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肉粗暴进来动态图

金尸丘大喝,肉身暴涨,化身六百丈高,高耸入云端,犹如一座黄金神山,狂猛的肉身蛮力盖压一切,让人胆寒。 “霸体真身!” 方拓面色冷静,一步迈出,脚步落下的瞬间,身躯也噼里啪啦的随之暴涨,心法运转,霸意临体,同样化身六百长高,与金尸丘硬碰硬的争锋,丝毫不弱。 随着战斗的时间越长,金尸丘久战方拓不下,更是感觉到方拓的力量越来越强,心中不由得暗自焦躁,陡然怒喝一声,眉心紫府裂开,一口黄金宝钟飞出,滴溜溜旋转,越来越大,变成数十丈。 https://www.lvdaogroup.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442.jpg 此钟宛如黄金浇筑,钟壁上烙印有无数的道则阵纹,便见金尸丘探手一抓,将这口金钟持在手中,狠狠地向着方拓扣去。 与此同时,他的另一只手拍打钟壁,只听咣当一声,魔音滚滚,将方拓重重淹没。 方拓淡然自若,左手太阴,右手太阳,打出霸神印法之中的阴阳印,一幅道图展开,罩住周身,任凭那魔音滚滚而来,也无法透过阴阳道图伤他分毫。 “去!” 金尸丘伸出手指凌空一点,黄金宝钟化作流光,狠狠的向着方拓撞击过来,这是一件下品神皇器,威力极其强大,金尸丘想要借助法宝之威,强行破开方拓的防御,将他击败。 却在这时,方拓不退反进,向前一步迈出,破天印打出,狠狠的拍打在黄金宝钟的钟壁上,立时只听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传荡开来,音波化为实质,粉碎一切。 金尸丘面色微变,被这音波震荡的七荤八素,脑袋轰鸣,他出自黄金尸族,肉身与法力皆都占居优势,远超常人,但是在元神魂魄的修行方面,却并没有任何的优势了。 “定神珠!” 金尸丘连忙大喝,眉心紫府识海中,一颗明珠湛湛生辉,犹如一轮皓月悬浮在识海,守护元神魂魄,音波浩荡,却再也无法影响到他分毫。 “可守护元神魂魄的宝物。”方拓眼睛一亮,在所有的兵器法宝之中,元神方面攻击与防御的宝物向来珍贵,绝大多数都是天地孕育的奇物,而想要炼制这类宝物,则需要对元神魂魄有着极高早一点强者才行。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金尸丘强于肉身和法力,在元神魂魄方面偏弱,但是他拥有一件元神防御之宝,便弥补了这一短板。 与此同时,金尸丘也长松了一口气,对于自己的弱点,他心里比其他人更清楚,这件元神防御之宝,还是他当年偶有奇遇,从阴间地府的一处古老遗迹中获得,自从得到之后,便以元神魂魄温养,时刻放置在识海中。 此宝名为定神珠,并无攻击之能,只能守护元神,即便是精通元神攻击之法的皇境强者,也无法攻破定神珠的防御。 “我若全力以赴,胜过金尸丘只需一招便可,但是我却还要佯装鬼修的身份,因此只能运用太阴法则,所能发挥出的实力不足两成。” 方拓知道,想要参加阴神大会获得血魔莲台,便不能让自己的身份公布于众,否则便会引起绝大多数阴间修士的反感,而失去参加阴神大会的资格。 如此一来,以不足两成的修为战力对抗金尸丘,他想要获胜,却要多费一番手脚。 “算了,胜负并不重要,便当做是一种磨炼吧。” 方拓身形如电,生死印打出,顿时便让金尸丘感受到自己体内的生机被不断的抽走,立时神色大变。 