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奶 好大 让我揉揉多男操一女的言情小说

四月三日,星期五下午,江南市一中的校门口处站着一名十七八岁左右的少年,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个头约莫一米八左右,中长黑发,脸庞白皙,五官还算俊逸,引人注意的眼脸下方还有一条一厘米左右的伤疤。 叶钧在校门口停顿了一下,径直走了进去,凭借着脑海中的记忆直接来到了班主任的办公室门口,敲敲门。 “进来。”里面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 https://www.lvdaogroup.com/wp-content/uploads/2020/02/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157.jpg 推门而入,办公室里面摆放着四张办公桌,有两男两女的老师坐在里面,坐在左边第一张办公桌后的中年女人抬起,当看到是叶钧的时候,女人脸庞上毫不掩饰的露出厌恶之色。 这是高三一班的班主任,也是叶钧的班主任,名叫刘桂花,年纪四十岁,身材臃肿肥胖。 “哟,你还知道来学校上课啊?”刘桂花敲着办公桌上的玻璃,冷冰冰的盯着叶钧。 要知道叶钧以前可以学校里面的天才,年年成绩拿年级第一,而且还获得过省上不少比赛的奖项,初中更是以为江南市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江南一中。 可惜好景不长,只从高二开始,叶钧就遇到一场车祸,变成了傻子,曾经的天才跌落成傻子,没有人会惋惜,大多数是幸灾乐祸。 “刘老师,我想请几天假。”叶钧走到办公桌前。 刘桂花拿着桌子上的半包瓜子磕起来,脸庞上带着厌恶之色,说:“叶傻子,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我们班的成绩都被你给拖垮了,你要请假?我觉得你根本就不用来上课了。” 听到刘桂花的话,叶钧眼中掠过一道异芒,强压着心头的怒火,说:“老师,你要是觉得我拖后腿了,可以随便安排我去其他班级。” “哟?”刘桂花奇怪的看着叶钧,仿佛觉得这家伙有一点不对劲了,平常随便怎么说他,他都只敢唯唯诺诺低着头,现在居然还敢顶嘴了。 “你现在还学会顶嘴了?请假我是不会答应的,除非你退学,我马上批准。”刘桂花有意刁难叶钧,当着几个同事的面前被学生顶嘴驳了面子,以后可怎么混。 旁边一名带着眼睛的年轻女老师看不太过去,开口说道:“刘老师,他要请假,你批给他就行了呗,毕竟你是老师,他是学生,你这么说也不太好。” 刘桂花脸色一变,急了,冷哼道:“宋老师,感情这傻子不是你们班上的,你站着说话不腰疼是吧?” 那年轻女老师听到刘桂花的话,脸色有些尴尬,连忙闭上了嘴巴,毕竟学校里面都知道刘桂花的哥哥刘福是学校教导主任,得罪不得。 叶钧剑眉紧皱,他根本不想在这里跟刘桂花浪费时间,开口道:“刘老师,你身为老师,就应该有为人师表的样子,虽然我成绩不好,但是不应该侮辱学生的人格。” “你……你还学会教训我了…!”刘桂花觉得被扫了面子,气的胸口起伏跌宕,脸色通红站起身子,双手叉腰骂道:“谁不知道你是一个私生子,也不知道你妈跟哪个野男人生出来的杂种,你难道想被开除了吗?” 其余三位老师听到刘桂花的话,都觉得她说的话太难听了一点,但是碍于对方的特殊关系,三位老师都不好说话,只好假装没有听见。 “啪!”忽然间,叶钧冷眸罩霜,伸出手一巴掌呼在了刘桂花的脸庞上面,打的清脆响亮。 刘桂花捂着火辣火烧的脸庞,瞪大了眼睛盯着叶钧,这个傻子居然敢动手打自己?她甚至怀疑这是错觉,但是脸庞上的疼痛,提醒着她,这不是幻觉。 其余三位老师也都看呆了,目瞪口呆的盯着叶钧和刘桂花,学生动手打老师,这可是江南一中百年难得一见的大新闻。 “叶钧,你居然敢打我,你别想在学校读书了,我跟你拼了。”刘桂花气的面部扭曲,整个人绕过桌子就朝着叶钧扑了过来。 “我不喜欢动手打女人,但是你已经触碰到了我的底线。”叶钧毫不犹豫一脚踢在刘桂花的肚皮上面。 对方‘砰’的一声撞在了背后的桌案上面,痛苦的捂着肚皮,疼的眼泪花儿都呛了出来。 叶钧冷眼相看,脸色平静无波,曾经高高在上的化神高手,何时需要委屈求全。 “现在你必须给我道歉,否则的话……”后面的话,叶钧没有说完,眼神却变得格外的冰冷。 刘桂花和叶钧的眼神对上,瞬间吓的脸色苍白,从心里涌出一股寒意,席卷到全身,仿佛整个身体都被潮水淹没了一般。 “对,对不起。”注视着叶钧的眼睛,刘桂花吓的头上冷汗涔涔冒下,心里面兀自发怵,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何看到叶钧的眼神会这么害怕。 叶钧淡淡扫了她一眼,直接离开了办公室,打了刘桂花,别说请假了,恐怕马上就要被学校开除了。 等叶钧离开之后,办公室里面的老师才醒悟过来,不过三位老师都觉得是刘桂花说话过分了,谁也没有同情她。 刘桂花这才撑着桌子站起来,大声骂道:“翻天了,学生居然敢打老师,以后别想来学校上学了。” 离开办公室后,叶钧直接朝着教学楼走去,准备去取自己的东西回家。他现在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赶紧恢复修炼才行。 这具身体寿命已经不多,如果不能恢复修炼的话,很可能活不过一个月的时间。 走到学校楼层的过道上,不少学生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叶钧,毕竟叶大傻子在学校里面也算得上是名人。 刚走到一个教室的门口,忽然有人在身后叫道:“叶钧,你等一等。” 身后的声音聆听悦耳,就像是青鸟留在空中的振弧。 叶钧诧异的回过头,正好看到一个十七八岁的穿着高中校服的女生站在自己的身后,俏脸上带着一丝丝的怒气。 “你逃课多少天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上课,我就去你家里找你呢?”女生气哼哼的说道,鹅卵形的小脸带着粉扑扑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