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深点还不够快点啊到了到了 史密斯闭着眼享受起来

林肯轿车里。 “少爷,我往您的建行卡里又充了五个亿。您可以考虑用这笔钱创业,建立自己的商业版图。”冰姐说道。 “得嘞,冰姐,你这么说,我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https://www.lvdaogroup.com/wp-content/uploads/2020/02/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162.jpg 既然卢鹏要开除自己,那好啊,他就把胖爷潮汕牛肉火锅南山店买下来,看卢鹏还怎么开除自己。 随后车队调转方向,王杰直接找到了火锅店的老板汤大勇,以五百万的价格拿下了胖爷潮汕牛肉火锅南山店百分七十的股权,成了这个店的幕后老板。 从这一刻起,他就是卢鹏、彭小梅和王丽娜的老板了。 明天,他要大摇大摆回到店里,上演一出精彩的好戏。 …… 彭小梅是哭着回家的,被王杰狠狠虐了一番后,她恨得咬牙切齿,发誓总有一天一定要让这个人渣付出惨痛的代价。 这一次,她是真的被耍了,脸被打的啪啪作响。 回去后,彭小梅心神不宁,一个晚上都睡不着。 为什么王杰这个穷屌丝突然变成了有钱人? 他的基本情况,自己清楚的很,根本就是个穷屌丝。 她打给了卢鹏:“卢哥,你没生我的气吧?今天晚上我是故意上王杰的车的,想看看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回来好和你说。没想到竟然被他识破了意图,把我半道扔在了垃圾场门口。” 卢鹏本来被彭小梅当众抛弃,颜面尽失,正一肚子气,这下子被彭小梅的说辞忽悠,竟然相信了。 “你有查到了什么吗?王杰为什么突然这么有钱?” “没查到,不过估计是他被店里开除被我甩了怀恨在心,所以找了有钱的朋友帮忙演戏的。” “我看也是这样。” 卢鹏和彭小梅想到一块去了。 一听彭小梅被戏耍侮辱的细节,卢鹏骂骂咧咧的叫嚣着:“这次的事情,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隔天店里上班后。 “哎呀,王杰终于走了,现在店里的空气好像都没有那种难闻的穷酸味,清新多了。” 王丽娜看今天王杰没再出现,在那边说他坏话。 “那个人渣整天身上都臭烘烘的,隔着老远都闻得到。” 彭小梅咬牙切齿说道。 “谁把他没拿的行李都给我扔出去,看着实在碍眼睛。” 卢鹏气鼓鼓让人把王杰的行李扔出去。 “店长,我来我来,扔那个穷屌丝的东西,我非常乐意。” 王丽娜又势利又狗腿,连忙去准备扔王杰的行李,结果王杰却突然出现了。 这穷屌丝竟然还敢回来? 卢鹏,彭小梅两个人双眼里射出怒火,直接就围了上去,王丽娜也上去帮腔助威。 “你回来干什么?昨天就把你开除了!给老子滚出去。” 卢鹏一想起昨晚的事情就气不打一处来,大吼道。 彭小梅更是恨不得上去狠狠抽他两巴掌。 “开除?没有的事情啊。”王杰故作惊讶。 “你这个人渣,滚,马上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彭小梅也顾不上平常的清纯形象了,用手指指着王杰的鼻子破口大骂了起来。 “来的正好,把你臭烘烘的行李拿走!把本姑娘熏的都快吐了。” 王丽娜把行李粗暴扔到了王杰的面前。 “嘿嘿嘿,走?走去哪里?再说了,我走不走,可不是你们说了算咯。” 王杰来的时候,本来是打算告诉他们,现在自己已经是这家牛肉火锅店的老板了。 可是看到这三个人上蹿下跳的样子,他突然改变了主意,要和这些王八蛋好好玩一玩。 “老子是店长!老子想让你走,你就得走!给老子马上滚,滚的越远越好!” 卢鹏被激怒,暴跳如雷,差点要动手打人了。 “哎呦,说的好像你在这里可以为所欲为一样?你又不是这里的老板拽个屁啊。” 王杰故意火上浇油,卢鹏气炸了。 “老子在这里就是可以为所欲为,怎么了?老子是店长,说的话就是圣旨!” 卢鹏的话音未落,从店外传进来一个洪亮的声音。 “卢鹏,你真的无法无天了啊。” 听到这个声音是南山店老板汤大勇的声音,卢鹏浑身立刻抖了三抖。 “老板,您怎么来了呀,提前说一下,我好带着店里所有员工去列队迎接您啊。” 卢鹏立刻变成了一条哈巴狗摇尾乞怜。 “哼!” 汤大勇走进来脸色阴沉,卢鹏吓地脸都发白了。 “王杰在店里送外卖送的好好的,工作认真为什么要开除他?” 听到这句话,卢鹏心里面七上八下。 “老板……有些情况您可能不大清楚,这小子偷吃客人的外卖被客人投诉到我这里来了……” 卢鹏还想辩解,却被汤大勇粗暴打断。 “闭嘴!以后要开除任何人都得通过我的同意!要是再私下开除员工,你马上卷铺盖走人。” “明白,明白,老板,我以后绝对不敢自作主张了。” 卢鹏点头哈腰,店长的待遇非常丰厚,他是好不容易才混到店长位置的,绝对不想丢掉这份好工作。 “王杰,你跟我来一下。” 王杰跟着汤大勇上楼后,在众人面前被老板呵斥了的卢鹏简直要恼羞成怒了。 他用力踢了下店里的门,气不打一处来。 “竟然去找老板告状!敢打我的小报告,好啊你,还想在店里呆,那接下来落在我手里,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脸上浮现出阴冷的笑意。 其他人在旁边窃窃私语,都说这下子王杰是彻底得罪卢鹏了,以后工作中,估计要被刻意刁难,没有好日子过了,既然这样还不如走了算了。 胖爷潮汕牛肉火锅南山店三楼,是汤大勇接待客人的地方。 王杰坐在老板椅上,旋转了两圈,汤大勇毕恭毕敬站在旁边,微微低头。 “王总,我刚才演技还凑合吧。” 汤大勇谄媚地问。 “非常好,没有演砸,要不是年纪比较大了,可以去考电影学院啊。” 王杰开起玩笑。 “那就行,王总。要不是您让我不要暴露您的身份,我就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您才是这个店的老板了。要不这样,把卢鹏和彭小梅都开除了?” 昨天晚上,王杰找上门的时候,汤大勇这才知道了店里送外卖的王杰,竟然是个有钱人。 直接五百万出手就拿下了这个店的掌控权,把他震惊地无以伦比。 胖爷潮汕牛肉火锅南山店,是个加盟店,总部在江州。 当初他加盟也才花了两百万而已,他实在是没有理由不卖股份给王杰。 这对他来说等于是大赚了一笔。 对于王杰的真实身份,他真的非常好奇。 “不用,让他们接着干吧。只要不让他们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就好,现在我依然是店里的外卖员,我要扮猪吃老虎,和他们好好玩一玩。” “明白了,我一定会保密的,王总,以后有任何事情尽管吩咐我。” “得嘞,汤总,时间差不多了,我去送外卖了。” 看着笑嘻嘻下楼的王杰,汤大勇陷入了沉思中,这个王杰到底是什么人? 以他四十年丰富的人生经验,竟然完全看不懂对方。 …… 今天的最后一单外卖,是南山路梅琳娜化妆品店叫的。 王杰开着小电驴来到了梅琳娜店外,提着外卖走了进去。 “您好,您点的外卖到了。” 化妆品店里有四个穿着漂亮制服的营业员,其中一个有气无力努了努嘴巴,让王杰把外卖放在桌子上。 梅琳娜化妆品店非常高端,装修奢华,经营的全部都是进口化妆品。 就在这时,一个女孩走进店里。 看样子只有十八九岁,眉清目秀长相清纯,绑着马尾辫,脸上怯生生的。 她穿着很朴素,身上都是地摊货,土气的运动服,便宜的帆布鞋。 看样子,应该是第一次走进这么高端的化妆品店,显得有点手足无措和紧张。 她茫然地看向了店里四处。 不一会儿,女孩径直走向了护手霜专柜,拿起两款最便宜的护手霜端详了起来,全程她都半低着头,显得非常没自信。 旁边一个长着一张锥子脸的尖酸营业员,歪头打量女孩。 按照正常道理,客户来了是要上前去介绍的,可是她看了两眼后,鄙夷地撇了撇嘴巴,根本没有要上前为她介绍的意思。 大概是看她打扮老土,估计买不起的缘故吧。 旁边一个胖胖的女营业员也瞥了一眼。 “诶,张美丽,那个女人看上去鬼鬼祟祟的,你那护手霜货架不是经常丢东西吗?会不会是她干的,看她就不像是来买东西的样子。” 王杰愣了一下,这两个女营业员都是势利眼,看别人打扮朴素,看不起就算了,现在竟然还怀疑人家是小偷。 张美丽突然上前,一把将朴素女孩手里的护手霜抢了回去,眯缝着眼非常伤人地说:“买不起就不要碰好吗?谢谢,弄坏了你可赔不起,这一款韩国护手霜可要两百多块。” “对啊,不买就别碰了,没钱可以去网上买那种一瓶十几块钱的便宜护手霜。” 胖营业员叫胖铁英,两个人凶神恶煞的样子,让女孩吓了一大跳。 她脸上瞬间绯红窘迫,支支吾吾都快说不出话来了。 不就是两百块钱的护手霜吗? 王杰本来要走了,见到这种情况,立刻凑了上去:“诶,你们这样很过分知道吗,你怎么知道别人买不起?” “你个死送外卖的,关你什么事啊?” 胖铁英双手叉腰,翻着白眼。 王杰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他是死送外卖的,送外卖怎么了,怎么就“死”了? 这下子就来气了。 就要管这件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