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的好大再深入一点

还好,现在已经很晚了,一路上并没有碰到什么人,陆相思按照翠喜的嘱咐,有惊无险地来到了后门处。 果然,她看到宋琼楼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https://www.lvdaogroup.com/wp-content/uploads/2020/02/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166.jpg “师哥!”陆相思小声呼喊着,宋琼楼一下就听见了,他连忙走向陆相思。“相思,你可还好?” 他满脸着急,陆相思心下感动,但是知道现在不是什么叙旧的时候,她忙摇头,并且催促道:“我没事,师哥,我们快走吧!” 宋琼楼凝重地点了点头,拉着陆相思就要走,然而,一个低沉的声音从他们后面传来:“去哪里?” 两人皆是一怔,这是段学明的声音! 陆相思僵硬地转过身去,果然,段学明和陈锦约正站在他们身后! 段学明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而陈锦约则是依旧阴阳怪气地笑着,脸上是无尽的嘲讽和看笑话的神情。 宋琼楼皱了皱眉,他立马站在了陆相思面前,道:“我们要去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想少帅心里也是清楚的,少帅已经让相思痛苦了这么多年,何不放过她让我带她走?” “我让她痛苦?”段学明嗤笑了一声,而后又敛了神色,“宋琼楼,我想你可能是忘记了,我跟陆相思还是夫妻,我们夫妻二人的事情,由得着你插手么?” 话毕,他就挥了一下手,四周的下属走上前要来抓宋琼楼。 陆相思赶紧拉开了宋琼楼,“学明,你先住手,我不会走。” “相思!”宋琼楼一下拉住了陆相思的衣袖,“你说什么傻话!”陆相思却没有看他,而是一直盯着段学明,“我知道我走不了,所以还求你不要为难我师哥。” 段学明比了一下手势,周围的人停下了脚步,他走上前,看着陆相思,“怎么,这么不想他受到伤害?” 陆相思没有回答他,而是说:“段学明,我不走,但是这之后,你就休了我吧。” 段学明的脸沉了下来,“你说什么?” “现在老爷也死了,已经没有人可以阻止你跟陈锦约在一起了,既然你不承认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那么你就休了我吧。” “离开了段府,我就不是你们段府的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是你段学明的孩子了。” “所以,休了我,对你对我,对所有的人都是最好的选择。” 段学明一声不吭,突然,他一把握住了女人纤细的脖子。 又是这样。 陆相思觉得呼吸困难,但是她还是看着段学明,他看见段学明的眼里满是愤怒。 “什么时候轮得上你来说教我了?你以为你是谁?” 她觉得自己喘不过上气来了,她看见宋琼楼从身后冲了出来,他使劲儿抓住段学明的手臂,“段学明你在干什么!你快放开相思!” 可是他怎么敌得过段少帅的气力呢? 段学明一把甩开了宋琼楼,然后又慢慢松开了自己握住陆相思的脖子。 陆相思还没来得及匀过气说话,就看见陈锦约指使一个下人拿着棍棒朝宋琼楼走过去,她连忙大喊一声“小心”,便扑向了宋琼楼。 那下人那一棍并没有落在宋琼楼身上,而是打在了陆相思的背上。 她被痛的向前狠狠一摔。 事故发生的太突然了,宋琼楼一下瞪大眼睛,跑去抱住陆相思,“相思,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肚子,肚子好疼……”陆相思脸色惨白,她感觉自己的肚子一阵剧烈的疼痛。 宋琼楼一怔——他看见陆相思的裤腿已经是一片鲜红色! 段学明和陈锦约也看见了那刺目的一大滩血,再看陆相思,她已经晕了过去! 陈锦约张开嘴似乎准备说话,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就看见段学明一个箭步冲上去从宋琼楼手中夺过陆相思,将她抱了起来。 宋琼楼拉住他的手腕,“你要干什么?” 段学明沉着声,目光阴沉地看了他一眼,“我的人,我要干什么你管得着吗?” 说完,他就大步走开了,留下了愣怔的宋琼楼和脸色发白的陈锦约。 …… 醒来的时候,陆相思眼前是熟悉的床幔。 “哎哟,醒了醒了,少奶奶醒了!” 陆相思转头,看见张大夫正站在床边,他皱着眉把了一下她的脉。还没有等大夫开口说话,陆相思便问:“大夫,我的,我的孩子怎么样?” 张大夫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唉,少奶奶,老夫无能,没有保住孩子,您现在身体还十分虚弱,要保重身体啊,切勿伤心过度!” 孩子,没了? 她腹中才一个月的孩子,就这么没了? 滚烫的泪水一下就流了下来,陆相思躺在床上泣不成声。