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让你湿到不行的文章_巨肉np车站

司机停了车,也没有向李无力要车费。 “谢谢。” https://www.lvdaogroup.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414.jpg 李无力很认真地道了谢,看着手中的那张名片,刘振彬,精神病院?难道说是一个医生么?看来现在这信息发展飞快,就连这种类似神婆的人,都能有名片了。 毕竟前几天,李无力还对这样阴阳怪气的家伙嗤之以鼻。 但是今天遇到的这个司机,已经够神的了,那个司机就看着面孔能知道李无力这几天遇到什么。 李无力顿时有些恍惚,仿佛见到了神。 很快,到了第二天,李无力决定一大早就去精神病院看看,生怕中午的时候打扰到别人休息。今天又完全把店面交给小员工,之后要给他们加点工资。 为了治病,李无力可以说是豁出去了,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身体每况愈下,再不找人看看或许真的要没命。 他李无力才不想要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 他不想抛下任何人。 李无力来到了本市唯一的一家精神病院,这精神病院坐落在一座山的半山腰,可以说这里的环境也是出奇安静。 在这样静谧的一个地方上班,确实还算不错。 李无力手里捻着名片,到门口的保安室准备就这样进去。 “这是什么?”保安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眼前的这个人。 “名片啊。” 李无力点点头,他有些有气无力,现在的他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有点疲倦。 那保安也是点点头,然后打了一通电话。 接着,李无力就在这大门口处等待,不一会儿,就有几个人突然从里头出来,是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 李无力立刻迎面上去。 “请问你们谁是刘振彬先生?”李无力看着眼前的几个白大褂,内心突然多了一份惶恐。 “带走!” 只听眼前那个带头的人突然这样说道,然后几个人就围上来,把李无力强行拉到里头去。 “你们……你们干什么!” 李无力吼叫着,但是没有什么用,几个医生力气挺大。 接着,李无力就被带到一个奇怪的房间当中,不,应该说是牢房。 这里是什么地方? 李无力看着周围,每间牢房里都是人,但是这些人看起来却很奇怪,都好像没有什么知觉。 没办法,既来之则安之,李无力也不知道摊上什么大事,只管往那里一坐,剩下的就是休息。 没想到是真的困,李无力竟然又睡着了。 “咚!” 被一阵敲门声吵醒。 接着是开门的声音,铁门不断摩擦,有一种金属腐朽的味道。 “出来!” 开门的白大褂吼着,李无力有些恼火,这服务态度是真的差劲。 白大褂拎着李无力就向外头走去,接着,李无力就来到了一个较为干净的房间当中,里头更加安静,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书架,和一张书桌,坐着一个人。 “请问你是?”李无力问道,对方没有回答,却反问道,“先生你叫什么?” “李无力。” “身份证?” 李无力乖乖地把自己的所有证件号码都爆出口,他都不知道为何会如此听话。 那白大褂查看了电脑,然后点点头,不知道是在确定什么。 安静了一会儿。 “你是来看病的么?”白大褂突然问到。 李无力想了想,点点头,他确实是在找人看病的。 “你身体上何处有问题?”接着问。 “偶尔会出现幻觉?”李无力到现在还不想确定自己是撞鬼。 那白大褂又是点了点头,接着继续道:“你刚才说你是来找刘振彬,你是他的什么人?” 李无力愣了一下,他没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医生模样的人并不是刘振彬。李无力立刻起身,他确定地说自己只找刘振彬,其他医生他一概不见。 那人冷笑,医生?搞笑? 李无力再次一怔,解释过后他才知道,刘振彬是一个精神病人。接着医生带着李无力去检查身子,检查显示,没有问题。 于是李无力觉得,还是要去找这个人,尽管他是一个精神病人。 “请问,哪里可以找到刘振彬?”李无力脑袋飞速地思考着,“其实我是他的家属。” 医生也不想多说什么,只是挥了挥手,指着对面一个躺在地上的男人。 李无力苦笑。 没有办法,李无力只能上去打了一个招呼。 地上的那名男子,咋一看以为是要饭的,散乱的头发,杂乱的胡子。 “你就是来找我看病的吧?” 李无力刚刚走进,还没说话,这个人倒先出声。 “跟我来。”刘振彬坐起身,然后带着李无力来到一个较为安静的地方,这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只见刘振彬咀嚼着什么,突然吐出一团红色的食物残渣,李无力觉得有些恶心。 “这是生姜,可以驱邪的。”说完,刘振彬就把这一团红色的东西放到李无力的额头上。 接着,刘振彬嘴里振振有词,李无力感觉到自己的额头在发热,然后一股黑色的烟雾从李无力的头里冒了出来,当然李无力是看不到的。 刘振彬仰头看了看黑色的气体。 “原来是中蛊了。” 刘振彬冷笑。 李无力的内心有些恼火,中蛊?能不能别说的那么迷信,而且这人看起来真的很不靠谱。 刘振彬继续冷笑,掐指。 “你最近,是不是频繁去一个地方?”刘振彬闭上眼,突然就说到。 “啊?”李无力顿时一愣,点了点头。 “不能再去那个地方了。”刘振彬笑了笑,笑声充满了诡异。 “你笑什么?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李无力有些急了。 “别急,你已经时日不多了。”刘振彬站起身,扭头看了看,叹了口气。 李无力听到这里,大脑顿时就嗡的一声,仿佛万只苍蝇冲入脑袋。 “大师,你说说,怎么回事?”李无力叫住,这最后一个救命稻草。 “你接下来要听我的,否则,不出三日,你必死。”刘振彬双手靠背,故作老沉。 李无力立刻点了点头,其实不用这老家伙说,他也会有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