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学长别吸奶了受不了了_鞭穴走绳姜罚掌嘴今宵多珍重

陈默越想心里越憋屈,感觉自己这辈子算是毁在他已经过世的老爹身上了。 就在陈默坐在墙角懊悔不已时,抬头就看到一个糟老头子蹲在了自己面前。 这糟老头子陈默很熟,自己每次被抓进派出所来,这老东西都在里面,就像是常年住这里一样。 老头子看上去至少也有六十多岁了,五短身材,骨瘦嶙峋,尖下巴,大鼻孔,招风耳,满口的黄牙,除了一双眼睛很精神外,其它地方根本没法看,要多丑有多丑。 https://www.lvdaogroup.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412.jpg “小伙子,你又进来了啊。”老头子明知故问的说。 陈默翻了一串白眼,没好气的说:“你还不是一样,我怎么每次进来都能碰到你?” “缘分啊。你偷东西被人打了?”老头子以过来人的口吻,教导陈默说:“技术不精,挨打很正常。偷东西也是要讲究天赋的,而且要用心,干一行爱一行,要把这行当成毕生的事业来做,才能成为出类拔萃的行业翘首。” 陈默吃惊的看着老头子,他说的话竟然和自己死去的老爹一模一样。 “你也是小偷?”陈默吃惊的问。 老头子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说:“小伙子看在咱们这么有缘份上,我可以教你一身绝世的本事。” 陈默鄙夷的看了老头子一眼,心说,自己进警局七次,见了他八次,多出来的那次还是在梦里。他梦到自己也老的和老头子一样大岁数的时候,被抓进了局子。所以听到老头子要教他一个绝世本事的时候,陈墨差点笑出声来。老头子如果真有旷世绝学,自己也就不会经常被抓进来了。 老头子见陈墨不说话,也不以为然,说:“你不信?我这可是绝活,只要你学会了保证让你受益无穷。” 陈默环顾了一下牢房,见角落里正有个小伙子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陈默心里就乐了,心想旁人都听出老头子是个骗子,自己当然更不会上当,不过他倒想看看这老东西到底想耍什么花招。 “前辈,那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老头子满心欢喜,说:“好,好,不过我要先给你讲讲偷这门学问。” 陈默还是第一听说偷还是一门学问,在他眼里偷很简单,无非就是把别人口袋里的东西放到自己口袋里来。 老头子声如洪钟,出口成章,却听到陈默一愣一愣的。 看守房角落里的犯人,看着陈默盘腿坐在地上对着一面空墙自言自语,还不时还发出笑声,心说:这傻缺在和谁说话?不会是进来的时候被人打傻了吧。 陈默入行已经有半年时间,认识的小偷也有二十多个,但能把小偷说的如此崇高的,还是第一次。 真不敢相信,这些奇谈怪论,竟然是从一个糟老头子嘴里说出来的。陈默觉得这老头子,不去做学者专家,真是“叫兽”界的一大损失。 “大爷,你怎么称呼?”陈默饶有兴致问。 “我姓时。” 这个姓很少见,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姓氏,但陈默却非常的熟悉,因为小偷的祖师爷就姓时。 时迁,梁山好汉一百零八将之一。 “时大爷,你讲这些都没用,还是快说说你的绝学吧。”反正在牢房里也没事可做,陈默正好找个乐子解闷。 老头子乐呵呵地拍着陈默的肩膀,说:“这门绝学传承祖上,叫窥术。” 陈默忍住笑,这老东西真能编,还窥术,净整些文词,直接叫偷术不是更好,通俗易懂。 老头子继续说:“窥术,窥的不是东西,不是财宝金钱,而是时间。” “时间还能偷?”陈默笑着问。 老头子说:“窥就是看,不是偷。学得此术可以看到未来一段时间内会发生的事情。” 预知未来的特异功能吗?真是可笑。陈默不信,因为老头子要是真有这样的本事,也就不至于频频进局子了。 “要想学会窥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保持心无杂念,你……” 老头子讲得是吐沫横飞,陈默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完全当成聊斋故事来听。 听着老头子夸夸其谈,陈默直感觉头昏那脑胀,下巴疼,听着听着竟然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 他睁开眼,发现看守房里只剩了自己一个人,这倒也让他落得清净。 接下来的三天,陈默被提审了三次,不说他偷,也不提骚扰妇女,只让他把团伙的住处和联系方式交代出来。 陈默自然晓得其中的厉害,别说自己不知道,就是知道也万万不能讲出来,他可不想到时候挨家法,断手断脚。 同时他心里也明白,从此以后自己恐怕就成了警察重点关照对象,只要犯事一切都会从重处罚,特别是那美女大队长,看到他眼神都恨不得将自己生吞活剥了。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第四天,在下午的时候,陈默又被提审了。不过这次却是美女队长一个人提审他。 新上任的女队长有个比较男性化的名字,叫李慕白。她现在只有一看到陈默,恨得牙根都痒痒。 李慕白是顶着她父亲的光环来到任职的,她虽然顶着官二代的光环上任,但却有一颗很强的上进心。她上任的第一天,就决定要干出一番事业来,给百江市一个良好的社会治安。 可令她没想到的是,自己第一次微服私访,竟然就被一个三只手在大庭广众之下扒掉了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