,只能老老实实的跟在后面。 越是靠近城池,人口越是密集。令林羽感到吃惊的是,进出城池的人,好像也都是满脸露着喜悦,没有半点不满的意思。 林羽从小就生长在天剑门,听那些同门的师兄弟说过魔道,在魔道境内,可以说是民不聊生,食不果腹。不过眼下看到的情况,让他对魔道的印象有了很大改观。 “这座城池名叫‘尸连城’,是我们魔道尸魔宗与你们所谓的正派交界处。今天我们就在这里休息,我还有事情要办,明天早上再出发。”尸厉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就加快了脚步。 走到城池前面,看到高大的红色城墙,上面悬挂着清一色的骷髅,有人头,还有各种妖兽的骨头。就是城墙前面的尸连城三个大字,都是用骨骼拼凑而成。 下面两排穿着铠甲的守卫,不过这守卫兵不是尸魔宗的人,而是越国的官兵把守。只是他们看到来人是尸厉的时候,全部都半低着头,恭迎尸厉进去。 看来尸厉在这里还是有些名头的,竟然连凡人界的官兵都认识他。林羽在心中胡乱的想着,同时也紧跟着尸厉的脚步。 本来还有一肚子怨气的司马嫣,进到城中之后,简直像进到了天堂。看着到处都是卖玩偶和头花的,一会摸摸这个,一会看看那个,完全忘记了之前的不快。 尸厉看到之后,也刻意放缓了脚步。有时候看到司马嫣恋恋不舍的时候,还从袖口中掏出几枚铜板,帮她买了下来。 “算你有点良心,之前的事情我就不给你计较了。”司马嫣看到尸厉对自己的态度转好,也不怎么害怕他了。 城中可谓是琳琅满目,林羽不停的观赏那些耍杂技,吆喝卖唱的,心情顿时也好了不少。 整整走了两柱香的时间,尸厉才开口说道:“行了,今天就逛到这里。我们吃完饭之后,就带你们休息。” 就在刚刚进城的时候,尸厉就已经拿出了一个银色的假面,正好把烧伤的半张脸遮住。虽然现在脸上还是有些怪异,不过普通凡人倒也不是很在意,毕竟在伏魔大陆之上,还是有很多怪异的术士行走江湖的。 刚才一路逛来没有多少感觉,现在听尸厉这么一说,肚子也是一阵叫唤。林羽闻着饭菜传来的味道,还是跟着走了进去。 “几位客官,里面请。”店小二很远就开始招呼,并且把他们引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 尸厉对靠在墙角的位置很满意,并且很是大方,直接拿出一些铜板,叫了很多菜。只是听名字就知道,味道绝不会差到哪里。 只是数十个喘息的时间,菜就陆陆续续的开始上来。林羽他们几个在路上根本没有吃上可口的饭菜,加上一路赶来,半天都没有进食,现在不用尸厉招呼,就开始动起了筷子。 半柱香的时间没到,他们就以风卷残云之势,把满桌子的饭菜吞噬一空。倒是尸厉,他并没有吃东西,只是不停的喝酒。看到他们三个人吃完,就直接带着他们走了出去。 紧挨着饭店是一家装饰相当豪华的客栈,尸厉并没有进去,只是把钱交给掌柜,吩咐他开两间上好的房间,让他们三个住下。 “你们不要试图乱跑,这里也是有人看管的。”尸厉说完之后,就大步走了出去,眨眼间消失在人流之中。 掌柜吩咐人把他们三个带到了二楼的房间,林羽和程阳被安排在一个房间,而司马嫣被安排在了隔壁。 房间里装饰的十分考究,无论是椅子还是床铺,都是用的上等檀木。窗台上摆放的花草,散发着醉人的清香。 等到带着他们过来的人走了之后,一道黄色的身影闪过,门也是在眨眼之间就已经完成了开关。 “嘘!” 来人正是司马嫣,在示意他们之后,就双臂展开,同时搂住了他们两个的肩膀,然后向房间里面走去。 “你们打算逃走吗?现在正是好时机。”司马嫣小声的说道。 林羽看到司马嫣一脸的严肃,就知道她绝对不是在开玩笑。不过她能够想到的,尸厉也绝对能够想到,想要从这里出去,恐怕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这个,要是被尸厉发现就完了。”