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我被男生拉到教室做那个绝世强者

晋级到了〖天龙传承〗的第五重,炼脏境界以后,张浪吃起水果和树叶之类的东西,完全没有任何的障碍,他强大的脏腑功能,确保了他强大的生存能力。必要的时候,张浪甚至可以直接吞食晶石。 张浪自己都有些怀疑,再接着练下去,他是不是要变成兽人了,因为他的身体简直强横到了变态的程度。 足尖儿轻轻一点地面,张浪“嗖”地一下就从原地消失,出现在三丈开外。这一招快速移动,是纯粹的肌肉力量造成的,完全不依靠任何元力,这是以前张浪无法想象的事情,现在却轻易做到了。 https://www.lvdaogroup.com/wp-content/uploads/2020/02/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134.jpg 没办法,张浪的元丹都让人挖出去了,现在他根本就没有办法拥有元力,想要修炼,就必须另辟蹊径。 张浪又将手放在一块巨石前,从一寸远处开始突然发力,一掌拍下去,巨石顿时一片龟裂,片刻之后轰然碎裂了一地的大小石块。之后张浪心念一动,隔空虚拍一掌,两尺远处的一株碗口粗的大树顿时“咔嚓”一下,应声折断,轰隆隆地倒下。 张浪自己都看的心惊不已,忍不住打量起自己的两手来。 就凭他现在的速度和力量,以及两尺距离肉身之力外放的能力,罡气境以下的对手,完全可以一招干死,随便来一打薛晋那样的对手都不够看的。 兽人的顶级功法真是太强横了,只是改进版的功法就有这样强悍的效果,如果每个兽人都能修炼到这样的程度……张浪先是悚然一惊,然后自己也笑了。 〖世界碎片〗里都说的很明白了,〖天龙传承〗是兽人的顶级功法,如果每个兽人随随便便都够资格修炼的话,也不会叫做顶级功法了。再说人类和兽人根本就不在一个位面,他这才是杞人忧天呢。 随着〖天龙传承〗基础篇的修炼完成,又一项兽人族的特技出现了,趁着现在有点儿时间,张浪匆匆地查看了一下,原来是〖闪击〗。 张浪也不知道什么是〖闪击〗,不过看名字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顿时,张浪笑的嘴巴都要合不拢了,忍不住自言自语道:“没想到兽人族的修炼功法当中,还有那么多厉害的特技,小爷还真是小看了这帮兽人呢。” 眼看着天色开始大亮了,张浪看看左右四下无人,飞快地冲出河边的灌木丛,冲过官道和田野,一口气冲进对面的巴罗山。 张浪也并非纯人一个,早些年他带着一帮小兄弟为流星剑派打江山的时候,也是做过一些后手的准备的,比如在某些地方分散隐匿一些金银、晶石、衣物、粮食、兵器,等等。俗话说狡兔三窟,张浪也知道自己这拨人树敌太多,所以大家对于避难所的经营,都是很上心的。 只是,谁都不知道,最后的情形竟然变成那个样子,张浪直接就被掏出了元丹,成为一个废人,被流星剑派看管起来,根本都来不及逃出去使用避难所。 平安镇对面的巴罗山里,就有这样一个小小的避难所。 这里其实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因为这里距离流星剑派太近了,不适合成为永久性的避难所。所以这里没有存储大量的晶石,也没有替换的兵器之类的东西,就只是一个简单的休息场所,一点特制的干粮和替换的衣服,仅此而已。 张浪现在要的就是吃的、穿的,乔装改扮以后他好进平安镇找人,看看能不能淘到一些趁手的宝贝,然后立马远遁,到以前设立的永久性的避难所里,安静地待上几年,好好地修炼一下〖世界碎片〗里的绝学。 等到了修为提高到了一定的层次以后,那个时候,外面的风头应该也过去了,然后张浪才会悄悄地出去,想办法搞清楚当年的那一桩公案,为自己、也为那些枉死的兄弟们,讨还一个公道。 有仇报仇,有怨抱怨。 之后张浪就打算驰骋天下、笑傲江湖,再不会为任何门派效力,他只想纵情于山水,同时追求武道天道的极致。 打算当然是美好的,但是当张浪鬼鬼祟祟地溜进巴罗山,一番手脚以后钻进临时避难所里时,顿时浑身像犯了疟疾似的抖个不停。 因为张浪看到了墙壁上的一片花纹。 这不是普通的花纹,这是黄妙的独门手艺,是以无数层层叠叠的花纹,来表述一件事情,你必须要知道识别花纹的规则,才能从一片复杂的花纹里,提取出一串数字,再按照不同的数字对应的意思,得知花纹里想要表达的意思。 这种手法,就像是加密的暗号,只有张浪当年的十多个兄弟明白其中的意思。