对于阴间的修士来说,唯有阴极生阳,体内才会出现生机,这是阴间修士的根本,也是未来晋级成皇,成为真正生灵的基础,甚至于也可以毫不犹豫的说,生机对于阴间修士而言,就像是命根子一般。 “好诡异的印法!”抬眼望去,看到方拓手中捏出的古怪法印,金尸丘的眼中流露出深深的忌惮。 这种可以夺人生机与精元的秘术,几乎便是阴间修士的克星,对于任何还未达到阴极生阳成就皇境的阴间修士而言,面对这一秘术,都要吃瘪和退让。 金尸丘快速后退,想要脱离生死印法的影响,但是方拓的意念却是已经将他锁定,任他逃往何处,都感受到体内本就不多的生机阳气,被不断的抽走。 “诸窍封闭,固锁己身!”他仰头大喝,周身璀璨的金光尽皆敛入体内,沸腾的黄金血脉停止奔腾,将自身与外界的联系切断,终于止住了生机阳气的流失。 然而就在这时,方拓的身影蓦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一拳打出,狠狠的砸在他的面门上,高大的身躯立时倒飞了出去,胸骨噼里啪啦的断裂了不知多少根,剧痛无比。 “该死的家伙,封锁己身的瞬间,让我战力骤减,一时反应不及,着了他的道。” 金尸丘面现愤怒之色,张口一吐,一道阴气飞出,落在黄金宝钟上,立时钟声响动,震天动地。 却在这时,方拓一掌拍来,黄金宝钟发出一震的哀鸣,被生生拍飞了出去,光环暗淡,坠落在地。 “噗!” 方拓那一掌蕴含破天印,将黄金宝钟中蕴含的神识烙印打碎,让金尸丘受到了牵连,张口喷出鲜血,面目狰狞可怖。 “黄金战剑!” 金尸丘怒吼,背后的双手大剑豁然出鞘,腾空飞起,宛如一条金龙,落在他的手中。 “轰!” 他一剑劈出,重重空间开裂,无法阻挡神剑的锋芒,随即他纵身一跃,快如奔雷,一剑斩向方拓的头颅。 “轮回印!” 方拓双手结印,向前缓缓一推,一尊高耸数百丈的巨大轮盘飞出,将金尸丘连人带剑一并收了进去。 金尸丘只感觉眼前一花,四周的场景蓦然变幻,体内的力量极速流逝,化身为一孩童。 “丘儿,我黄金尸族一脉的心法,你要牢牢记住……”一名身穿金袍的男子面目威严,站在金尸丘的面前。 “父亲?”金尸丘神色一怔,突然回想起来,这是他年幼之时,父亲教导自己修行的场景。 与此同时,战台上的方拓负手而立,高空中,唯有一尊数百丈高大的轮回盘徐徐旋转,有无数的道纹流转,而金尸丘的身影则消失不见,被困在了轮回之中。 他的轮回印法,可以困敌,却无法杀敌,此印的精妙之处,便在于无法依靠力量强行破开,唯有道心坚定之人,才可窥破轮回奥妙,从容走出。 倘若道心不足,除非他亲自收回印法,否则便会被困在轮回中一生一世,无法脱身。 方拓身为轮回印的主人,自是可以看清楚轮回中发生的一切,他发现金尸丘此人战力固然极强,但是道心却并不怎样。 尽管金尸丘自己也明白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是假的,但是道心的感悟却是不足,无法从容窥破幻象,破开轮回走出。 许久之后,方拓探手一招,轮回盘渐渐消散,金尸丘的身影显现而出,一脸的茫然和后怕,狼狈不堪的从空中跌落下来。 他长吸一口气,望向方拓,冷声道:“你虽然可以困住我,却难伤我,这样并不算是你比我更强。” 金尸丘并不认输,也不知道方拓是主动将他从轮回盘中放出来的,一声大吼,纵身腾起,手持战剑,向着方拓劈杀而来。 方拓摇了摇头,也不多言,抬手又是一道印法打出,虚空开裂,将金尸丘卷入其中,空间的绞杀之力汹涌而至,万物湮灭,金尸丘好不容易冲出虚空封锁,周身却是破破烂烂,狼狈不堪。 “虚空印被我定义为一种遁术,以速度见长,攻杀看来还是太弱。”方拓又是一阵的摇头,不管是神通还是法宝兵器,他都讲究攻防一体,每一道印法的功效都很单一,唯有完美配合,才能发挥出最强的威力。 想到这里,他身影蓦然消失,融入虚空。 金尸丘面色凝重,以神识扫荡整座战台,却无法寻到丝毫踪影。 突然间,方拓身影出现在金尸丘的头顶上方,一记破天印打出,让金尸丘来不及做出反应,立时被轰飞了出去,筋断骨折,鲜血狂喷。 然而方拓的攻势却并没有就此停止,混元法印打出,融入四象神术,演化一方混沌,将金尸丘的身影吞没。 随后,生死印打出,不断的抽取他体内的生机阳气,无尽混沌化作剑气,狂风骤雨一般不断的攻伐,让金尸丘怒吼连连,却怎么都无法脱身。 “我的霸神印法与无上帝气两种神通,精妙之处便在于相互配合,天衣无缝,让对手毫无还手之力。”方拓暗自点头,一道道印法接连不断的打出,让被困在混沌空间中的金尸丘接连受创,狼狈无比。 “我认输!” 终于,金尸丘按耐不住,选择了放弃,他此刻体内的法力已经消耗严重,再过一会儿,只怕要被方拓生生困死了。 对方选择了认输,方拓自然也不好继续攻杀,毕竟这里是阴间,金尸丘又是黄金尸族的天才,若是真的杀了他,定是一场祸事。 方拓将印法收回,混沌消散,金尸丘面色阴沉,将黄金战剑插入背后的剑鞘,纵身一跃,从战台上跳下去,头也不回,大步流星的离去。 “这人好厉害,是鬼族的天才吗?怎么从未见过他?” “黄金尸族的天才都要俯首认输,看来此次阴神大会,有将是一场龙争虎斗!” 战台附近众多的观战修士皆都惊叹不已,很多不知道方拓身份的修士议论纷纷,相互打听他的来历。 而一些来自各方势力的高手,虽然知晓方拓的身份,却因为上面告诫过不可宣扬,因此也都闭口不言,唯恐惹出麻烦。 远在城主府中,幽冥鬼皇立在一座高台上,举目眺望,将战台上发生的一幕,尽收眼底。 他的面色颇为凝重,其他人无法看出其中的蹊跷,身为皇境后期的强者,幽冥鬼皇却能够看出一些门道来。 对于他来说,击败金尸丘算不上什么了不得的本事,阴间无边广阔,天才无数,金尸丘虽然出众,但是能够胜过他的人也还有不少。 但是如果只是使用出两成左右的实力,便可击败金尸丘,那就太过恐怖了。 “仅仅王境九重,便已经皇境以下无敌,如果他全力出手,估计就算是皇境初期的强者,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幽冥鬼皇心中沉吟,想到当年自己的义妹幽兰鬼皇曾经与之为敌,他总感觉方拓这次出现在幽冥城,让他内心颇为不安。 “王境与皇境之间,是修行之路上第一个大难关,王境九重后面,还有大圆满,半步皇境,方可晋级成皇,这方拓的潜力太过可怕,一旦突破成皇,只怕如我这般的皇境后期,都没有资格站在他的面前了。”幽冥鬼皇如此想到,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听冥云那小丫头说他想要参加这次的阴神大会,本皇倒是可以与他好好的谈谈,如果他不怀好意,即便是冒着得罪那邪王元师通的风险,本皇也要在他还未成长起来之前杀了他。”幽冥鬼皇心中自语道。 “可还有人上来一战?” 方拓迎风而立在战台上,霸气凛然,目光扫视八方,无人敢与他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