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就想下面被吃

张诚在11点30到了剧组,成导也在办公室春风满面的和古则倾聊着《人在囧途》里面很多要注意的问题。张诚一进来就看到今天不论是成导还是古则倾都焕发着一种精气神儿,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票房大卖,不要说成导和张诚了,就连副导演古则倾也是名气暴涨,有种在圈内要成神的赶脚。 三个人坐在一起,更是研究剧本的时候,连张诚有些修改不到位的地方都找了出来,正聊得开心的时候,剧务曹华跑进来了。 “成导,张导,古导有人告张导的剧本是擅自改编。现在已经起诉,而且,有人证和证据。更是责令各大院线停止上映。要等版权事情搞清楚才能重新上画。”曹华满头大汗的喘着说道。 https://www.lvdaogroup.com/wp-content/uploads/2020/02/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142.jpg 其实就算是《警察故事》再热也和这些基本工种没有一丝关系。商业电影很难去评什么蒋,更何况这些基本组成的人员也得不到更多的钱,可能大卖会有些红包,不过按照惯例,最多也就是千把块钱而已。 可是电影大卖,作为剧组内的成员,却是一种资历,而资历这种东西你说值钱他就值钱。重视它的可谓千金难买,不重视的估计也是不屑一顾。在影视圈,有资历等于长期高额工资。当然,你得找得到需要你资历的剧组。而曹华从《警察故事》里看到了自己身价的上升空间。 所谓吃水不忘挖井人的心态,才让他有些在意这件事。大多数剧组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也不关心这些所谓的控诉。在娱乐圈别的不多,借机上位的,蹭热度的,故意找茬想出名的每天也不知道多少。像《警察故事》这样红的电影,要是没有人来折腾一下还就真不正常。 “呵呵,无稽之谈。就凭他一句话,就能让院线停止放映?他以为他是谁啊?小古,你去通知公司法务部,给各大院线发通知,要是在事情没有确凿之前,谁敢停我电影,我就让谁破产。然后让法务部了解下情况,看看是怎么回事儿。还翻天了,居然在版权上找我们毛病。”成导很是霸气的说着,当然这样的事儿成导以前就遇到过。反映之迅速,处理之老道,让张诚不得不服。 一转头成导接着问道:“小曹啊,这都谁啊?和我找毛病!你坐下慢慢说,都是什么情况。” 曹华受宠若惊的坐下才道:“今天中午有一档子法制节目。这次的案件是由原告赵宇在电视上直接起诉,而且魔都法院当场受理。 而且,这事儿他说是张诚偷了他的原件,并拿出很多证据。 有许多草稿都是电脑打印出来的,有电脑记录的日期。还有些手写的草稿经鉴定是去年就写好了的。 最重要的是,他的警察故事是一本小说。虽然没有发表。但是里面很多故事情节据法警说和电影内容很相似。所以,法院就这个问题已经立案,而且当场就同意了赵宇的说法,并去调节院线,让院线停止侵权。” 成导有些沉默,张诚知道,这是等着自己表态呢,马上道:“这个本子我写了很多年。而且我从来就不认识什么赵宇。在上学之前,我都没有见过他。而且上学以后,我就更没有和他交集的地方。所以,第一个说法,说我偷他的稿子完全就是扯淡。 第二,他去年才开始写的小说,我又是怎么知道他写的是什么?我在拿出稿子之前才和成老师和王主任聊了剧情。所以,就算是我盗窃了他的稿子,也是在那之前。在那之前,我最文艺的一次就是去参加了一个广告的创意大赛。剩下的就是考艺校,然后上学,我这里也有全部的证据。 第三,就算是他的小说内有各种各样的情节和我们的相似。可是相似的东西很多,就算是再相似也不是我们的剧本。我自信还没有一个小说和我们的剧本相似度有那么高。只能说可能有巧合。但是,并不是我抄袭,或者偷了他的稿件。”张诚把问题分析的有理有据,这让成导很满意。这些说法坚定了成导的决心。其实很多导演就怕遇到版权问题。那时候你的票房再好,也会让自己焦头烂额,而且一个不好自己的作品以后否没有人看了。 