程阳也表示怀疑,小声的回应道。 司马嫣听了之后,心中一阵怒火,狠狠地对着程阳的头上就是一个爆栗,然后说道:“你走还是不走,要是不走的话,可不要后悔。” 程阳用手揉了揉头,面露难色,一声不吭的坐在了椅子上,再也不愿意多说一句话。 司马嫣看到林羽也没有发话,顿时就明白了他们二人没有逃走的打算。又白了他们一眼之后,便悄悄的向房门之外移动。 林羽看着司马嫣离开,同时心中也是一阵茫然:就是逃离了这里,又能到哪里去呢?难道还是回宗门,到时候掌门会不会再次把自己送出来,也是一个未知数。 只是过了几个喘息的时间,外面就响起了凄厉的惨叫声。林羽和程阳相互对视了一眼,急忙冲向外面。 看到楼下的院子里面,尸厉把司马嫣抓了个正着,正在不停的抽打她。不顾她撕心裂肺的吼叫,直接扔到了生死盒之中。 “不听话就是这个下场,在到宗门之前,你就别妄想出来了。哼。”尸厉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同时不忘向二楼林羽他们的房间扫视了一番。 程阳在尸厉冰冷的目光之下,吓得双腿直哆嗦,赶紧向房间之内走去。 林羽虽然没有多少畏惧,不过由此看来,想要逃走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也老老实实的回到了房间。 这几天从天剑门出来,就一直在赶路,纵是林羽身体强悍,不过在躺倒床、上之后,还是很快就睡着了。 只是半夜的时候,忽然被噩梦惊醒,梦中仍旧是父母被杀的场景。在醒来之后,发现身上皆被汗水浸透。 虽然林羽没有亲眼见到父母被杀,不过曾经做过无数个梦,有无数个父母惨死的场景。想起魔道之人,手骨就被捏的一阵爆响。 “让我入魔道,索性我就去魔道。到时候只要我练得一身本事,让你们血债血偿。”林羽紧紧的抓住身上的被子,胸口也是起伏不定。 这一场噩梦之后,林羽直到天亮的时候,方才迷迷糊糊睡着。只是没有过多久,房间门再次被推开。 “起来吃饭,我们要离开了。”尸厉冰冷的声音在房间之内响起。 林羽和程阳都没有说话,两个人在简单的收拾一番之后,便跟着尸厉走出了房间。 在吃完饭之后,尸厉还带了不少的干粮,直到城外五里处,方才拿出生死盒。再次上去之后,林羽并没有之前那么压抑了,心中倒是对尸魔宗有些许期待。 接下来的时间显得很是沉闷,三个人坐在生死盒之上,几乎是一言不发,只是在到吃饭的时候,尸厉就会拿出一些干粮递给他们。至于生死盒之内的司马嫣,尸厉只是每天给她很少的东西充饥。 晚上的时候,尸厉仍旧是没有停下来,还是不断在赶路。他在生死盒之内盘腿而坐,不停的吸收灵气,转化成元气之后,催动身下的生死盒飞行。至于安全问题他几乎没有考虑,现在是在尸魔宗的地盘,他还是比较放心。 尸厉偶尔也会从生死盒上面下来,猎杀一些野兽改善伙食。不过基本上都是林羽在烤,他在天剑门这些年帮助张铁牛做饭,还是学到了不少的经验,烤出来的肉十分的鲜美可口。 整整二十天的时间,在生死盒昼夜的赶路,才到尸魔宗的山脚之下。只不过在距离尸魔宗还有三十里路的时候,尸厉就已经收起了宝贝,带着他们一路步行向前走去。 “记住,这是尸魔宗祖上传下来的规矩,在距离宗门三十里的地方,一定要停下来步行。”尸厉说话的时候,也把放在生死盒里面的司马嫣放了出来。 林羽看到整整瘦了一圈的司马嫣,显然没有了刚开始骄傲的公主脾气。老老实实的跟在尸厉的后面,一句话都不敢讲。 三十里的路程,对林羽来说并不算什么。其中司马嫣也展示过自己的速度,虽然处于半饥半饱的状态,不过走起路来还是比较轻松。只是程阳在走了十里之后,就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 尸厉看到之后,并没有放慢脚步,仍旧是按照自己的步伐前进。程阳虽然面露难色,不过还是没有掉队。 