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喝花水下面一整天都塞着东西的污文

林瑾奴了奴小嘴,有些不乐意的道:“以后还是少喝点酒吧,对身子不好。” 我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准备过去帮着林瑾母亲收拾行李,林聪朝我挥了挥手,对身边的林瑾道:“瑾儿,你去帮着你妈妈,我跟徐木有几句话说。” 林瑾犹豫了一下,看我一脸的镇定,只能怀揣着忐忑的心思去给她帮忙收拾衣服了。林聪拍了拍身边的沙发,示意我过去坐下说话。 我对长辈一向都是比较恭敬的额,因为自由父母双亡,过着孤苦无依的日子,对于那些长辈总是有着敬重跟和亲的冲动。 我笑着走过去,然后坐了下来,林聪拿起桌子上的香烟点上一支,然后将烟盒递给我,我连忙挡住说了声:“谢谢。” https://www.lvdaogroup.com/wp-content/uploads/2020/02/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163.jpg 林瑾摇头笑了笑,吐出一口烟雾,道:“放轻松些,很可能大家以后都得一起生活,不用这么拘谨。” 他这话无疑就是对我的一种肯定,听了我还是满心欢喜的,立即笑着点头道:“好的,我记住了。” 林聪见我言语比较少,也不怎么介意,在我身上搜寻了一番之后,压低了嗓子道:“男人可以出去鬼混,但是家里也得照顾好。” 他的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使得内心猛然一颤,对视几秒钟我连忙低下头,暗忖:“难道他看出了什么?” 林聪这时候拍了拍我的肩膀,等右手伸到的眼前的时候,明显是捏着一根长发丝,我瞬间吓得脸色大变,想着说辞,如果说是林瑾的,显然不太妥当,这两天林瑾都跟着父母在一起,这也瞒不过眼前的长辈。 我有些坐立难安,目光死死盯在林瑾身上,生怕她猛然过来意识到这一切,林聪又笑了笑,道:“男人偷腥很正常,我也是过来人,但是我能够看得出来你对瑾儿是真心的,所以这件事情我就不提了。” 我看了看林聪,觉着他跟逼得长辈完全不一样,虽然和蔼可亲,但是他眼神里的睿智有着一种不可直视的威严,我也算是识人无数了,却一点看不透他。 姜还是老的辣,我毕竟还是嫩,深吸一口气,点头道:“谢谢叔叔。” 林瑾忽然收起那慈祥的笑容,严肃地说:“但是你敢伤了瑾儿的心,你知道我可不是吃素的。” 关于这一点是无可非议的,能够在东北混出个名堂,那必定是黑白通吃,就我这种屌丝在他面前根本掀不起丝毫风浪,只能点头道:“叔叔放心,我一定会对瑾儿好,不让她伤心。” 林聪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手表,起身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该进机场了。” 这时候林瑾母女也收拾妥当,然后一行四人出了酒店,临离别之际,林聪还说了句:“记住你的承诺。” 我点了点头,目送他们夫妻进入机场,林瑾一幅依依不舍的样子有些伤怀,等目送不及的时候,才靠近我身边,好奇地问:“徐哥,什么承诺啊?” 我闪了闪眼睛,冲她笑着道:“还能是什么,就是答应要对你好不让你伤心,还能有什么?” 林瑾听了笑面如花地挽着我的胳膊,靠在我的肩上,顺变变成一个幸福小巧依人的女人,我倒是松了一口气,想着以后还是尽量少沾花惹草,不然真要是上了林瑾的心,我后悔莫及不说,还没发给林聪交代。 林瑾今天特意请了假,我把她送回别墅让她陪着小雪,我还得去趟公司,阿武来电话或许是跟那边的单子有什么关系,眼下得抓紧,毕竟公司收购在即,这一单不能让人分了油水。 到了公司,Linda手持了一份拜访函,我看了是埃摩森的预约函,看来他们还真是迫不及待地想收购成功,按照吴秋竹的话,就是我公司的成立,虽然够不上太大的威胁,但是却影响到了独立的形象。 也就是说望京本来只有埃摩森一家猎头公司,我公司的成立就分化了它独立的地位,而且埃摩森收费一向昂贵,我们公司是不能相比的,再说我们公司的口碑也不错,有需要的当然是避贵就宜了。 如果以这样的事态发展下去,我们公司很快就得在望京崭露头角,只怕埃摩森的地位就得受到一定的威胁。 其实我完全可以单干,但是对于商场我还是门外汉,小公司还可以支撑,若是发展上市就是一个难题,我是一窍不通,如果能够合并进入埃摩森,即使成为他们的分支,这样不仅有着强大的后盾,也能更好进一步发展公司的规模,说不准有一天埃摩森的董事局,就有我的位置。