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太深了噢要涨要死了bl舔B 小说肉捧好大好长好硬好

言鼎终于为自己的冲动后悔了,这不是他的做事方式,在部队的磨练,让他认识到自己这样做是离正道越来越远,继续下去很可能会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要是敢报警,老子下次来取你的脑袋!”林浩明威胁道,捡了条命的王铁成哪敢逗留,忙不迭地说:“不会,一定不会……给我一个周的时间,我一定把钱还了。” https://www.lvdaogroup.com/wp-content/uploads/2020/02/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152.jpg 言鼎看到王铁成屁滚尿流的跑远,虽然没要回钱,却不知为何会松了口气。 作为中间人的何文东了解真相后大吃一惊,惊讶地问:“怎么会这样?” “我可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言兄啊,你让我太难做了,没能帮你要回钱,这不是我的问题。”林浩明面露难色,“算了,不说了,既然大家都是喝过酒,拜过把子的兄弟,这样吧,咱们之前有过口头协议,现在是你自己毁了这笔交易,我怎么着也得给兄弟们个交代,你说怎么办吧?” 言鼎好像没听懂他的话,何文东却是明白人,虽然很为难,但也不得不提醒言鼎:“是这样的兄弟,林兄帮忙跑了一趟,本来是可以要回钱的,但被你从中这么一掺合把事情给毁了,虽然没有功劳但也有苦劳,林兄养了一群人,这边需要给兄弟们一个说法呀。” 言鼎恍然大悟,问:“这个好说,林哥,你说吧。” 林浩明伸出一巴掌,何文东说:“五千块吧,就算是给兄弟们跑腿的补偿。” “这五千块完全是冲着何总的情谊,要不然我可就狮子大开口了。”林浩明毫不隐晦地说,言鼎明白了,他跟此人之间只不过是交易,换种说法就是酒肉朋友,自尊心受到了一点小伤害,但他二话不说便接受了这个条件,接下来,何文东又要请吃饭,他拒绝了。 “这他妈什么世道?”言鼎在回去的路上很窝火,钱没要回来还搭上了一笔,不过希望这次的动作,可以逼王铁成把钱给还了。 还没到家,何文东打来电话,满腹懊悔地说:“兄弟,这事儿是我对不住你,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看钱也没要回来,这事儿给弄得……” 言鼎没怪他,他却又说:“你说这事没帮你弄好,我这心里也……你走之后,又跟老林好好沟通了一下,他愿意再帮你一次。” 言鼎愣道:“再帮我一次?怎么帮?” “这次你就不用再跟着一起去了,出了什么事他们自己负责,你只管等着收钱就是。”何文东苦口婆心地说,“老林这个人做事有自己的一套方式,保证不会牵扯到债主本人。” 言鼎想起那天暴打王铁成的情景,仍然心有余悸,忙说:“算了算了,这件事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何文东笑道:“兄弟,你是不是太多虑了?现在欠债的是爷爷,被欠的是孙子,你要是不用点手段,那些混蛋哪会这么容易还钱?实话告诉你吧,林兄是社会上混的,以前收保护费,现在专门替人收债,那可都是行家里手,但他说还从来没遇到过像你这样的债主,也实在是没办法了。” 言鼎听他这么一说,忍不住笑道:“我只是担心他们惹出麻烦,到时候不好收场!” “能有什么麻烦?他自有分寸,你刚从部队回来,可能对现实社会中的一些情况还不太了解,慢慢的你就会知道,男人要干出一番事业,不仅要有无穷的欲望,还要有一颗够狠够辣的心。”何文东给言鼎上了一课,“你好好考虑一下吧,想不想继续合作下去自己把握,想好后尽快给我电话。” 言鼎不是个浪漫的人,骨子里流着的都是军人的铁血,但在乖巧温柔的秦晓面前,他不得不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 “怎么样,还喜欢这儿吗?”秦晓特意选了一家看上去特别温馨的餐馆,这个餐馆在这个城市是独一无二的,成为很多喜欢追赶时髦的年轻人的选择。 谈不上喜欢或者不喜欢,只是习惯或者不习惯。这话是言鼎内心的真实想法,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当然,你喜欢就行。” 秦晓当然很享受男朋友的这份体贴,仰着脸说:“我发现你这几天廋了,呆会儿可得多吃点!” 他讪笑道:“累嘛!” “我听阿兰说你那笔债务遇到了些麻烦?”她问,他也没想瞒她,只是说:“还在处理中,可能需要些日子,哎,怎么这么久没见阿兰?” “她忙得很呢!”她笑言,“我都好几天不见她了,怎么,你也想她了?” 言鼎开玩笑道:“看你说的,有了你,我还敢想别人?” “那可不一定,阿兰姐那么漂亮,好多男人都对她动坏心思。”她坏笑道,“如果我是男人,肯定也会被她迷上。” 言鼎夸张地说:“那老何也没我帅,怎么阿兰就看上他了?” 秦晓笑嘻嘻地说:“这可是秘密,只有我跟阿兰两人知道。” “对我也保密?” “当然,这是闺蜜之间的事,肯定不能让你一个大男人知道啦。”她说到这儿,话题一转,“你能放长假吗?” “长假?干什么?” “我不是要放暑假了吗?我想你陪我出去玩几天。” 言鼎最近也没什么事,就是被那笔债务给弄得头痛,想了想,问:“想去哪儿呀?” “嘿嘿,我老家!” 他愣住,惊讶地问:“你带我去你老家,那不是要见未来的老丈人和丈母娘?” “你怕呀?”她一脸的怪笑,他忙说:“不是怕,就是觉得太仓促了点吧,万一他们不喜欢我,那怎么办?” “又不是去定亲,就是过去玩玩,顺便看看我爸妈,放心吧,他们都是通情达理的人,不会不喜欢你的,何况你又不差,长得帅,人又好,特别是还当过兵……” 言鼎被夸得无言以对了,无奈的叹息道:“也只有你才这么看得起我,说实话,我现在都不知道前路在哪里,接下来的路该怎么继续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