终于在天黑之前到了尸魔宗的门口,十丈高的宗门,竟然全部是用骨头堆彻而成,加上漆黑的夜色,让人更加感到了几分阴森。 其中组成“尸魔宗”三个大字的,清一色是比较小的头骨,上面不知道是洒上了什么,在夜色之中散发着淡淡的蓝光。 门卫看到来人是尸厉,全部拱手相拜。在得到尸厉的许可之后,方才敢起身。 进到府门之后,更是一幕幕血淋淋的场景,动物的尸骨随处可见,空气中更是弥漫了血腥的味道。 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司马嫣,眼神之中也充满了恐惧。程阳更不用说了,已经畏畏缩缩的开始向林羽靠近,右手不知不觉扯到了林羽的衣角。 他们两个的反应,倒是没有出乎尸厉的意料。倒是转身看到林羽一副处之泰然的模样,让尸厉暗自点了点头。 其实林羽心里也是打鼓,只是身边有人作陪,这才壮了几分胆子。要是只有他一个人行走,恐怕也早已经抱头鼠窜了。 在绕过了几个阴森的走道之后,尸厉把他们带到了尸魔宗的厨房之内,吩咐人准备一些好吃的东西,然后送到就餐房。 就在尸厉带着他们继续向前走的时候,忽然一道金光从外面窜来。其中夹杂的破风之势,让林羽耳朵感到一阵轰鸣。 “砰”! 尸厉身上爆出一股元气,赤金色的防御罩与金光猛烈的碰撞在了一起。在爆响声过后,通道内的木柱瞬间被击穿,化为了一堆齑粉。 “灵儿,不要闹了,赶紧出来。”尸厉拍了拍身上的木屑,对着外面黑暗处大声喊道。 这时不远处的草丛下窸窸窣窣作响,然后一个不满的声音说道:“大师兄你也不让着我一点,这好歹也是我研究了一个月的成果。跟你玩一点意思都没有,每次都会被你提前发现。” 林羽顿时也被这甜美的声音吸引住了,止住身上木屑的拍打,看到穿着一身绿色长裙的女子走来。其中清澈的眼神,完全不像是魔道中人,倒像是出水芙蓉一般。 “咦,这些人是干什么的?是抓过来给我玩的吗?大师兄我真的是误会你了,还是你对我最好了。知道我每天在这很无趣,这才给我找了几个伙伴。”那女子看到林羽他们三个,咯咯的笑了起来。 林羽看到女子笑起来以后,脸上深深的酒窝也浮现了出来,加上大大的眼睛,给人一种简单清纯的感觉。 “这次你还真的猜错了,这几个人都是师父让我请来的重要人物,你可千万不要打他们的主意。要是师父怪罪下来,我可承受不起。” 尸厉面对这个女子,后退了小半步,同时伸开双臂把林羽他们挡在了身后,好像这女子能吃人一般。 女子用右手的食指在嘴角转动了一番,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个,你师父他老人家还没有回来,真的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尸厉听了之后,一脸的痛苦模样。不过仍旧是硬着头皮询问道:“师父还没有回来,他有什么吩咐没有?” 女子听了之后,直接从袖口中拿出一片玉简,心不在焉的向尸厉扔了过去。再次“贪婪”的打量着林羽他们三人一边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尸厉看到女子离开,在摇了摇头之后,便散发仙识开始探测玉简里面的内容。片刻之后,紧皱的眉头也慢慢的舒展开来,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收起玉简之后,尸厉带着他们继续向前走。直到一个灯光明亮的房间才止住脚步,转身对他们说道:“这些日子我还会出去一趟,会有人安排你们的。另外警告你们一句,离刚才我们看到的那个丫头远一点,否则后果自负。” 看到尸厉离开,林羽他们便走进了房间。里面全部是雕刻十分精致的桌椅,他们三个坐在偌大的房间之内,显得异常冷清。 “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以为自己又多金贵,谁稀罕接触那个小妖精。”