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贵美熟妇泄身小说 用性器具的调教女小说

停停停,姜天成见抵赖不过,左右看了一眼,他将禹灿拉倒树下,一脸紧张的问:“你想要什么?” 禹灿一脸无赖:“最近手头有点紧,想给姜医生借点钱花花。” https://www.lvdaogroup.com/wp-content/uploads/2020/02/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155.jpg “你要多少?”姜天成觉得自己倒霉极了,他刚才不就是说了一句禹灿是穷鬼,结果就被这煞星盯上了,一想到自己的荷包要大放血,他有些肉疼。 禹灿一耸肩,靠着树一脸无所谓地说:“给多给少都是心意嘛?就算姜医生给的少,我也不会嘴碎的乱传的。” 听出他话语里含着的威胁,姜天成一咬牙:“一万” “哟,姜医生这是打发叫花子吗?” 禹灿一番威逼利诱,从姜天成得到十五万,禹灿心满意足的弹弹手里面的卡,看了一眼一脸哭爹死娘的姜天成,心情愉悦的说:“合作愉快。”走了两步,他又退回去:“友情提醒一句,下次别再背后说人坏话了。” 在医院附近找了一个银行,将钱取出来,禹灿笑意然然的问在门口值班的护士,明月在哪个办公室。 轻敲几下门,得到明月允许后,禹灿走进去:“明月美人,能有幸请你吃个饭吗?” “好呀,小弟弟。”明月见到禹灿故作成熟的样子,有些想笑,可以戳戳禹灿的痛脚,看禹灿因为她一句小弟弟一下黑脸。 她没有接着戏弄禹灿,只是站起来:“稍等一下,我打扮一下。”禹灿微笑点头答应,退出去贴心的和上门。 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明月才从门内出来,禹灿仔细大量一下,也没发现明月与刚才有什么区别,但是他没有说话,对于女人的打扮男人永远不要质疑。 虽然很想请明月吃一份大餐,但是f国实在太贫穷了,禹灿最后还是和明月去了食堂,看着禹灿垂头丧气的模样,明月不由安慰:“没事,食堂的饭菜很好吃。” 禹灿当然不是因为这个而失落,出于一种男性微妙的心理,不能在自己心爱的女性面前展现自己的优势而带来的失落感。 两人刚坐下,就听见食堂里的人窃窃私语,有疑惑的,有中伤的 “那不是冰雪女神明月吗?她挽着的男人是谁呀?” “你看那么小,估计是他弟弟吧? “别看明月那么清高,估计也是被人包了的烂货”听到这种话,禹灿深知明月见不得杀戮,他暗中将那些人记下来,准备夜里去悄悄拜访一下,让他们明白话不能乱说这个道理。 “你先点吧?”禹灿绅士的行一个礼,将菜单放在明月面前,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医院食堂,此刻好像变成了富丽堂皇的西餐厅。 明月优雅的将菜单拿起,点了几个常见的菜,等禹灿拿到菜单画风一变,禹灿一连串的肉菜点下来“红烧肘子、东坡肉......”一旁的服务员的记得手都酸了,明月有些惊讶,迟疑的问了一句:“这么多吃的完吗?” 禹灿解释道:“我吃的比较多。”其实这还是收敛了很多,毕竟作为一个武者受伤之后,急需大量的高能量的东西补充身体失去的能量,主要是这里没有的一些凶兽肉,导致他需要吃很多。 明月善解人意的没有问下去,毕竟男人都需要一点隐私,作为一个聪明的女人应该学会的。 吃完饭,明月看了一眼时间,她该去上班了,她迅速的凑过去,在禹灿的脸侠亲了一口,在耳边轻声说:“小男孩,这是给你的奖励。”就起身快步离开。 明月的脚步有些慌乱,他有些惊讶自己的大胆,她居然做出这样的大胆的事,但是自然而然的就做出这样的举动,她的心在雀跃。 禹灿摸摸明月轻吻的地方:亏大了,他当时应该展现作为一个武者的敏捷,应该装作没反应过来的装过头,让明月轻伤她的嘴。 明月不在,禹灿一改前面的斯文,又点了一堆肉菜,大吃起来。厨房里做菜的师傅,上菜的服务员都麻木了,只知道上菜。 感到五分饱之后,禹灿起身结账,走出食堂禹灿并没有回病房,而是一跃而上,跳动食堂附近的一颗枝繁叶茂的大树上,刚躺下去,他感觉到视线余光有些不对,有情况。 他从树上一跃而下,来到食堂后面的草坪,咋看一下倒没什么稀奇的,就是一个普通的草坪,顶多面积大一些,草茂盛一些。 