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_在车里两个男人舔我&陈艺瑶钟皓

“我让你看的是这个吗?你会不会脑子转的太快了?” 麦什习惯搞错重点周易知道,但偶尔,他也需要第三个人的意见。 https://www.lvdaogroup.com/wp-content/uploads/2020/02/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123.jpg “如果不是的话,他干嘛跳过我去找你?以前都是我通知你做什么的?现在他这样做,摆明了是嫌我没用。我一个拉皮条的,不靠这个靠什么?” 周易实在忍不住拍了麦什装满豆腐渣的脑袋,干脆下最后的通牒。 “我不管你思维跳跃到哪里,还是担心被踢出去局这些有的没的。我现在想搞清楚的是谁找我,不然今晚这约,我不能去。” “能有谁,肯定是王使耀新找的财主啊。我当初认识他的时候就看出来这小子是个认钱不认人的主,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翻脸了,是,我帮他找到你这个大神了不起,但他怎么就知道我找不到第二个你了?” “麦什,你担心就只是这些吗?” 意识到周易语气不对,麦什的神经终于转了过来,“不是,周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 “算了,指望你我真的是脑子进水。” 和麦什之间的矛盾,确实是周易一直以来忽略的问题,但现在不是理清这些的时候。 无奈之际,周易只能冒险找上前台孙茂,试图打听点眉目,没想到对方回复的很快,快到让他更加怀疑这场鸿门宴是王使耀为了他一个人准备的。 还好孙茂事后开口要了一笔数额,加上王使耀也不必拖他当挡箭牌,一系列的疑点,证明确实是多虑了。 事情大概是辛少爷和某位归国不久的大少爷杠上了,起因是俗套的抢女人,据说那位大少爷相貌堂堂,风流多金,堪称行走的吸女神器。回国不过短短几日就抢了辛少爷的地盘和势力。于是辛少爷就琢磨着在女人面前灭灭他的威风,结果计差一筹,明里暗里都玩不过人家,还被当场羞辱。恰巧昨晚证实了周易的实力,便打算让周易去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试图挽回些面子。 反正这群无脑公子哥的消遣方式,正常人是不会懂的。 不过王使耀没有明说是辛少爷找,应该是怕起疑,毕竟昨晚才不留情面的让周易休息几天。这么快就打脸,确实不够威风。 放学即使没有叫上麦什,那小子也会跟在他后面,其厚脸皮的程度,不是一般人能比喻的。 照旧讨好的拿过周易的书包,说着说着就揽住肩膀,苦口婆心的道歉:“周易,你别和我一般见识,你知道我这人不聪明,家里状况也不好,我必须得打这份工。所以有时候在你面前就表现的有点自私,你理解一下。” 面对道歉,周易只简简单单“嗯”了一声算是答复。 走出校门习惯性的往左转的时候,周易下意识朝路口看,那个位置是刚上高中时,任纪生担心周易在学校受欺负,于是每天不辞辛苦的来接周易放学。 他几乎每天穿不同的衣服,所以周易得从一堆校服里面去猜测他今天穿的什么颜色。 不过他已经很久没来了,可能是觉得周易现在不会被人欺负,其实就周易阴沉和有仇必报的性格来看,基本没人会自找麻烦。 因为习惯了在新的地方,制造一两次事故,然后被大家议论成不能招惹的怪胎。 于是,当周易看见站在路口无比招摇的任纪生,那种奇怪的感觉又爬上了喉咙。 麦什没有注意到,因为他没有等待过,所以当任纪生习惯不来接周易时,他很快就适应了,可周易总是阻止不了自己的目光去看那个不会出现的身影。 现在他出现了,然而麦什在拉着周易往前走。 这次任纪生干脆连招呼都不打,就从麦什手里拿过周易的书包,轻描淡写的说:“走吧,我来接你放学。” 周易停在原地,口气不善,“不是让你不要来吗?” “你问题太多,上车再说。” 周易发现自己竟然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下一秒却被麦什诧异的拉住了胳膊,估计没料到周易这个小恶魔会如此乖巧的听任纪生的话,“周易,咱们不是说好了放学去玩吗?还是说你回家放了书包换个衣服就来?” “他已经上高中了,恐怕没时间再玩了。”话完,任纪生便牵着周易的手往停车的方向走,之所以用“牵”这个奇怪的词,是因为这次不是握的手腕而是握的手心。 周易都快忘了,有多久没有感受到这种温度了。 任纪生最近真是殷勤的更加讨厌了。 这次为了能更好的与任纪生争辩,周易坐在了副驾驶,车内是淡淡的柠檬香。 周易疲惫的捏着鼻梁,声音压的极低,“爸爸今天会早回家,你,在家吃晚饭吗?” 话落,任纪生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起。 是公司的事,周易只能耐心等他谈完,尽管他从交谈里能听出来对方是故意拖延时间不回答自己的问题。 终于眼前不断闪过的建筑物越来越熟悉时,任纪生挂断了电话,口气有些不好。 扶了扶额头,周易受不了这种被玩弄的感觉,发脾气道:“四十分钟,你在躲我的问题吗?只要把我送到家就能安心去林淼家里赴约了?任纪生你是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还是故意装不知道?” 任纪生不动声色的转动方向盘,将车驶进小道,平静的表情不太在意周易此刻的濒临爆发边缘的情绪,“你听话!” 周易猛然发疯似的垂着玻璃窗大吼,“停车,停车。” “你干什么?”任纪生眼疾手快的将周易拉向自己的身边,“别闹了,会受伤的。” 然而对方却张牙舞爪的冲他大吼,“我让你停车听不见吗?停车,停车,停车。” 大概是习惯了周易的胡作非为,任纪生索性沉着面容不予置理。 计谋不成的周易,只能将手伸向方向盘,那个关乎到两人生命的东西,“耍着我玩是不是?故意对我冷淡是不是?好啊,一起下地狱啊,你任纪生什么也别想得到。” “周易,你找死吗?坐回去,我让你坐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