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下面好湿好想要 乱欲小话说又粗又大 我在驾校

被背叛的愤怒,在顾承郁的胸腔里,滚滚燃烧。 他掐住了苏苒苒的脖子,眼神的充满了狠意,好似真的,就要这样将那个苍白憔悴的女人掐死。 “你跟陆文泽生了孩子!”他每个字,都说得咬牙切齿。 https://www.lvdaogroup.com/wp-content/uploads/2020/02/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151.jpg 苏苒苒抿紧了嘴唇,竭力镇定的看着顾承郁,撒谎承认:“对,我跟他有孩子了!早在离开出国之前,我就已经怀上他的孩子了!” 顾承郁怔楞了一瞬间,随后指头猛然收紧,掐住了那纤细雪白的脖颈。 “难怪你当初那么迫不及待的要走!” 连他被绑架,生命垂危都不管…… 因为害怕自己出轨怀孕的事情被拆穿! 她原来早就背叛了自己! 那些所谓的至死不渝,所谓的非他不嫁,都是谎言! 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从头到位,都在玩弄他的感情! “苏苒苒,我早该弄死你的!”顾承郁狠声说着,手指越发收紧。 强烈的窒息让苏苒苒满脸通红,脑中一阵眩晕。 可她却不挣扎,甚至狰狞的笑了起来。 “对,我早就该死的!顾承郁,你干脆点,有本事现在就杀了我!免得我还要忍着恶心的,给你生孩子!” “苏苒苒,你别以为我不敢!”顾承郁手指用力,将苏苒苒狠狠抵在墙壁上。 神色凶狠,看那模样,是真的动了杀心! 苏苒苒仰着下巴,一双水眸静静的看着顾承郁。 好似对自己会不会真的被弄死,根本无所谓! 她越这样,顾承郁就越是被激怒,指头也在狠狠的收紧。 持久的绝对窒息,让苏苒苒的面色,都开始发青…… 顾承郁垂眸看着她痛苦的,濒临死亡的模样,终究还是心软了……情不自禁的,松开了指头。 终于得以呼吸,苏苒苒大口大口的喘气起来,膝盖一软,靠着墙壁滑倒在地板上。 顾承郁往后退了一步,垂眸,冰冷黯然的盯着地上那个死里逃生的女人。 “苏苒苒,我不会那么轻松的让你解脱的。弄死了你,我去哪儿再找一个免费的女人来给我生孩子?我不仅要你做我的生育工具,我还要你一辈子被我折磨,永远不能脱身!” 苏苒苒无力的扯开嘴角,惨淡一笑,垂着睫毛,沉默不语。 可惜的是,她早就没多少时间可以活了……顾承郁的期望,怕是要落空了。 顾承郁说完话,丢下了她,摔门离开。 留下苏苒苒一人,脱力的蜷缩起身体,抱住了自己的膝盖。 顾承郁最终还是知道了朵朵的存在了,她必须要加快离开的步伐了。 不能再在这里多待了…… 五年前她离开,是因为苏惜惜和周芸秀的威胁。 那场绑架,也是她们策划的,目的就是为了逼走苏苒苒。 她离开,或者顾承郁被戳瞎眼睛……苏苒苒当然只能选择离开,她怀孕的事情,也没来得及给顾承郁说。 也幸好她离开了,不然要是顾承郁知道她身上无药可救的遗传病,一定会伤心吧…… 她时日无多,而顾承郁还有很长的余生需要走下去。 过去的事情,顾承郁永远不知道,才是最好的,恨她,恨她然后遗忘她。 这就是苏苒苒想要的。 手机又一次响起。 苏苒苒拿起一看,是陆文泽的电话。 “文泽哥……”苏苒苒吸了吸鼻子,打起精神来说话。 陆文泽却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小苒,刚刚你跟顾承郁的对话,我都听见了。” 苏苒苒一僵,慢慢垂下了睫毛。 陆文泽担忧道:“你现在是不是被顾承郁困住了?” 苏苒苒见瞒不住了,只能承认,但并未说自己被顾承郁强制要挟着生孩子的事情。 闻言,陆文泽温和却坚定道:“我现在回国来找你。你一个人,脱离不了陆文泽的掌控,我回国来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