在确定尸厉已经离开,司马嫣不满的说道。 不过话音刚落,那熟悉的绿色又印入了眼帘。看到刚才已经离开的女孩又出现了,双手叉着腰说道:“你说谁呢?你说谁是小妖精?看本姑奶奶怎么修理你。” 林羽看到女子俨然一副不达目的誓不摆休的样子,加上刚才在外面展现出来的飞箭,就知道接下来肯定不是几句话能够摆平的。 刚被绿衣女子发现,司马嫣也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在背后说人坏话。不过她在浩然峰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现在被一个看上去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大的指着鼻子,面子上自然过不去。 “就说你这个小妖精怎么了?哼。”司马嫣也站了起来,向前走了一步,身体几乎贴到了绿衣女子的身上。 绿衣女子看到司马嫣来了脾气,并没有林羽想象中的恼怒,脸上反而是露出了笑容。然后快速的后退一步,从袖袍中鼓捣着一些东西。 刚才在外面的突然袭击,还是让司马嫣有所忌惮。现在看到她又在鼓捣,司马嫣也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防止她耍什么阴招。 “哼,哼。”绿衣女子袖袍中青光乍现,紧接着一道青光从中迸出,快速的朝着司马嫣攻击而去。 司马嫣在青光刚刚涌出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移动了脚步。拿到青光也是擦着她的身子窜过,击打到桌子之上,发出一声爆响。 绿衣女子显然没有料到司马嫣身子如此敏捷,当下撅着小嘴,再次涌动袖袍之内的青光。 司马嫣从移动脚步开始,身体就没有停着,加上刚才看到的威力,心中也是不寒而栗。要是直接击打到自己身上,后果可想而知,于是不停的变幻着身体,在房间之内的桌子堆里游走。 “砰……” 一连串的声音在房间之内响起,残缺的板凳桌子腿不停的从中迸起。林羽在挨了两次袭击之后,也不得不与程阳一起,快速的站到绿衣女子的身后,躲避木块的袭击。 “有胆你不要跑。” “你要是有本事就和我比速度。” “赶紧受死。” “打不着,你来啊。” …… 林羽看到他们两个各有优势,一个是攻击,一个是速度快。绿衣女子的招式华丽,不过每次司马嫣都能躲避过去。虽然司马嫣身上粘满了木屑,实际上并没有落于下风。 “住手,灵儿。不许在这里胡闹,要是再任性,等你爹回来之后,我肯定会如实汇报的。”一道如轰雷炸响般的声音响起,整个房间立即陷入一片无形的威压之中。 绿衣女子听到之后,立即停止了手中的动作。腮帮子鼓涨涨的,跺脚之后便向老者走去。 顺着刚才的声音,林羽看到来者是一个身材佝偻,半弯着身子的老人。若不是刚才那一道声音,仅仅凭借相貌,任谁也猜不出此人能够散发著如此大的威压。 “左爷爷,就是这个丑八怪,她竟然骂我是小妖精,还主动出手打我。你要替灵儿做主,一定要惩罚她,最好把她脸上划几刀。”绿衣女子挽住了老者的胳膊,不停的摇晃。 灵儿?林羽这才想起刚才尸厉好像也是这么称呼她的,只不过当时林羽只注意她的容貌,并没有记住她的名字。 真的是古灵精怪,竟然来一个恶人先告状。怪不得尸厉让我们离她远一点,现在看来也是为我们好。林羽在心中琢磨着,同时想要看灵儿口中的左爷爷怎么处理这件事。 “我还不知道你,你少来这一套。赶紧回去睡觉,明天早晨就好好修炼,要不然等你爹回来,他绝对会狠狠地惩罚你。”左爷爷丝毫没有被灵儿委屈的模样所动,很是严肃的训斥道。 灵儿看到撒娇没有用,气的又是跺了一脚。然后狠狠地瞪了司马嫣一眼,气哼哼的离开了房间。 司马嫣也毫不客气的回应了一个鬼脸,一副你奈我何何的样子。