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真紧再浪点水真多_女友闺蜜真湿夹得我好爽

从小树林里走出来,邢傲飞就一直在考虑关于救治的任务,距离24小时,去掉天黑睡觉,除去跟同学唠嗑喷空,填报志愿的时间,恐怕也就是有四五个小时可以救治他人吧。难道自己要在街上对每一个路过的人问:你有病吗? https://www.lvdaogroup.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449.jpg 自己还不被人打死,邢傲飞一脸冷汗地想着,不过似乎也没有其他办法,真的在路上碰到个急性心梗或者脑出血摔倒的病人,自己敢上前救治吗? 且不说是否能治好,万一碰见个想要碰瓷故意摔倒的老太太,还不被坑的裤衩都不剩。不行,这件事必须思量完善,否则自己必将成为刚考上大学就英年早逝的第一人。 “哟呵......傲飞桑......准备去学校啊?”一只干瘪的手拍了拍正在边思考边走路的邢傲飞的肩膀。 邢傲飞听到这声音,便知道这人定是跟自己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好朋友唐庸。 转过头去,看着唐庸那形容枯槁的身形,指了指他的黑眼圈道:“你这家伙,是不是天天撸啊,你个撸色儿,小心你肾亏致死。” 唐庸打了大大一个哈欠道:“有一句诗就是形容我的,”他跑上前方的一个小土坡,双手后背,故作沉吟,念叨:“樯橹灰飞烟灭......” 邢傲飞差点吐了:你把这种猥琐的事说的这么高大上,确定太祖不会晚上来找你?等下,这货在未来貌似就是因为肾虚而不能生育,自己如果现在提点他一下,岂不是救治了一个人,完成了任务。 想到这里,邢傲飞干咳一声:“骚年,我发现了一件事情。” 成功吸引了唐庸的注意力,邢傲飞决定应该先取信于人:“骚年,你也是知道的,我父亲是村里有名的医生,我呢......也从小耳濡目染,得到了一些真传。” “中医上认为,人体五脏分为肝心脾肺肾,对应五行木火土金水,同时映衬无色青赤黄白黑,你也看到了你的眼圈黑的厉害,从中医上讲这叫肾虚,你最近有没有腰酸背痛腿抽筋的症状啊。” 唐庸连忙点点头:“有啊有啊。” “有没有吃啥啥不想,沾床就想睡的症状啊?” 唐庸继续点头:“有啊有啊!” “有没有天天精神不济,脑中总想女人的症状啊?” 唐庸成了应声虫:“有啊有啊!” 邢傲飞心道:废话,我也想,那叫青春期。 他依旧故作高深模样:“那就是了,我几乎可以断定,你有肾虚。快去医院看看吧,弄点六味地黄丸什么的吃吃,对你大有裨益啊。”邢傲飞故作高深的快速离开,只留给唐庸一个仙风道骨的背影。 唐庸面色灰白,仰望苍天,大喊道:“天妒英才啊......” 邢傲飞快步走到学校,学校门前已然人头攒动。不是每个孩子的家长,都像自己的父母那样对自己放心啊,他心中臭屁的想着。 很多家长都会陪同孩子到学校,一方面想要看看自己孩子的分数,另一方面想要咨询下老师,看看什么学校对于自己的孩子最合适。 操场的分数榜前人山人海,几家欢喜几家愁。但相同的是,哪怕自家孩子考试再差,家长也顶多面色阴沉,并不会像往常那般将孩子训个狗血淋头,毕竟已成定局,又何必纠结呢。每个孩子都经过三年的非人生活,再去计较也显得很不人道。 当然此刻,每个家长心中都有着一杆秤,不论是让孩子随便花个钱读个三本或者专科,还是托付下关系送孩子进入名牌大学,或是让孩子再“享受”一年的非常生活。此刻的他们都只会摸着孩子的脑袋说不必在意,高考结束了先好好玩几天。 邢傲飞知道自己的成绩,唯一的任务就是报志愿了。老师那里此刻水泄不通,似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被每个家长奉若神灵,他们在每个孩子规划图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然而很多孩子只是呼朋唤友的说着今天去哪里玩,要不要拼杀局CS。 邢傲飞此刻是颇为不屑的,他清楚地知道之后的路更难走,之后的生活才是真正苦难的开始。他想了很多很多,充满着只不过重头再来的优越感,当然前提是第一个任务完成,让系统不把自己干掉。 邢傲飞只想尽快报完志愿离开,去寻找需要自己帮助的人。因为他知道自己告知唐庸的事,那小子压根就没当成回事,现在依旧猥琐地跟着一个漂亮女生的身后,不时地以人群拥挤为由在人家身上蹭那么一两下。 既然选择了医生的职业,就一定要在医疗行业搞下去,哪怕这个行业有那么多的委屈和糟心,自己依旧要奋勇直前。 他的分数,能够报考的医学专业,一个是郑城中医药大学,也就是重生前的母校,另一个就是新城医学院,是一所西医院校。 