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受合不垅腿攻

回去的路上,路乔显得特别的没有什么精神,疲倦地阖着眼睛,一路沉默。 季和在路家做了很多年的家庭医生,对锦城首富霍家的大少爷霍宴和路乔的事情,知道的很清楚。 https://www.lvdaogroup.com/wp-content/uploads/2020/02/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125.jpg 看着路乔这幅模样,他有心想说些什么,但是还没想好怎么说,路乔却像有心电感应似的,先开了口:“季和,我累了,关于他的事情,我真的不想再多说了。” 季和叹了口气,只好把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好吧,我不提。” 顿了下,他又说:“不过,作为你的医生,为了你的病情考虑,我还是要多说两句,建议你尽快把心结打开,保持心情愉快,这样才有利于你的身心健康。” 路乔没说话,也不知道是听到了没有,偏头看着车窗外的稍纵即逝的风景,食指在车窗玻璃上,一遍一遍的描摹一个复杂的形状。 车窗玻璃擦的很干净,路乔的手指在上边没留下任何的痕迹,别人看不出来那是什么,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一遍又一遍写下的全是一个人的名字。 是,霍宴。 有人说,名字是最短的咒语,以前霍宴的名字,是能让路乔陷入爱情,最甜蜜的咒语,现在,他的名字,是她的诅咒,终生的噩梦。 这一横一竖,每一笔每一画,都是刀划在她心里,留下的血淋淋的伤疤…… 回到家,路乔什么也不想做,疲惫地只想昏睡。 食不知味的吃了午饭,正好也快到了小虽然午睡的时候,她抱着他上了二楼卧室。 替他盖上小被子,准备哄他睡觉,小虽然忽然问她:“妈妈,为什么我们在游乐园遇见的那个坏人跟我长得那么像?” 路乔动作僵住,好一会儿,才重新恢复正常。 她想不出来合适的理由,就只能把在游乐园跟霍晏说得理由又重新拿了出来:“人有相似而已。” 小虽然却不好哄,小脑袋聪明得很,“妈妈骗人,我们老师说了,世界上没有一模一样的两片叶子,无缘无故,我跟那个叔叔怎么可能长的那么像?那个叔叔跟我肯定有关系的。” 小虽然托着腮,做思考状。 “我们老师说,一般有血缘关系,像是父子,就会特别的像。妈妈,那个叔叔不会就是我的亲生爸爸吧?” 路乔:“……” 现在幼儿园教得东西都已经这么深奥了吗?她记忆里那些还只知道做游戏,排排坐吃果果的天真无邪小可爱们都到哪儿去了? 在儿子睿智的眼神里,路乔试图垂死挣扎,“你的爸爸不是季和吗?你们才是父子相吧,那个你不认识的叔叔,真的只是巧合而已。” “季爸爸是后爸,他跟妈妈你是一对,但是跟我没有血缘关系的。” 一口气堵在胸口,路乔好悬差点没噎死,这小鬼头到底是从哪判断出来季和跟她有关系的? 还后爸,是没有血缘关系的……现在的小孩子懂得可真多。 路乔对六岁的路遂小朋友的聪慧感到了头疼,“小虽然,首先,我要跟你声明一点,季爸爸不是一对,在工作上,他是我的私人医生,在私下里,他跟我是普通朋友,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