真正让禹感到稀奇的是草坪里养的动物。 里面居然养着几匹马,那马一看就是被人训练过的,见人走过来也不害怕,反而温顺的凑过来讨要吃的,禹灿随手从地上拔了一把草,递过去顺便摸摸那匹马的头。 此时的禹灿并没有想太多,只是有些好奇,毕竟像这样的马,在国内也很少见。 禹灿刚准备离开,就听见脚步声,他下意识屏住呼吸,藏起来。来人并没有发现禹灿,只顾着接电话:“老大,放心,那几匹马被我养的好好的,马车被我藏在食堂后面。你要不放心,我都去看一遍,保证不会耽误你的大事。” 来人随意点了一下马匹的数量,没发现有什么问题,就转身离开了,禹灿悄悄跟在他后面。刚才禹灿已经看清楚了这个人好像叫方修齐,好像是医院里地医生。 方修齐还在指天对地的对电话那头的人发誓:“老大,放心知道那件事的人都死了,那个R国的贵族尸骨都烂成灰了,而且他的随从都忙着回国去争财产了,没谁注意我们把车藏起来这件事。” 跟着那人走进食堂的后厨,估计是由于中午的缘故,食堂里没有几个人,也方便了禹灿的跟踪,方修齐七拐八绕的走进杂物间,禹灿目测一眼那被巨大的油布盖着的东西,如不注意还以为是杂物。 好豪华的马车,阴沉木做的车身,上面被能工巧匠精心向前着许多珠宝,不说这么大块的阴沉木能值多少钱,但说这做工都价值连城。禹灿只觉无趣,在昊天局什么奇珍异宝没看见过,如果不是觉得电话里那个人的声音很熟悉,只是想不到起人,否则他绝不会跟上去。 禹灿倍感无趣的离开了,方修齐在禹灿离开的时候,好像感觉到什么,抬头看向禹灿离开的地方。 “大哥”刚走出食堂没几步,禹灿就听到背后有人喊自己,但是他没有停下来。直到来人气喘吁吁的跑到他面前,挡着他的路,他才不情不愿的停下来。 是昨天收的小弟洪兴运,禹灿挑眉示意:有何事?虽然很不想管,但是禹灿想着昨天他帮自己找资料,如果洪兴运有事,他还是会出手帮助一下,至于帮到什么程度,看他心情。 “大哥,明月女神被人打了!”一听这话,禹灿就怒了,敢动他的女人,这不是老寿星上吊——找死吗? 洪兴运被他的气势所逼迫,竟说不出完整的话语,只从牙缝中断断续续挤出几个字:“ 女神现在在办公室。” 禹灿一个转身消失在原地,洪兴运摸摸头,暗道:“赚大了,比老不死说的还厉害。”要是他能指点我一二,我不就......洪兴运想着学得神功,走上武林巅峰,赢取天下第一美人的美好前景,口水都留下来,绝对要抱大腿呀。 这样想着,他追在连个影子都没看见的禹灿后面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喊;"老大等等我。” 禹灿愤怒之下,几个呼吸间就来到明月办公室外面,还是自己惹得祸事,原来是哪位何先生回去之后,实在想不通,于是花钱请了当地黑帮来给自己撑腰,准备把明月抓了,幸亏洪兴运见势不妙。一把把明月推进办公室,又派人守着,才等到明月赶过来。 明月此刻既希望禹灿出现,又不希望禹灿出现,那个女孩心中没有一个英雄梦,可是他又怕这么多人,无意间伤了禹灿,她还不心痛死。女人的心呀,就是这么琢磨不透。 就在她胡思乱想时,她看到禹灿出现在外面。那一刻她心花怒放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布这就是我爱的人。 “明月,你是自己出来?还是我请你出来?我给你三分钟的时间考虑。“何先生得意洋洋的站在门口,对明月这样说。 明月只是冷冷的吐了口水 ,表示自己的不屑,冷道:“我宁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 见明月这般不识相 何先生气急怒道“给我砸!”何先生已经选择性忽视今天禹灿给他的警告,他想禹灿再怎么厉害,禹灿又不是神,难不成还能以一敌百,他请来的全部是洪帮的好手。 见到禹灿出现,何先生很是兴奋,他终于可以报早上的仇了,他得意忘形的说:“你要是现在跪下,给我磕头求饶,求我放过你,我说不定还会放过你。” 禹灿动动嘴角的肌肉,阴深深的说:“就算你现在跪下磕头求饶,我也不会放过你。”何先生听了他的话,好像听到一个笑话一样,笑得前俯后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