秉承着能懒则懒的责任感,邢傲飞决定还是要和阴阳五行搞好关系,按照自己重生前所学,再在大学加把子力气,读个三流学校的研究生还是木有问题的。研究生之后最好再读个博士,之后工作就不是难题了。 想到这里,他走向资料发放处,随手抽了一张志愿表,准备填写。 “呀......邢傲飞,你也要报志愿了?”一股浓浓的香气传来,邢傲飞抬头看去,原来是自己在高中时期魂牵梦绕的女神,校花冉映柔,她的笑容如春光般明媚,一颦一笑都似乎能融化冬日的冰雪。 邢傲飞依稀记得自己在高考前曾下定决心向她表白,当时她没有拒绝,说会考虑考虑,那段时间真是自己辗转难眠的日子。然而报志愿当天,自己由于犹豫不决,一直等待老师很久才定下志愿,离开时已经很晚了,之后就再也没见过冉映柔。 上大学后才听说她一直和高中时期的坏学生,号称小霸王的刘凯在一起。那小子仗着家中有些钱财,一直在高中呼风唤雨,欺压其他同学,包括邢傲飞都被欺侮过。因此邢傲飞一直对,自己的梦中情人,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表示愤慨。 所谓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哪怕是邢傲飞此刻心中已然居住着一个大叔的灵魂,对于原来的眼光嗤之以鼻。但对于久未得到的向往,充满着异样的情愫,感情这东西,培养培养也许就有了嘛。 他对冉映柔露出一丝自认为帅气的微笑:“哦......冉映柔啊,你也来报志愿么?” 冉映柔点点头:“是啊,邢傲飞,你要报哪所院校?” “我的分数不高,决定报一所中医院校。” “哦,打算当医生啊,挺好的,恭喜你啦。”冉映柔脸上忽然露出一丝扭捏,离近了邢傲飞道:“你说的话,我考虑清楚了,明天晚上九点到小河边来找我。”她吐气如兰,冲邢傲飞柔柔的一笑。 这笑容将邢傲飞的骨头都软化了:难道自己刚刚重生,美女就开始往我身边凑了?果然我身上一定散发着重生者的王霸之气。 虽然自己对于现在还是未成年人的冉映柔不太感冒,但是到明天再婉言拒绝就好了。哎,魅力太大就是会伤别人的自尊。 他忙不迭地点点头,道:“明天我一定准时到。” 冉映柔手抚着他的肩膀,走了过去,留下一缕清香。 他飞快地填写了志愿,就准备去马路上转转,寻找下需要救治的人。哪知刚要出校园,就被几个人叫住。 “邢傲飞,走那么快干嘛?走,一起参加班级的活动,唱KTV去。”唐庸那流里流气的声音传来,叫住了正准备离开的邢傲飞。 邢傲飞转身看去,只见唐庸朝他挥手,身后还有几个平时关系较好的男生女生,唯一比较意外的就是一直和自己不对路的大班长也在旁边。 七八个人走近邢傲飞,唐庸拍了拍他的肩膀:“班长大人今天组织大家去KTV,AA制,一起吧。” 邢傲飞看看一脸高冷的大班长,讽刺道:“大班长什么时候也会参加我们的小聚会了,不去认真学习么?” 班长抿了抿嘴唇,推了推比她脸还大的眼镜低声道:“高考已经结束了,邢傲飞同学也不要班长班长的叫我了,还是叫我的名字卢菲菲吧,今天我不是班长,你也不是我爱管的同学,去唱唱歌,就当是离开高中,留下美好的回忆吧。” 听到原本不对付的班长这样说话,内心已经成熟的邢傲飞,对于班长的厌烦渐渐消失。原本的敌意在于自己的成绩不好,而班长卢菲菲偏偏喜欢管教自己,整的两个人水火不容似的。 其实仔细想来,卢菲菲与自己非亲非故,干嘛那样管教自己,还不是出于身为班长对同学的关心嘛。 想到这里,邢傲飞微笑着伸出了右手:“既然卢菲菲同学这么说,我们往日恩怨一笔勾销,从今开始,我们重新认识下,我叫邢傲飞。” 卢菲菲露出一丝微笑,同他右手相握:“你好,我叫卢菲菲。” 两人相视一笑,说实在的班长卢菲菲是个出了名的美人,与校花冉映柔并称高中并蒂莲,乌黑的头发秀长飘逸,白嫩的脸蛋似乎轻轻一掐就能掐出水来,细细的眉毛,明亮的双眼,细小的琼鼻,樱桃小口共同构成一幅绝美的画中仙。 她身材高挑,能有1米7左右,可惜上学期间总是戴着一副巨大的眼睛,将乌黑的长发绑成普通的马尾,再加上他的家庭条件似乎也不是很好,平常穿的衣服就那么几件,很是普通。再多的靓丽也根本表现不出来。 唐庸插嘴道:“傲飞,走吧,一起去欣赏下你的歌喉。” 听到唐庸的话,邢傲飞脸红了,作为跟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唐庸,可是很清楚邢傲飞是个五音不全的主,说是欣赏他的歌喉,不如说是想要令他当面出丑博大家一乐。 再说,邢傲飞心中有事,自然不想去掺和,便想要告辞离开,哪知卢菲菲听到唐庸的话还以为邢傲飞有什么深藏不露的优美声音,便不由得眼睛发亮,说:“原来邢傲飞同学还有这番本事,那可一定要欣赏欣赏。” 周围几个不明所以的同学纷纷起哄,架着邢傲飞就上了公交车,前往预定好的KTV量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