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穷不要紧,最重要的是得有野心,因为野心能使一个男人强大,也能带着我们走向人生的巅峰。 没有野心的男人就没有上进,没有上进就是所谓的一滩烂泥,随波逐流安逸于这角逐的社会,终将会被淹没。 我不求将来能够有着多大的辉煌成就,至少应该保证身边人的生活质量,这种保证全都在于金钱地位多少,所以我才期望着公司的发展,只是这一点内心的想法是不能够暴露了,不然就没有谈判的筹码。 Linda递给我邀请函的时候,含情脉脉地说:“徐总,晚上一起吃饭吗?” 晚上一起吃个饭倒是没有问题,只是饭后只怕还有着更重要的筋脉活动,想到林瑾还有她老爸的话,我顿时摇头道:“我晚上还得跟阿武说点事情,后面有时间了我去陪你。” 为了不使Linda伤心,我上去抱着她以作安慰,Linda倒是个很让人舒心的女子,没有说什么只是有些哀怨地点了点头。 其实Linda是知道我跟我没有结果的,虽然我可以背着林瑾跟别的女人发生关系,或许这也是出于感情,但是我未来认定的妻子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林瑾。 我松开Linda的时候,看着她哀怨的眼神也有些难过,笑着捏了捏她的小脸,道:“干嘛这副表情?有时间我一定去陪你。” Linda尽力挤出一个笑容点了点头,我抚摸着她的秀发,然后转身出了她的办公室,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我给阿武打了个电话,不管他有什么事情,都让他来公司当面跟我说。 我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支香烟,深深吸了一口,想到了Linda,想到了吴秋竹,也想到了苏红梅,也不知道苏红梅现在过得如何? 我深深叹息一声,自言自语:“她倒是不用担心,倒是Linda,要是林瑾以后在别墅跟我同居了,还真没有时间来陪她,哎,只希望她早点找个男朋友。” 虽然他找了男朋友,或许我还是有点难过的额,但却是真心的祝福,我忽然有些猥琐地想到,说不准偶尔还能偷个情,想着就刺激。 “徐哥,你笑什么呢?” 我猛然抬头就看见阿武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我,我有些心虚地骂道:“你个二货,进来不知道敲门啊?” 阿武被我臭骂的明显一愣,随即瞪眼道:“我敲门了,你一直没答应我只能自己进来了。” 感情是干才想着那些歪歪走了神,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我脑袋有些晕,或许是没听见吧。” “不对啊,我进来的时候分明看到你再傻……笑……”后面两个字阿武的身影变得很小,被我眼神杀给吓的咽了回去。 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问道:“你跟那个田欣谈的怎么样了?” 阿武笑着回答道:“我跟她谈的挺好的。” 我白了阿武一眼,道:“不是说你们的感情,是关于胡雪晴的单子,有没有探出什么进展?” 阿武眨了眨眼睛,摇头道:“我没敢说这个事情。” 我有些懊恼地叹息一声,道:“我是问你有没有私下探出什么口风,谁让你开门见山的去问了,真是榆木脑袋。” 阿武没有生气,只是惭愧地摇了摇头。 这一单虽然是要从田欣入手,如今阿武已经顺利突破,但是我的考虑到他们的感情,毕竟他们才刚开始,经不起有目的的一些幕后是非,当真还是挺棘手了。 我想了又想,道:“这样吧,明天你带着田欣去时代王朝的演艺厅,我也过去假装遇上,然后我再循序渐进,但是,你不能暴露你在我们公司上班的事情。” 阿武摸了摸脑袋,有些担忧地说:“这样子信不信啊,不会被她看破吧?” 我瞪眼道:“到时候你少说话就行,配合好我,事情完了钱你拿走,以后也别来公司了。” 阿武一听就有些急了,道:‘徐哥,我什么地方做的不好吗?’ 我实在对他服气了,摇头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强,这样为了避免田欣发现端倪,等时候你再进我公司,到时候不就完美解决了吗。” 阿武松了一口,仔细想了想,笑着道:“还是徐哥想的周到,就这么办,还有别的什么事情交代吗?” 我摇了摇头,阿武走后我也收拾了一下出了公司,然后也没耽搁什么,直接回到了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