就在几个人还在琢磨的时候,已经有人进来问道:“成导,外面有警察说要去请张导去警察局一趟了解一些情况……”这是剧组的接待人员,平时没事儿的时候帮忙搞一下道具和联络。有外人或者记者的时候,就是接待。 成导不悦的翻了一个白眼儿道:“了解什么情况?要问就在这里问,我们很忙没时间人家放个屁就跟着瞎折腾。而且,作为我们剧组的主创人员,张导也是有身份的人。就算确实是我们的问题,警察来也知道口头调查。没有约束权。 这是版权侵权案和盗窃案。盗窃案警方必须要有足够的证据才能带人走,不过我估计警方毛证据都没有,只有猜测。所以只能用侵权案为由头,那就更没有带走人的权利了。这是经济案,在没有确凿之前,只能算是怀疑。 小柳去告诉警察同志,要问就来这里问。我们都是人证,在这里听一听来龙去脉。” 小柳被成导一通‘教育’有些委屈,心说这是警察来找人出去,又不是我,你朝我发什么火。不过还是眼含泪花的出去转告来调查取证的民警了。 不大会儿的功夫,三个民警走了进来。为首的一人一脸的正气,沉着脸估计小柳也没给他们说啥好话。 走进办公室,为首的警官掏出证件递了过去道:“魔都经济开发区宝山派出所警员陈力群,带着我的协警张舒同、王安前来就张诚先生与赵宇先生的关于《警察故事》版权问题一案来做一些调查……” 没等他说完,成导一抬头打断道:“你是派出所的警察,来这里调查版权问题,捞过界了吧?这事儿我记得应该是文化局的来查,你们只能跟着来看看,主要是防止嫌疑人和调查员之间的暴力事件。 小同志,回去和你们领导汇报一下:我们是守法商人,是纳税人,但是不是法盲。” 我去,张诚直接就服了,成导不愧是老江湖,几句话说的不卑不亢,把三个警察给说的面红耳赤。没错,既然自己没错干嘛要被调查。即便是调查也要文化局的来,而不是警察直接上门。 想想看,假如你盗版了小说在网上发表。一般都是网站受罚,封你IP。很少有警察直接上门去找你吧?但是之前的取证和调查都是网监会。网监会是缩写,全名是网络文化监察委员会,还有一个网监会是网络法律检测委员会。 这次事件出现以来,就应该在文化局上检。由文化局来协调,如最后调查出结论确实是张诚侵权,再移交法院立案,并且提出立案性质。现在法院越过文化局立案,派出所越过文化局上门取证,本来就是违规操作。以成导的经验,这事儿现在开始就可以扯皮了。 可是谁也想不到,案件不是开始扯皮了,已经直接进入到了高/潮部分。 小柳又进来了。 “成导,外面来了几个人说是文化局的,来调查张导的剧本问题,你看让不让他们进来?” 成导一愣,但是马上就明白了,对方也是明白人,赵宇既然要告张诚,这些步骤也一定有法律顾问帮忙,这次是直接让文化局的上门来,是想和警察一起敲双鼓吗? 陈力群一听文化局的来了,马上就笑道:“呵呵,这回可以让张导接受调查了吗?” “呲!你得意个啥?我又不是张导的监护人,而且张导是一个独立法人,接不接受调查,你要问张导,问我干嘛? 呐,这边这位就是张诚张导,也是《警察故事》这个剧本的编剧,更是脚本。所以,你要问他。现在的小同志啊,连问题都搞不清楚,还要办案呢?” 成导的话深深的刺激了陈力群。陈力群马上一拍桌子道:“成科,你在戏弄我?” 成导却突然脸色发紫整个人就倒了下去。 “你干什么?”古则倾一声大叫,马上跑到成导身边,一边从口袋里掏出药瓶,赶紧给成导喂药,然后朝张诚喊道:“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成导心脏病范了。” 张诚也是被成导的变化吓了一跳,赶紧掏出电话叫救护车。这个时候,曹华站了起来,将还放在桌子上陈力群的警员证揣进口袋道:“今天,我看就别调查了?成导的身体要紧。不过你最好祈祷成导没事儿,要不……你暴力执法的事儿我们就先说道说道。” “那你也先还我证件啊!?我们的证件不能在私人手里,只能本人持有……”陈力群也有些蒙了,这事儿要是成导一下子过去了,自己估计连年都过不去了。毕竟一个办案过程态度恶劣,照成把非涉案人员都吓死了这一条,就足够自己喝一壶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