而黄妙,就是当年追随张浪的十多人里,唯一的女子。 其实大家都知道,黄妙一直爱慕着张浪,只是张浪身上天才光芒太过耀眼,以至于黄妙迟迟都不敢说出心里话而已。 张浪其实对黄妙的心思,也早有感觉,但是兄弟当中有好几人都对黄妙有意思,大家又是在打江山开创事业的时期,又都那么的年轻,所以张浪就一直假装不知道而已。 巴罗山的这个临时避难所,是当年张浪手下十六兄弟之一的刘伟,一手创建的,建成以后,张浪也亲自过来看过,当时这面墙上绝对没有花纹。 这说明,在张浪之前,已经有兄弟用过这个临时避难所了。 当年的十六兄弟,最后只有三个幸存,一个是重伤残疾,退隐回老家的陈进,一个是季经臣,最后一个就是黄妙。再算上被掏出元丹,成为废人的老大张浪,一共只有四人幸存。 会是谁用了这个临时避难所呢? 张浪仔细研读了一番墙上的花纹,脸色顿时大变,越来越愤怒。原来黄妙说,兄弟当中出了两个叛徒,其中一个是柳斗,已经在往日的战斗力死去,另一个幸存的,就是季经臣。 张浪这才恍然,原来这个临时避难所,是黄妙用的,她用这里的唯一目的,是赌张浪有天会从流星剑派里逃出来,是赌季经臣不会注意这个临时避难所,所以她在这个临时避难所里存放了大量的物资。 如果废人一样的张浪,能从流星剑派里逃出来,那么他最急需的东西,不是吃的、穿的、用的,而是晶石。对于修士来说,晶石是罪不可或缺的东西。可以说,没有晶石,就没有现在修士的世界。 所以,黄妙在这里存放了大量的物资。 有一包特制的可以保存十年之久的干粮,有一支普通人用的百锻钢短剑,有一支修士用的清源铺出品的仙剑,一匣子三星级的晶石,两下子两星级的晶石,外加两大箱子各种职业的服装饰品和道具,甚至还有一大包胭脂水粉之类的东西,张浪可以随意乔装改扮成任何人。 张浪的眼眶湿润了,黄妙,你在哪里?你是否安好? 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张浪拎着百锻钢短剑,将墙壁上的花纹给铲了下来,然后换好一身普通商人的服饰,带上干粮、兵器和晶石,悄然离去。 半个时辰以后,张浪大摇大摆地来到走进平安镇里。 平安镇现在属于流星剑派的势力范围,由流星剑派委派弟子进行管理,并且收税。所以张浪还没进镇子,就能看到四个流星剑派的弟子站在城门楼上,一脸的如临大敌,警惕地扫视着下面进出的人群。 看来,流星剑派已经将消息传递到了平安镇。 张浪明白,这才是云州十大门派应该有的效率。但是见识过薛晋的那些手下懦弱的表现以后,张浪对现在这个流星剑派的战斗力,也心里有数了——别看这些弟子表面儿上如临大敌的样子,但是那都是装样子的。 平安镇是周边地区最大的商业枢纽,常住人口虽然只有千把户人,但是每天进出的外来人口足有上万,十几个几十个常驻弟子,如何看的过来这么多的普通人? 而且城门楼上的那四个弟子,一直都站在那里看着,并没有下来查看……难道这么多人进出,就没有一个看起来行迹比较可疑的目标? 所以张浪很快做出判断,这帮家伙在装样儿。 如今的流星剑派,已经不是两年前的那个朝气蓬勃的流星剑派了,随着原来的长老、护法,以及一大批忠心耿耿又硬骨头的骨干的损失,这两年补充进来的新弟子,已经完全没有了他们前辈的那种风骨。 宋东鸿上台以后,对于张浪的处理,也让许多流星剑派的弟子为之心寒,所以才造成了流星剑派现在的精神风貌——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张浪心中冷笑,跟随人潮缓缓进入平安镇。 毕竟是两年过去了,很多事情都会发生改变的,张浪也不确定,平安镇原来一旬一次的地下交易会,还是不是会正常举办。 不过就算地下交易会正常举办,张浪也不可能留下来参加,因为地下交易会通常都是晚上举办,他可没时间等到晚上,最迟中午,他就必须离开平安镇了。 所以张浪也没去四处打听消息,而是不动声色地慢慢随着人潮移动,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一处僻静的巷子里。 巷子里有十几户人家,还有一株古老的不知名的老树,张浪快步上前,来到巷子尽头的那户人家,手掌极有节奏地拍着门板。 片刻之后,院子里响起脚步声,门板“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形容猥琐的老头儿探出头来,警惕地看着张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