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粗长还在她体内横冲直撞男主对女主情有独钟的古言

眼神清明,身上穿的衣衫洗得发白,却反而衬出一种干净的气质来,清清爽爽,并不让人生厌。除了他身上的衣衫有点怪……灰色的麻布长衫,腰间系着一条布带,脚下是……布鞋,像是电视里古人的穿着。

此时他已经恢复平静,完全将对方当作一个长辈看待,点头应道:“嗯,师父。”嘴上说着话,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那张笑起来满是褶子的脸。

女主人笑着道:“现在这个年代,很少见着像你这样称呼老师的,你是手艺人?”

他想了想,道:“算是吧……师者传道授业解惑,父者……呃……”想了想那人平日里的言行,实在是很难与父亲这种词语搭上边,但他本是孤儿,自小被那人养大,也就和父亲无异了,如此想来有些无奈,更像是在说服自己似的,口中重复道:“就是师父。”

女主人这才听出对方口中说的师父而非师傅,好奇问道:“冒昧问一句,你跟着你……师父,学的什么?”

他想了一下,认真道:“什么都学。”他伸手比划了下,说:“他说自己会的,都教了我,其余得看个人悟性……嗯,还有造化。”

“下山?”女主人更加好奇,心想这什么年代了,还有在山上生活的人?

“我是从山上下来的。”他神态自若:“我是个道士。”

说到这里时,他注意到一旁垂手站立的中年男人表情微异,似乎是有点惊讶,女主人轻轻看过去一眼,那人立刻肃容躬身,应该是管家之类的人物――他在电视里看到过。

这个年代,博士硕士学士的都很常见,唯独很少听见道士这两个字,在女主人的印象里,道士通常是在电视里出现的,这两年也出现得少了,林正英的时代过去了么,僵尸啊,捉鬼啊,当然是扯淡的,现实之中,总的印象大概还是骗钱什么的……她眉头不引人注意地微微蹙起,问道:“你是捉鬼的?”

心里却想,莫不是遇到神棍了?

但对方来之前有打过这里的电话,是极私密的住宅座机,号码本身没几个人知道,除了关系极密切的人,只有在男主人心中地位很超然的人,才会知道这个号码。

他平静说道:“这世上没有鬼。”

女主人微感尴尬,正要说话,客厅的大理石柱子后面忽然探出个脑袋,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眨巴两下,说道:“道士不就是抓鬼的?”

清脆的说话声在这空旷的屋子中显得很是响亮,听起来有点像是铃铛的声音,很是悦耳。

他一点都不恼,又重复道:“这世上没鬼的。”

声音却不再那么平静,只因柱子后面那张脸,十七八岁的年纪,皮肤白皙,五官精致,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仿佛会说话――又是个美得没人样的小姑娘。

他几时见过这种场面,从前看到的美女都是电视里的,但总是失了真实,生活的地方也没容貌气质都这么出众的人,自然能保持心绪平静,此时见到世间真有那么漂亮的女孩子,心里还是无法做到完全坦然。

“因因,胡闹什么,我在招呼客人,进去写作业去。”女主人就算是训人,声音也是柔柔的,听起来十分温和。

“妈,我都高三了,哪还有什么作业,咱们学生党,主要靠的是自觉,用得着家长天天催吗?”女孩从柱子后面走出来不耐烦道,白t恤,牛仔裤,简单清爽,青春活力。

当妈的眼睛一瞪:“你跟我谈自觉?你看你哪里自觉了?成天没个正形,生意忙,没空管你,我又管不住你……”

“哎呀你烦不烦,我上学期不是才考了第二名吗?”女孩翻了个白眼,打断女主人的唠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