不过在触及到老者的目光之后,还是有所收敛。 现在整个房间没有一桌一椅是完好无损的,在灵儿的摧残之下全部阵亡。老者又重新给他们换了一个房间,并且在吃完之后,给他们安排了休息的地方。 不得不说这尸魔宗出手就是不一般,林羽望着休息的房间,不知道比在天剑门好上多少倍。舒适的软床,沁人心脾的吊兰香,幽静的独立小院,用人间天堂来形容也不为过。 就在林羽躺在房间内准备睡觉的时候,小院的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的声音。林羽心中相当的疑惑,自己猜刚到这里来,有谁会来找自己呢? 正当他胡乱猜测的时候,敲门声再次响起。穿上衣服之后,便匆匆走出了房间。 “林羽,是我。我本来是想睡觉的,但是我,我害怕,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睡?”一个胆怯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林羽打开房门之后,看到正是一脸恐惧的程阳,于是点了点头把他放了进来。就在刚想关门的时候,又有一个身影快速的移动了过来。 “等等,等等。”司马嫣没有刹住脚,直接冲撞到了门上。 林羽看到冒冒失失的司马嫣,心里也有些不痛快。不是他不仗义,只是这房间之内只有一张床,程阳一个男孩子还可以,至于司马嫣一个女孩子再过来,就不太好安排了。 看到林羽没有移动脚步,司马嫣也意识到了什么,直接向房间之内走去,并且毫不在意的说道:“没关系,我坐在椅子上睡就可以了。你们睡你们的,我不会打搅的。” 林羽看到司马嫣已经进入了房间,也只有无奈的摇了摇头。进去之后发现司马嫣已经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也就懒得说什么,示意程阳到里面去睡。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羽发觉一股柔软传来,淡淡的清香涌进鼻孔之中。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模模糊糊看到司马嫣竟然睡到了自己的身旁。 “这个鬼丫头,不会是梦游吧?要是明天发现自己睡在这里,会不会诬赖是我把她弄上床的?”林羽在心中揣测道。 思考了片刻之后,林羽还是决定把她弄到板凳上去。就在刚要起身的时候,司马嫣的胳膊猛然甩来,死死的缠住了林羽的脖子。 身体猛地下沉,欲要起身的林羽又被压了下去。不仅仅是胳膊被压住,就连司马嫣的腿都缠到了林羽的腰上。 林羽第一反应就是赶快把她对开,就在左手用力的时候,发现了一丝不对。因为手掌触及到了一个非常柔软的东西,刚开始林羽还不知道是什么,不过再次揉捏之后,方才发现不对劲。 手放的地方正是司马嫣的胸前,除了胸脯还能有什么?林羽一下子懵了,立即把手缩回,同时心脏狂跳不止。 嗅着从司马嫣头发上散发的香气,林羽有种沉醉的感觉。虽然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不过多少也听说过。司马嫣说不上是沉鱼落雁,但身体已经发育,自然激起了林羽“男人”的冲动。 只不过现在司马嫣在沉睡之中,加上身边还有程阳在,他也不敢有什么动作。只能默默不做声,要是现在把她弄醒,到时候肯定非常的尴尬。 停止了一切动作,林羽在心中默默的祈祷,希望司马嫣赶快换一个姿势。同时在内心深处,又有些许期待,希望她一直这么睡下去。 不知道是福是祸,林羽在心中计算过了几乎一个时辰,司马嫣丝毫没有挪动的迹象,好像这就是他的最佳睡姿。倒是林羽有些支撑不住,眼皮不停的打架,不久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